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950章 最怕欠你人情

第950章 最怕欠你人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等他再次醒来,身上疼痛难忍。

    潮湿的环境,让他膝盖的伤再次复发,痛的钻心。

    就在这时,耳畔传来脚步声,踩着湿漉漉的枯叶,发出异样的声音。

    “谁?”

    他顿时机警起来,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乏力,连站起来都十分勉强。

    自己怎么会这么虚弱?威廉给自己吃的到底是什么药?

    “你醒了!”

    林初夏见他有所动弹,高兴坏了,快步上前将他搀扶起来。

    他看到林初夏的那一刻,也安了心。

    “这是哪里?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先别急,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我就看到那些人鬼鬼祟祟的,把你扛了出去。我见没人看着我,就跟了过来。他们竟然想把你丢在这儿自生自灭,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出事的,你是为了我才来到这个鬼地方。有什么我都会比你先扛着!”

    虽然两人不复从前那样,但现在生死关头,她也做不到撇下他独自逃跑。

    要不是因为自己,他也不回来这个鬼地方。

    简听完后紧紧锁眉,终于明白威廉所谓的礼物是什么。

    竟然给她们创造时间,单独相处。

    如今是傍晚时分,夕阳悬挂,因为林间雾气沉沉,所以显得有些昏暗。

    她走了很远,才找到一些干树枝,用来生火绰绰有余。

    她把他放在树干上靠着,就开始钻木取火。

    好在和傅西城野外逃生过,求生技能还可以。

    她磨着树枝,掌心都快脱皮了,终于点燃了。

    火光升腾起来,驱散了湿漉漉的雾气,显得一下子暖和了很多。

    她高兴坏了,赶紧继续添柴火。

    现在还是夏天,可这岛上的气温仿佛是深秋,一入夜冷得不得了。

    她可以扛得住,但是简就不行了。

    他狠狠蹙眉,额头冷汗淋漓,拳头用力捏紧,关节森白可怕。

    她真的很怕他把自己的指骨捏碎。

    她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厚重的裙子撕了下来。

    本来就被树枝刮破了,所以很好撕扯。

    白皙的腿露出来的那一瞬,她冻得哆嗦了一下。

    可这个节骨眼上,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她把衣服给他盖上,看着火堆,恨恨咬牙。

    不行,还要去找。

    她起身就要离开,却被他用力的捏住了手腕。

    “你要去哪里?”

    他的声音很小,毫无力气,身子很是虚弱。

    “这样下去不行,林子里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我去给再找些树枝来,这火撑不到明天。”

    “别去,你受伤了。”

    他费力抬眸,眸光温柔的落在了她的手臂、脚踝上。

    她之前去找树枝,弄得伤痕累累,这次还要去,露出的两条腿肯定会挂彩。

    “我……我没事,你比较严重。虽然……我们已经形同陌路,但我不能见死不救。你是为了我才回来这个鬼地方的,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我死不了,你哪里也不能去,乖乖在这儿。不然,你回来肯定见不到我。”

    “你……用自己威胁我?有意思吗?”

    林初夏气急败坏的说道。

    “证明你还在乎我,所以我威胁有用是吗?”

    “那和你这个人无关,是我自身问题,哪怕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阿猫阿狗,我也不可能不管不顾。”

    她抿了抿唇,嘴硬的说道。

    其实……心里还是把他当朋友的,一直以来,她还是责怪自己。当初没有答应德古拉就好了,那他也不会独自在荧光海滩等着自己。

    他满心期待,等来的却不是自己,而是一群恶人。

    他原本对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强的而已,哪怕在凯特林处境艰难,他依然美好。

    不工于心计,不勾心斗角。

    哪怕变回男儿身份,也一如既往。

    他的心……是这个世界上最澄澈的东西,没有人可以比拟。

    可昔日,如同水晶一般纯澈的人心,渐渐地,变得黑漆漆一片,心思深沉,城府骇人。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好他,不会让世俗的可怕动他一根汗毛。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那你就随便拿出你的同情心,把我当阿猫阿狗一样照顾,别离开我。”

    他费力的咧嘴一笑,艰难的吐出这句话。

    “可是……你撑不下去,你现在很虚弱,你需要暖和的东西!”

    “陪我,哪里也不要去,就在这儿。”

    在这儿,在我看得到的地方,我的身体是冰的,可是我的心是暖的啊。

    这话,深埋于心,不敢说出来。

    他的爱一直隐忍,羞于启齿,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他一开始就没有开口勉强,知道自己得不到,甚至都不愿意给她增加任何的心里负担。

    久而久之……这些话都成了最沉的佳酿,吐不出,也喝不下去,酝酿在心底,醉的只有自己一个人罢了。

    林初夏见他坚持,怕他那较真的性子,等自己走了后真的离开。

    她只好在附近找些干树叶,多少有些潮湿,燃烧的青烟也很多。

    她拼命的扇着,怕熏到他。

    自己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歇。

    他疼的刺骨钻心,可此刻心脏却很安逸,竟然……满足这样的时光。

    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真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简的面色越来越差,苍白的毫无血色,额头的汗更是冒了一茬又一茬。

    她把自己能脱得衣服都脱下来,包裹在他的膝盖上,避免寒气入体。

    她自己也冻得瑟瑟发抖,到最后鼻涕泡都冒出来了。

    “阿秋……”

    她打了个喷嚏,冻了个哆嗦。

    就在这时,简把衣服披在了她裸露在外的腿上。

    “你……”

    “我怕自己还没死,你就先冻死了。我到底是男人,身子强健一点。而且腿疾是老毛病了,死不了,撑一撑也就过去了。”

    “我……我才不会冻死呢,我还想活着出去呢。”

    她揉了揉鼻子,没好气的说道。

    她离他近了点,身子紧挨着,连带着他一起披着。

    只是会漏风,但聊胜于无。

    谁都看不下去彼此挨冻,那就两人一起冻着吧,最起码心里是暖的。

    他轮廓分明了很多,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眼神都是凶狠毒辣的,让人不敢直视。

    “简,我最怕的就是欠你人情。”

    “为什么?”

    “因为,你的人情太重了。”

    她幽幽的说道,暗淡了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