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910章 带阿垣去游乐园

第910章 带阿垣去游乐园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她打小喜欢玫瑰,小时候有傅卓宠着,家里里里外外都是玫瑰花田。

    嫁给他后,他亲手为她种植玫瑰。

    她曾经玩笑的说道:“以后,我们若是分别,你别担心找不到我。去玫瑰花田的地方,一定有我。”

    “哪怕我忘了你,我也不会忘了这鲜艳的花儿。”

    “为什么?难道我在你心里,比不上这些花?”

    “我呀,我只记得为我种花的人。”

    她盈盈一笑,红裙招展,笑着跑开了。

    她说“送花的人众多,但……为她种花的只有一个。”

    她疯了后,也不忘这些玫瑰花,是在努力记住种花的人。

    可……种花的人就在眼前,她怎么就认不出了呢?

    “尉蓝……”

    他哽咽的念着她的名字,粗糙的手颤抖的抚摸在她的脸上。

    她茫然的看着他,眼神陌生的可怕。

    “你是谁啊?”

    “我……我是你丈夫,我是陆擎啊,你忘了吗?”

    上次见面,他只能在房间门口痴痴地看,如今终于触碰到她了。

    “丈夫……我没有丈夫,我没有……”

    “你忘了,我是为你种花的人。”

    他急急的说道。

    “种花?”

    尉蓝听到这话,突然像个孩子一般哭了出来。

    “没有,没有种花的人,他不要我了,他把我丢了,他……他是谁,我不认识……他不要我了。”

    她哭的撕心裂肺,死死地捏着玫瑰花,花刺都扎入了皮肉。

    谢珺赶紧上前阻止,道:“顾老先生,夫人现在受不了刺激,你就不要再提了。夫人之所以变成这样,你……功不可没。”

    陆擎听到这话,身子摇摇欲坠,如遭雷击。

    是啊,她现在变成这番不人不鬼的样子,难道不是自己做的孽吗?

    为了让她活着,却把她推入深渊,让她生不如死。

    他跌跌撞撞的后退,谢珺不断安抚,才让夫人冷静下来。

    她看着陆擎备受打击的样子,也于心不忍,慢慢引导夫人。

    “夫人……我是珺儿,你别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对不对。”

    “珺儿,救我,有人要害我。”

    “没有,夫人,看着我的眼睛,你还记得那种花的人吗?”

    夫人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就像是被催眠了一半。

    “种花的人……”

    脑海里……似乎有什么片段闪过。

    “我就要死了,咳咳……”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准!”

    “生死有命,我这辈子能和你在一起,为你生了两个儿子已经心满意足了。别为了我做傻事,不要和傅卓做交易。他是魔鬼,他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你,只有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

    “你答应我,晚点来找我,一定要照顾好两个儿子。他们以为是为了避开陆东彻,才把他们送出去,实际上……我是不忍心让他们眼睁睁看着我去世。”

    “你若觉得以后日子孤苦,再找一个人好好爱你,我……我不会怪你的,我在天上我会祝福你,真的。”

    她抬手,似乎想要抚摸一个人的脸。

    可……她看不清。

    他叫什么名字,什么样貌,就连声音都变得模糊起来。

    她想要抓住点什么,可是空空如也,脑海里什么都没记住。

    只是……

    夫人颤抖的抬手摸了摸脸颊,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珺儿……这是什么?”

    她茫然的发问,不断擦拭,可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擦不完,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夫人,你哭了,你是记起什么了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不断摇头,仿佛很痛苦的样子,谢珺只好岔开了话题。

    陆厉请来了全球最权威的医生,为夫人诊断。

    但所有人都摇头,表述束手无策。

    她对傅卓的恐惧实在是太深了,可见这些年一直饱受折磨,心理阴影太大。

    有医生深度催眠,可依然不管用,她还是在噩梦中惊醒。

    医生说,她搞不好一辈子都这么疯癫下去。

    这个消息……无疑是噩耗。

    好端端的一个人,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亲者痛仇者快。

    陆厉红了眼,捏紧拳头,恨不得将傅卓挫骨扬灰。

    这些天,她们忙前忙后,林初夏根本不敢出现。

    夫人看到她就跟看了鬼似的。

    她和傅垣常常待在屋子里,趴在窗户前,艳羡的看着她们忙里忙外,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

    她们都是被夫人厌弃的人。

    “你说……妈咪的病会好起来吗?会接受我吗?会带我去上学,去游乐园,去吃冰淇淋吗?”

    林初夏感受到他眼中希冀的光芒,不忍心告诉他真相。

    夫人很可能一辈子好不了,他们两个人会一直被嫌弃。

    这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呢。

    “会的,夫人的病会好起来的。”

    “别人都有妈咪,我没有……”他难过的说道。

    “阿垣,要想别人爱自己,首先要自己先学会。只有自己爱自己,才有资格要求别人。”

    “自己爱自己?”

    傅垣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去游乐园,吃冰淇淋,这些不需要夫人带你去,你也可以的。”

    “可我……不能出门,没人带我去。”

    “我啊,我带你去啊!”

    她这些天也闷坏了,需要找点事情放松放松。

    “真的?”

    “走吧!”

    林初夏拉着傅垣,悄悄开车离去。

    她给陆厉打了电话,却无人接听,此刻他应该询问医生情况吗?

    她想要编辑短信,但是却止住了。

    等会就回来了,说不定回来的时候他还在忙。

    她带着傅垣去了游乐园,带他做各种惊险刺激的项目。

    过山车、跳楼机、大摆锤,还带他去了鬼屋。

    她们被吓得尖叫,也被小丑逗得哈哈大笑。

    一起在水上激流,累了就歇下来买个冰淇淋。

    “谢谢夏夏,今天阿垣很开心!”

    “嗯,开心就好。”

    “可是……我为什么感觉夏夏你不开心呢?”

    “啊?”

    “你明明在笑,可我为什么觉得你想哭呢?你笑起来没以前好看了,我不喜欢。”

    阿垣虽然是成年人了,可心思却和孩童一般通透。

    他的眼睛仿佛带有魔力,能洞察人内心深处的想法。

    她不过是想压抑心中的苦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