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902章 放肆一回

第902章 放肆一回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林初夏听到这话,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喉咙酸涩,像是哽了棉絮一般,灼烧的疼痛。

    她正两难的时候,陆厉吻了上来,唇瓣湿润,吻得十分绵长温柔。

    他从未如此小心翼翼,生怕弄疼她似的。

    脸颊上,能清晰地感受到他鼻息的热气,灼烧着皮肤。

    她情不自禁的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回应他的吻。

    愈演愈烈,两人都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是陆厉定力过人,及时悬崖勒马。

    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抵鼻尖。

    呼吸灼热,喘着粗气。

    “该回家了,否则我怕我忍不住在这儿要了你。”

    他知道她脸皮薄,哪怕自己*翻滚,他也会克制自己,尊重她的感受。

    林初夏听到这话,心脏像是泡在温泉里,每一个细胞都在逐渐复苏。

    陆厉永远想到的都是自己,他如何根本无所谓。

    明明忍得那么辛苦,可依然照顾她的感受。

    她没有松手,继续挂在他的身上。

    粉唇贴着他的耳畔。

    声音细细软软的钻入他的耳蜗。

    “这儿……是别墅范围吧?应该不会有人看到吧?”

    “有监控。”

    “那也是我们自家的对不对?”

    “你……你想要干什么?”

    “想要和你放肆一次。”

    说罢,她咬上了他的耳垂。

    不想再瞻前顾后,不想再步步小心。

    她是林初夏,他是陆厉,只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可以了。

    她想陪他放纵一次,肆无忌惮,不计后果。

    在车上怎么了,在外面怎么了,有监控怎么了?

    情动何必忍耐?

    脸皮能当饭吃吗?

    全世界,只有陆厉纵着自己,疼着自己,宠的无法无天。

    孩子死了,她难过,难道陆厉不难过吗?

    自己每一次落泪,都是对他的宣判和惩罚。

    他会自责,没有照顾好她们母子。

    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可还是被他看到了。

    那……就彻底忘掉这件事,疯一次吧。

    她这话分明就是怂恿陆厉犯罪!

    他可是正常男人,如何把持得住,不多时两人双双倒下。

    ……

    最后,林初夏虚弱的靠在他的怀里,身上勉强用衣物遮住羞耻的地方。

    她气喘吁吁,脸颊潮红,发丝都在低落汗珠,可见刚刚是有多么激烈。

    而他后背更是惨不忍睹,全都是自己的指甲印。

    刚才没发觉,事后才惊觉自己下手这么狠。

    小手一寸寸的抚摸过他的后背,她自责的说道:“疼不疼?都怪我……下手不知轻重,都见血了……”

    “不怪你,怪我。”

    “怪你?”这是什么逻辑。

    “我应该温柔点,循序渐进,不该太激进的。”

    额……

    这算是开车吗?

    耳畔,她好像听到了火车开过的声音。

    “就不该心疼你,疼死你算了。”

    她没好气的白了一眼。

    “就算疼死,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夏夏……”

    他念着她的名字,将她紧紧揽入怀中。

    身体,紧紧贴合,严丝合缝。

    滚烫的肌肤,难消的红晕,气氛暧昧如海。

    此刻,拥有彼此,恨不得就这样过完此生。

    如果,一辈子能这样安逸,不再卷入勾心斗角的漩涡中,那该多好啊。

    可她选择的不是一般男人,而是神勇无敌的陆厉。

    他肩上的胆子太重,扛着整个陆家。

    他不放弃,自己就绝对不会退缩。

    生,同往。

    死,同穴。

    “夏夏,明日我还要去看望母亲,要和傅卓谈判。他看上了波利海的项目,想要那一块度假村,发展自己的势力用来洗钱,为简所用。而如今,我拿到了权限,我要和他好好谈一谈。”

    “嗯,我陪你一起,你可别丢下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陷入险境的,有什么难关,我们夫妻都要一起。”

    “嗯,我不会再拒绝你了。既然……我们离不开彼此,失去任何一方,都无法独活,那以后风雨同路,我走在前面,你在我身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再也不分开。”

    十指交握,是那样用力。

    很快就到了第二日,林初夏陪着他再次去了精神病院。

    诺大的医院,到处都能闻到消毒水的气息,可却空旷的可怕,只有夫人一个病人。

    再次看到,她坐在轮椅上,痴痴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玫瑰花田。

    眼神没有焦距,空洞的不知道在看谁。

    谢珺坐在她身边,给她按摩身体,避免她长时间坐着,会损害肌肉关节。

    陆厉站在她面前,喊她“妈”,她都不为所动,眼皮子也不抬一下。

    他心狠狠疼着,可脸上却没有显露分毫。

    就在这时,傅卓派人过来要见他。

    他深深看了眼夫人,便转身离去。

    傅卓只见他一人,林初夏不能跟着,就留下来照陆夫人。

    谢珺比自己年长几岁,都是女孩子,所以很快就聊开了。

    “这些年,一直都是你一个人照陆夫人吗?”

    “以前是我母亲,我单亲家庭跟着她,在这医院长大。后来傅先生买下了医院,留下母亲照陆夫人,我也留下了。母亲病重去世后,夫人不习惯别人的照顾,所以我就顶替母亲的位置,一直照顾她。”

    “有时候夫人是有神志的,还会和我正常交流,母亲离去后,她就像是我另一个亲人。只是这两年病得越来越严重了,再也没清醒过。”

    “那你一个人留在这儿,不觉得寂寞吗?”

    “习惯了,也就没什么所谓的了。我的生活单调苍白,寸步不离的守着夫人,没什么可聊的,说说你吧,陆太太。”

    “我?你想知道什么?”

    “我在这儿,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电视,看到不少你们的新闻,郎才女貌,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和陆先生那么恩爱,真的让人羡慕。而我出不了这个牢笼,我的归宿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谢珺眸色暗淡,脸上难掩失落。

    这话音刚刚落下,夫人竟然说话了。

    夫人紧紧抓住她的手,突然很严肃的说道:“我会给你安排婚事的,给你最好的男人。”

    “夫人?”

    谢珺惊讶的看着她。

    “你是谁……”

    夫人转眸看向林初夏,满眼戒备:“你是不是要害我的?你走开……”

    夫人突然情绪激动起来,用力推着林初夏。

    她猝不及防,被大力的推倒在地,摔得屁股疼。

    “你走开,我不会嫁给你的,你走开……”

    她从地上捡起了石子,就朝着林初夏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