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872章 归还孩子

第872章 归还孩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翌日,林初夏趁陆厉去集团处理事情,带着孩子,借口说是出去散散步晒晒太阳。

    她支开了随行的月嫂,把孩子带到了约定的地点,人工湖的后面。

    之前在机场闹得沸沸扬扬的女人正焦急的站在那儿,翘首以盼。

    看到林初夏来了,立刻狂奔过去。

    林初夏都来不及多说一句话,那女人就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孩子,抱在怀里。

    她用脸颊贴着孩子的脸蛋,不断哭泣。

    “宝宝,对不起,妈妈没有保护好你,都是妈***错。”

    林初夏见她抱得那样用力,唯恐她伤了孩子,想要开口提醒。

    可话到了嘴边,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她不是孩子的生母,又有什么资格提醒。

    她深深地看着那孩子,粉雕玉琢,像是一尊搪瓷娃娃。

    他很乖,不爱笑也不爱哭,经常睁着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看着你,仿佛眼睛会说话一般。

    他除了夜里饿了、尿床会闹一下,平日里很是乖巧。

    她虽然很想要这个孩子,可她没办法剥夺别人做母亲的资格。

    她回国的第一天,就悄悄去做了亲子鉴定。

    这孩子的确不是自己的。

    那日在机场,她见到了这个妇人。

    她和丈夫离婚后,才发现自己有了孩子,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想要把孩子丢掉。

    她徘徊在孤儿院门口好几晚上,都没有鼓起勇气,决定认命抚养这个孩子。

    可却不想她被人敲晕了,等她醒了,孩子就没了。

    有好心人说她的孩子被人领养了,她才发现竟然是媒体公众人物,她根本无法靠近医院的vip病房。

    她终于等到了机会,在机场把人堵截。

    却不想,被那个男人赶走了,甚至他还警告自己,让她永远别出现。

    好在林初夏追了出来,让她偷偷跟着来京城。

    林初夏把孩子的用品收拾好,放在婴儿车里,然后把礼物递过去。

    “我不知情,误以为这是我的孩子,霸占了这么久,深感歉意。这是一点薄礼,还请收下。”

    妇人这才冷静下来,颤抖的接过,打开看到是玉镯,发票证书齐全,上面的价格贵的吓死人。

    “不……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身外物而已,你要是不喜欢,就去当掉,好好养孩子吧。”

    她调查过她,家境很差,离婚后根本无法独立抚养。

    她不是心疼这个女人,而是心疼孩子。

    哪怕不是自己亲生的,她也不想他遭罪。

    直接给钱,难免对方贪图,所以就该为送礼。

    “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

    对方把孩子放在车里,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她哪里受得起,赶紧扶她起来。

    她白抢了别人的孩子,还回去理所应当,怎么还能让人磕头谢礼?

    “我丈夫没为难你吧?”

    “没有。”

    “他其实不想伤害你,只是为了保护我而已,你不要怪他。现在孩子给你了,找个地方重新生活吧。”

    “那……那你回来看望孩子吗?”

    “不了,免得我惦记。”

    她温柔的看着婴儿车里的孩子,他含着奶嘴,琉璃般的大眼看着自己,仿佛认得自己一般。

    她想要再捏捏他软乎乎的小脸蛋,但又怕自己再接触下去,心里会舍不得放他走。

    最终狠狠心,用力的捏住拳头,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她不再多看一眼,狠心转身离开。

    一转身,眼泪仿佛决了堤。

    月嫂不过上了个厕所,回来没看到林初夏紧张坏了。

    找到后,她却没发现孩子,不禁紧张的问道:“太太,孩子呢?”

    “什么孩子?”

    “小少爷啊。”

    “那不是我的孩子。”

    “这……先生让我好好照顾你们,可现在……”

    “我不需要月嫂了,你工资照拿,回去吧。先生那边我会去跟他说,我累了,你回去。”

    她打发了月嫂,步伐沉重的去了集团。

    李阳见她一个人过来,很是惊讶,想要去找会议室里开会的陆厉,却被林初夏阻止。

    “让他忙自己的事情,不用打扰,我等一会儿没事。”

    “那……好吧,林小姐,你还好吧,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林初夏闻言,轻轻摇头,抿了抿干涩的唇瓣,没有多说什么。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陆厉才忙完,李阳这才说林初夏等在休息室的事情。

    他闻言,面色陡然阴沉下去。

    “怎么不早说?”

    “林小姐不让,她一个人来的,脸色很不好。”

    “她不是带孩子出去了吗?”

    陆厉越想越不对劲,快步走入休息室。

    林初夏正在百无聊赖的看书,书架上都是各国名著,金融学,她一个也看不懂。

    听到脚步声,她知道陆厉来了。

    “你怎么来了?也不让李阳通知,不是什么重要的会议,我可以陪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林初夏转身扎入他的怀抱。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我很冷。”

    陆厉听到这话,心脏都像是被锐刺狠狠扎了一下,一个很深的血窟窿,深不见底,疼的厉害。

    隐隐知道了什么,却不肯说破,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欺骗对方,也是在欺骗自己。

    以为不说破,不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就可以粉饰太平。

    自己好过,对方也好过,殊不知两人的内心都架起了油锅,不断煎熬。

    他没有多言,紧紧地抱住了她孱弱的身子。

    自生完孩子后,她的身子消瘦,如今单薄的可怕。

    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般。

    他心疼的要命,痛苦闭上眼,道:“夏夏,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浓浓的悲伤和脆弱。

    “孩子……我还给人家了,我不要别人的孩子,我只要自己的……”

    话一出口,颤抖不已,泪水涌了出来。

    和他猜想的一样,她早就知道了,这些天却若无其事,不过是做样子给他看的罢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艰难的吐出话语,喉咙梗塞的难受,像是卡了棉絮,火辣辣的灼烧着。

    “机场,我见到她了,我回国就做了亲子鉴定,那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死了!你为什么要骗我,我连他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多残忍?”

    她话音落下,一口重重咬在了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