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861章 谋害夫人

第861章 谋害夫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劳拉还未说完,就被简打断。

    “结果如此,谁会看过程,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好吧,那现在要回老宅吗?二少……二小姐明日出嫁,今日是要回去拜见老爷夫人的。”

    “不回去。”

    简眸光闪烁。

    这是他此刻唯一能为乔希做的。

    ……

    乔希回到了凯特林,她已经提前拿到进入简书房的指纹,随便找了个借口,支开了佣人,随后进入书房。

    她知道简是黑客,他的防火墙很难攻克,所以和陆厉联手,他手里有一个天赋异禀的黑客天才。

    她立刻联系陆厉,让他在外面帮助自己。

    “阿垣?难吗?”

    “不难,好简单呀,我用一分钟就能破解了。”

    “这么简单?”

    “嗯,不是阿垣很厉害哦,而是对方的防火墙太薄弱,轻轻松松就攻破了。而且,有的防火墙很弱,有的很强,似乎……是故意的。阿垣不懂了。”

    阿垣摇头晃脑,有些搞不明白。

    “难的防火墙,你需要多久攻破?”

    “没办法攻破,对方设置了警报系统,我要是强行攻克,会报警引来警察叔叔的。成功率很低很低的,夏夏让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哦。”

    阿垣很乖巧的回答。

    “我知道。”

    陆厉眉头紧锁,给乔希打电话。

    “简故意放你进去,让你拿取夫人的犯罪证据,你不用紧张,放手去做吧。”

    “什么?”

    乔希得知这个消息很是意外。

    这个弟弟……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以前心如明镜,可现在心如大海。

    她现在是要扳倒夫人,夫人是他的母亲,夫人出了事,他也会承担怒火。

    他为什么帮助自己,一起害他的母亲。

    是……愧疚吗?

    乔希咬牙,一时间千愁万绪。

    她瞥见了书桌上的照片,狠狠怔住。

    刚刚情急之下,根本没注意那么多,现在反而放松下来。

    她从未来过简的书房,这是他的私人领地,只怕夫人也不能随便进来。

    这儿有虹膜识别,指纹识别等等枷锁。

    而最近不知为何,虹膜识别突然系统损坏,所以她只需要拿到指纹就可以进来了。

    而这些防火墙脆弱的不堪一击,分明等着她拿走里面的重要文件。

    她没想到简的桌上放着的是他们的合影。

    他那个时候还坐在轮椅上,而她穿着西装,两人站在一起,他笑得很开心。

    她记得这张照片,是她生日的时候,简非要和她合照。

    还是好几年前的,没想到竟然保存到现在。

    他和夫人的合照那么多,可放在桌上日日见到的却是他们的。

    她眼角瞬间湿润,苦涩一笑。

    她就知道,简的心里是有自己的。

    她被夫人折磨的时候,他守在门外苦苦央求夫人开恩。

    他也感到深深的自责,因为他犯错,而她来承担后果。

    他对自己这个兄长,一直有情有义。

    乔希伸手摸了摸照片上的人儿,满是流连。

    他们的轻易到此为止了。

    她轻而易举的拿到了夫人残害兰斯,这些年暗地里培养自己势力的资料。

    她没有把简参与其中的文件带走,只带走了和夫人相关的。

    这算是她最后能为他做的吧。

    这个家,还是有一丝亲情的。

    这次偷盗,比预想的要顺利很多。

    她拿到了足够的证据,直接给了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看完后,勃然大怒,直接把夫人和简叫到了主宅大厅。

    夫人看到乔希站在安东尼奥身后,便意识到不对劲。

    “老爷,怎么了……”

    “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安东尼奥猛地将手边的花瓶砸了过去。

    简第一反应是挡在夫人面前,用自己的后背硬生生接下了花瓶。

    花瓶落地,摔得四分五裂,而他身子也微微踉跄,他鼻息之间发出一道轻微的闷哼。

    “儿子!”

    夫人顿时紧张起来,搀扶住简。

    “老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生这么大的气?是不是……这个贱人跟你说了什么?”

    “你背地里设计兰斯,让乔希和他内斗,好成就你的事情。我竟不知道你如此狼子野心,我还没有死呢,凯特林依然在我手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母子插手了?”

    “乔希,你!”

    夫人震惊,瞪大眼睛看着乔希。

    “夫人,你对我不仁,也不要怪我对你不义。你是如何在幕后操控,引我和兰斯斗的两败俱伤的,老爷已经全部知晓。另外,你还拉拢集团董事,让他们违背老爷的意思,拥立四少为继承人,这些全都败露。”

    “好啊,没想到我养了个白眼狼,你在这儿挖坑等着我呢!为了这个计谋,你算计我很久了吧?我当初就不应该留你!”

    “不管你留不留,我都活不长久了,这还要拜夫人所赐。每日喂我毒药,怕我日后生出异心,联合陆长宁来反抗四少,所以想要用慢性毒药要我的命。四少未出娘胎,就被人下药,出生后残疾,你是怎样的心痛愤怒,可是你却要在我身上下毒,让我体验这样的痛楚!”

    “我是要杀害陆长宁,是你动了情。我把你捡回来,教会你的第一件事就是绝情绝爱,为我所用,可你不争气,你现在就咎由自取。”

    夫人愤怒的吼道。

    乔希闻言,脸上流露出落寞的神色。

    她苦笑说道:“一个棋子,自然不需要感情,只要乖乖听话就好。”

    “老爷,乔希已经知道错了,愿意以死谢罪,还请老爷不要放过想要夺位的夫人!夫人也在你的饮食中下毒,希望简早日继位。”

    “什么?”安东尼奥听到这个消息震惊不已。

    夫人也开始慌了,怒斥:“我没有!这个我绝对没有,我和你夫妻多年,我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

    她没有下毒,这么愚蠢的事情她干不来。

    简已经坐拥大权,凯特林迟早是他的,整个家族已经没有和他争夺的对象了,她犯不着那么愚蠢,谋害自己的丈夫。

    可安东尼奥根本不信,立刻派人查证,发现他每天的咖啡中都会加入药剂。

    长期服用,会让人精神失常,失去判断力。

    没有决断力的家主,如何带领家族。

    安东尼奥气得上前就要抽打夫人,可简挺身而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还请父亲责罚我,放过母亲。”

    “简,你在干什么,我没做过,为什么要领罚,你这样岂不是坐实我的罪名?”夫人错愕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