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852章 狗仗人势

第852章 狗仗人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季悠然一直在赌,赌自己和秦越到底谁先认输。

    可她明显低估了他的决心,竟然甘愿赴死,为了赎罪。

    可孩子都已经没了,要他的命又有什么用?

    “啊——”

    季悠然痛苦喊叫着,用力的把水果刀拔了出来,重重丢在地上。

    手指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她这些年为季家扫平了不少障碍,除掉的人不少,可从来没有哪一次见了这么多血,脏了自己的手。

    她狼狈的靠在墙上,大口喘息,额头上全都是淋漓的冷汗。

    “悠然,你没事吧……”

    秦越一手捂住伤口,一手朝她探去,想要安抚她的情绪。

    没想到她更为激动,推拒着。

    “你离我远一点,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我的孩子虽然不是你亲手杀害的,可是却因你而起!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我没有孩子了,我这辈子都没有孩子了。我是个女人,我不能生育,这是多么讽刺的事情!”

    “秦越,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吗?这些年我一直知道你在哪里,你变成什么样貌,我如果真的要你的命,我何必等到现在!”

    “我不爱你,我也不恨你,我怨我自己。为了弄明白若年对夜狼的感情,我用自己做实验,找到黑道的人,想要明白你们这些手里不干净,走法律灰色地带的人到底以什么为营生,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我千错万错,不该泥潭深陷,把自己赔进去。我和那个孩子有缘无分,跟你更是没有情谊可言,这如果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就认了,你别再来打扰我了,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她颤抖的说完,朝着门口跌跌撞撞的走去。

    只是,人还没有走出去,就因为情绪激动而彻底昏迷过去。

    秦越拖着受伤的身子,赶紧冲过去,让她压在自己身上。

    两人狼狈的倒在地上,秦越紧紧地抱着她,没让她摔疼一点儿。

    “你没有错,是我错了,我辛辛苦苦找了你二十年,再也不会放弃了。悠然,悠然!”

    ……

    言家——

    这边丧礼还进行着,前来吊唁的人很多。

    言诺跪在地上,对每一个宾客弯腰行礼。

    林初夏怀着孕,在一旁准备桌子上的贡品。

    有宾客路过言诺,窃窃私语。

    “这就是沈青给言晨戴绿帽子的野种,出道的时候装什么清纯玉女,卖的一手好人设,没想到背地里竟然跟人暗度陈仓,怀了孽种。我估计啊,言晨也是给气死的,你说好笑不好笑……”

    言诺听到这话,弯腰回礼的动作猛地一顿。

    僵硬了一瞬,最后身子匍匐到了最低处,埋首很久才重新直起身子。

    林初夏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手中的水果都差点推落。

    如果不是灵堂人太多,她真的很想冲过去,给她一巴掌。

    这个女人她见过,也是明星,曾经和沈青在一个传媒公司。

    只可惜,她没有这么好的命,沈青嫁给了言晨,成了豪门太太。

    而她结婚怀孕离婚,因为生的是儿子,拿了一笔天价赔偿费。

    说难听点,就是卖儿子得到的钱财。

    如今似乎和某个大亨搅和在了一起,四十多岁的人还包装成女主角,包装成十八岁的傻白甜。

    那脑残剧一出来,她都想问候编剧全家。

    没想到在这儿见到本尊了。

    林初夏狠狠眯眸,强忍着怒气,随后主动上前。

    “朱女士,你生前与我干妈交好,我最近收拾干***遗物,发现有些留给你的东西,正打算给你呢。”

    “哦?是吗?我和沈青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有东西给我,真是我的好闺蜜啊,赶紧带我看看吧。”

    她想,沈青可是豪门太太,留给自己的肯定是非常值钱的玩意。

    没想到沈青还在乎她们的塑料情谊。

    林初夏带着她来到后院凉亭,朱女士看她没有任何拿东西的迹象,不禁狠狠蹙眉。

    “陆太太,不是说有遗物给我吗?”

    “遗物?你脸大啊?我给你遗物?”

    她立刻变了个人一样,再也按捺不住怒火。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这样说话呢?我好歹你是你长辈,按照辈分,你可要叫我一声阿姨。”

    “阿姨?我只有一个姨娘就是季悠然,怎么,你能和季家相提并论?我干妈生前与人交好,尤其是故友,在你离婚落魄的时候,没少帮助你。如今她人走了,你竟然还敢在言家的灵堂前面胡说八道。”

    “你说谁是野种?你特么再这样说我哥哥一个字试试?我告诉你,我现在怀着孕,脾气可大着呢,我要是打人谁敢拦我!我警告你,你特么要是再胡说八道,诋毁我干妈和哥哥,我撕烂你的嘴!”

    “你……陆太太,你这是狗仗人势!”

    朱女士气得胡言乱语。

    “你说我妻子是狗?”

    就在这时,朱女士身后传来幽凉如水的声音。

    林初夏抬头看去,没想到陆厉竟然来了。

    朱女士更是浑身一颤,吓得赶忙解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陆太太实在是太咄咄逼人了,我好歹是她的长辈……”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厉打断。

    他揽住林初夏的蛮腰,冷沉的说道:“长辈?你是我老婆娘家的亲戚,还是我的长辈?不要以为自己年纪大,就以长辈自居,你够格吗?”

    “我……”

    朱女士被说的哑口无言,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言家也是我的老丈人家,你对在灵堂上对已故之人出言不逊,等于打我们陆家的脸。我倒想知道,谁借你的胆子,你敢胡言乱语,再次造次?”

    “我……我不敢了!”

    朱女士吓得扑通一声跪下了:“姑奶奶,我给你磕头认错,你……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也就这张嘴,一时口快,我不是故意的……”

    “你给我磕头干什么?今天也供奉了干***牌位,你去给她重重磕头,磕头一次说自己错了,什么时候我哥让你停下来,你就可以滚了!”

    “我……我好歹是大明星……”

    朱女士还未说完,瞥见陆厉那阴测测的目光吓得浑身颤抖。

    她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赶紧把腿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