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851章 多年前的恩怨

第851章 多年前的恩怨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如果不这样,你又怎么怪怪的跟我回家?”

    “回家?这儿可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西郊!秦越,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我警告你别太过分……”

    季悠然的话还没说完,没想到秦越突然俯身吻了下去,直接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巴。

    季悠然愣住,她虽然年纪不小,但一直以来也只有秦越一个男人,根本不懂得风花雪月。

    这二十年,感情一直处于空窗期,就像是一潭子死水,投个石子都没有任何波动的。

    可如今……她竟然被强吻了。

    那些斗官员斗富商的智谋统统拿不出来,脑袋一片空白,像是被雷击过一般。

    秦越加深了这个吻,季悠然终于清醒过来,用尽全身力气推开。

    她擦了擦嘴巴,道:“你特么是属狗的吗?啃什么啃?”

    一向严谨肃穆,冷静沉着的女诸葛,此刻彻底抱走,美目喷火的看着秦越。

    “我就过分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你跟我耍流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

    她的话还没说完,没想到秦越威胁道:“你再跟我提法律政治,我就强来了。”

    “男人的强来,你懂得吧?”

    他还特地加重“强来”这两个字眼。

    季悠然气得浑身颤抖,一向都是她威胁别人的时候,没想到现在反而被人捏住了七寸。

    哪怕她再强势专制,但到底是个女人。

    女人和男人共处一室,孤男寡女,总是吃亏一些。

    季悠然狠狠蹙眉,以前也没见他怎么硬气,这都一年没见了,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

    他变成季景安的样子把自己骗到这里,难道说他已经知道……

    她瞳孔狠狠收缩,整个人面目冷了下来。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那你藏了什么,不肯告诉我?季悠然?”

    秦越也收起了顽劣的笑容,凤眸深邃,一瞬不瞬的落在她的身上,朝着她步步逼近。

    她下意识的后退,觉得秦越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气息,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她竟然觉得害怕。

    最后瘦弱的肩胛骨撞到了冰冷的墙壁,她才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你……你要干什么?你可别乱来,否则我上有哥哥,下有侄子,一大家子人为我撑腰……”

    “我一直在怪你不辞而别,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找了你二十年,一年前你却给了我无情的答案。如果这次不是回来处理言晨和黑市的事情,我都无法再遇到你。”

    “我差点就要像鸵鸟一样躲起来一辈子,唯恐避你不及。我知道你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总是说话言不由衷。可我还是信了,我对你没办法保持该有的理智。”

    “如果我没有堵截季景安,你是不是打算让我一辈子蒙在鼓里?季悠然?”

    他沉沉的念着季悠然的名字,吓得她心脏狠狠一沉。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可那又怎样?

    那女人是爱慕他,才伤了自己。

    如今孩子没了,她也没有再生育的可能,不如守着季家,看着季家发扬光大。

    至于爱情、婚姻、家庭、子嗣……

    这些,统统不奢求了。

    只要季家有后,她就无所谓了。

    林初夏没有父母亲,她就代替姐姐好好照顾她,当做自己的孩子有何不可?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旧事重提做什么?你既然已经做了个明白人,就应该知道我不可能原谅你。我是季家的人,我没办法像白若年一样任性,可以离开季家和夜狼在一起。”

    “你是谁?黑市赫赫有名的影子,手里头有多少不干净的底子在那儿?”

    “你真的在乎这些身外虚名?还是说你怕连累我,和我不能有孩子?”

    秦越按住了她的肩膀,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秦越,你以为你是谁?是你害我如此,你以为我还会因为这个拒你千里吗?我告诉你,不管我能否生育,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在一起,我恨你!”

    “你知不知道我在病房疼的死去活来,冰冷手术钳带走我还未成型孩子的时候,我是怎样的心情?我没有要求麻醉,我清楚地记住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不只是身体上的,还有心里的!我刚刚得知我怀了孕,有了孩子,医生就说已经是死胎,必须引流。那一刻,我想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那现在呢?你还想杀我?”

    “那当然,恨不得你去死!”

    季悠然怒吼出声,有些声嘶力竭。

    秦越狠狠眯眸,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他转身朝着客厅走去,竟然从茶几上拿起了水果刀。

    刀柄落在她的手里,刀尖直直对着自己的心脏。

    “如果你真的恨我,要我给那孩子偿命,那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给我们的孩子报仇。”

    “你……”

    季悠然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果断决绝,根本不给自己半分余地,真的要以死谢罪。

    手指僵硬,手里就像是抓了烙铁一般。

    她差点松开,没想到秦越握住了她的手,竟然推送着刀子一点点没入自己的胸膛。

    鲜血,瞬间打湿了深色的西装,晕开了血花。

    水果刀不是很快,所以推送进去刺破血肉要用力。

    她看到那血,吓得魂飞魄散。

    她想要抽离,却被他阻止。

    “要么杀了我,一命换一命,我们的恩怨就到此结束。要么,你就是我的,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活着,势必要得到你。死了,我也要化解我们的恩怨。我只有这两条路给你,悠然,你一直都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选什么,对不对?”

    “要么我死,要么我们在一起。”

    “还是说,你舍不得我死?”

    “你……你别做梦了,我对你早已没了旧情,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季悠然发狠,恨恨咬牙,主动用力。

    刀子又没入了几毫米,鲜血滚烫的溢了出来。

    像是打开了水龙头,流的更加肆意汹涌。

    秦越铁骨铮铮,没有一声痛哼,只是狠狠蹙眉,因为失血过度,而面色越来越难看。

    鲜血都透过刀子,沾染在她手上,鲜红一片。

    不……

    不能再深入了,不然他真的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