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815章 少爷,你变了

第815章 少爷,你变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他穿着黑色的贵族礼服,整个人贵气逼人,也沉稳了许多。

    他的面相有些阴柔,却没有给人一丝女气的感觉。

    他俊秀的容貌,让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感叹心动。

    以前,他似乎没有这么沉重的心思,现在整个人变得……

    神秘莫测……

    幽蓝的眸子里,看不透任何情绪,整个人都是内敛的,像是一把锋利的宝剑,不知道何时会出鞘。

    “四少。”

    温言开腔。

    简温言,淡淡抬眸,道:“坐下吧,酒庄送来了一批葡萄酒,我想找个人喝一杯。”

    “乔希先生还在凯特林……应该,轮不到我和四少畅饮吧?”

    “我想拐弯说话,你似乎不给我机会。”

    “我只想知道你叫我来的目的而已。”

    “你什么时候去京城,帮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查到皇室那边有些动静,王妃似乎已经坐不住了,将触角伸到了京城。我告诉陆厉多有不妥,只能拜托你了。”

    “四少是想保护……林初夏?四少有这个心思,完全可以派自己的人去,为什么让我?”

    “我不想保护她,她也与我无关,明白吗?”

    简微微眯眸,寒芒乍现。

    温言听到这话,顿时不明白简的意思。

    他从头到尾没有提到林初夏这三个字,可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她的安危。

    可现在又违心的说不想保护她,两人毫无关系。

    他也犯不着为这个问题得罪简,所以应承下来。

    他的确要去京城,这三月之期不能在这儿浪费时间。

    “四少的话我记住了,既然我知道王妃有所行动,自然全力以赴,毕竟林初夏和我沾亲带故,于情于理,我都会竭尽全力的。”

    “话再说多,就没意思了,点到为止,这酒想必你也没心思喝了,我让人送点去温家。”

    简淡淡的说道,有送客之意。

    温言有些费解,他是生气了?

    如今的脾气如此变幻莫测,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简。

    他殊不知林初夏这三个字已经成了城堡禁忌。

    简如今只有不听不说不念,才能压得住相思,耐得住寂寞。

    可他暗地里,依然派人去盯着露西娅,生怕她再伤害林初夏。

    京城之外也安插了眼线,却从未动用过。

    他怕自己一天知道她的消息,就会天天想知道她的消息。

    如今露西娅有动手的意思,他不能坐以待毙,他在京城的人手太少了,难以抵挡,自己也不好出面,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只能通过温言。

    温言告诉陆厉,让他小心提防,他也会听进去。

    温言离开后,他独自品酒。

    酒很好,陈年佳酿,回味无穷。

    可……落入舌尖,全都是苦涩的。

    一杯接着一杯,这根本不是小酌,而是贪杯想醉。

    德古拉看不下去了,心里很是焦急。

    他本来已经被调到仓库,不能再回来了,但他年纪不小了,病重了一次,被简知道,又把他带了回来。

    他自然知道是为什么。

    如果自己没了,林初夏知道后,肯定会伤心难过的。

    诺大的宅子,只有他一个男人,其余都是女子,可见他对男人的恐惧程度到了什么地步。

    他忍不住劝阻,道:“少爷,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他仿佛没听见,拎着酒瓶起身就要走。

    “少爷,你这是要去哪?”

    “地牢。”

    “少爷,你忘了,那几个废物不堪折磨,早就伤口恶化死了……”

    “哦……死了,那还有尸体呢……”

    “少爷……尸体已经被清理了,丢去喂狼了。那间牢房已经空了!”

    这段时间,简每日都去折磨那几人,就算不断医治,也赶不上他折磨的速度。

    伤口刚刚结疤,第二天又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只有在地牢深处,才能看到最疯狂的简,整个人就像是恶魔一般。

    这是他内心最深处的痛,痛入骨髓。

    简听到这话,顿时觉得了无生趣。

    那几个人怎么这么不经玩啊,这么早就死了。

    人啊……不能无聊,无聊就会胡思乱想。

    “兰斯那个废物呢?”

    “大少洗黑钱的罪证被入侵了,惊动了政府,查理借题发挥,表面说不追究责任,却故作姿态,说要给皇室内阁一个交代,封了不少资金,说要查明清楚才可以。”

    “大少如今资金周转不灵,正在城堡里大发雷霆,甚至请了傅西城暗杀陆长宁。虽然没成功,但顾大少爷也受了不小的伤。”

    “二哥就没说什么?”

    “二少来过几次,但见你都在休息,没等一会儿又走了。”

    “哦,我都想起来了。”

    简拍了拍脑袋:“喝多了记性都不好了,兰斯愚笨,以为陆长宁就是黑客K,实际上……我才是。”

    “让他集中精力对付陆长宁,祸水东引到陆氏,反正四城作为填补,他们兄弟二人齐心协力,也不怕损害殆尽。二哥若来,继续挡着,如果他非要见我,直接将夫人搬出来。”

    “叮嘱傅西城,别太过分,陆长宁还不能死,他可是我的前驱,他若倒下我就暴露在风口浪尖。另外,也该请他出来了,这些年一直居于幕后,甘心做裙下之臣,也该为我做点事情,报答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了。”

    “让他盯着皇室,查理想要隔山观虎斗,好捡便宜,我的便宜那么烫手,他也配捡?”

    简说到这儿的时候,嘴角勾着嘲弄的笑,仿佛是在笑话查理自作聪明,不自量力而已。

    德古拉细细的听着,不得不承认简心思缜密,以前就是七窍玲珑,聪慧得不得了。

    所以夫人格外看重,也只有少爷这般聪明的人才能活到最后。

    可少爷赤诚,不愿尔虞我诈,想要快乐自由的活着。

    可如今,现实给他致命打击,他就变了。

    聪慧变成了城府。

    对策变成了计谋。

    善良……如今成了凶狠毒辣。

    他以前不争不抢,把自己害的一无所有。

    那现在,他要争要抢,要把这个天搅得天翻地覆。

    他不仅要凯特林不得安宁,也要整个皇室,整个曼尔顿都有所动荡。

    他会慢慢揪出伤害他的人,一一报复。

    这样的简,他看着越来越陌生了。

    他怔怔看着,久久没接话。

    “看我做什么?我说错了吗?”

    “少爷……你变了。”

    德古拉哆嗦着唇瓣,最终还是忍不住,颤抖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