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809章 你要是早点喜欢我,那该多好

第809章 你要是早点喜欢我,那该多好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他拧着眉毛,眸色深处带着淡淡的寒心。

    谢婉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最近情绪总是大起大落,她难免有些担心而已。

    她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此情此景,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最后,她抿了抿唇,没有言语。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冷声道:“谢婉,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罢,松开了她的手,进了男厕所。

    这话……像是冰雹一般,落在她的心头,让她心脏颤抖。

    她抬眸,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很孤独。

    她没有伴他同行,这一年……他是如何过来的?

    邵俊吐得厉害,甚至还弄脏了温言的衣服,他毫无怨言,把他扛回了单身公寓,熬了一些醒酒汤。

    她想要插手,但是温言做的滴水不漏,她也没办法。

    忙完后,邵俊在屋内休息,他们也该回去了。

    两人一言不发,气氛沉闷。

    温言在处理公务,她也不敢打扰,默默地泡了一杯茶想给他送去,却不想屋内传来了温以晴的声音。

    他们正在视频聊天。

    屋内隔音效果不好,她又站在门口,所以多多少少听得到。

    “工作可还顺利?”

    “嗯,海岸线度假村已经开始投资发展了,回本需要一年的时间,盈利率大概在……”

    “好了好了,你不用这么细致的告诉我,我已经不管家族的事情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关心的不是你工作,而是另一件事。”

    “你和谢婉已经成为过去死了,克里斯蒂还在等你,孩子发烧了,你知不知道?他才刚刚出声多久,你就不管不顾跑到京城。你说是来做生意,你认为克里斯蒂能相信你的鬼话?这件事还没闹到亲家那边,她明显在帮你隐瞒,不然你能安安分分的在这儿待着?”

    “我知道你对克里斯蒂没有感情,你娶她是因为你失忆了,才会如此……可,可那孩子是你亲生的吧?”

    “是亲生的,我做过检查,的确是我的。”

    “你竟然还做了检查?你这让克里斯蒂知道,她怎么想?”

    温言听后,一言不发。

    孩子一出生,他就去做亲子鉴定了。

    大婚那一晚,自己烂醉如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没有碰克里斯蒂,可这个孩子的血缘报告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们的确睡了。

    温以晴看着他,觉得他已经疯了,做的事情荒唐至极。

    “你给我回去,回到你老婆孩子身边!”

    “姐,你可以成全陆长宁,为什么她不愿意成全我?”

    “你……”温以晴瞪大眼睛看着他:“你疯了,你再说什么胡话?别忘了,你当初站在我这边的?”

    “是啊……”

    温言苦涩一笑,当初那样痛恨陆长宁,觉得他不负责任,为了一个男人竟然抛妻弃子。

    可如今……他竟然想要效仿,也想不顾一切和谢婉在一起。

    他真是疯了!

    “退一步来说,哪怕克里斯蒂答应,我就想问问谢婉愿意跟你在一起吗?她不爱你,她一直以来都是在玩弄你的感情!你那样聪明,怎么就分不清是非呢?”

    温以晴无奈地说道。

    温言选择沉默,良久没有说话,空气安静的可怕。

    最后她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温言,适可而止。”

    “姐,我跟你保证,温言永远遵从于温家,以温家的利益为主,不做任何背信弃义,有违道德伦理的事情。我……我只要三个月,三个月时间一到,我会离开谢婉。”

    “真的?”

    温以晴听到这番话,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她对上温言刚毅的眼神,里面幽邃一片,深不见底,根本看不透。

    他点头,道:“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那好,克里斯蒂那边我会说,但你记住你说的,时间一到就回到原处,不可再走错一步。温家依附凯特林,一旦凯特林内斗元气大伤,温家也好不到哪里去。克里斯蒂能帮你,只有她能救温家!”

    “我知道了……”

    温言挂断了视频,捏了捏眉心,觉得头疼无比。

    他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成为牺牲的傀儡。

    什么时候才可以任性妄为?

    大概……死的时候吧?

    门外,谢婉死死捏着茶托,指甲盖都泛红了也不自知。

    她跌跌撞撞的走到沙发前坐下,滚烫的茶水撒了下来。

    手背红了一片,而她失魂落魄,根本没注意到。

    她差点心软逾越了,可今日的一通电话,又瞬间把她拉入现实。

    她答应过温以晴,不会再害他。

    他是温言,温家的继承人,他有抱负有理想。

    他要是坚持和她在一起,就是弃整个家族于不顾。

    哪怕他们真的走到最后,他也会满怀愧疚,良心不安。

    她不想让他以后痛恨自己,所以先让他恨自己。

    温言处理完琐事出来,看到她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手里的茶杯早已倾斜,水倒了一地。

    他注意到她的手背,快步上前把托盘放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吹着。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喝个茶也能烫到自己吗?”

    “这杯茶……想给你的,可是我没用,这点事情也做不好。”

    她垂眸小声呢喃。

    她强忍着哭腔,将所有的委屈都生生的吞咽回去。

    不可以在他面前哭!

    在他面前,自己是最骄傲倔强要强的那个!

    “我可以不喝茶,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温言拿来药箱,给她上烫伤药。

    他的动作是那样温柔。

    她忍不住问道:“温言,你明知道我种种不好,为什么还对我这样好?你明明恨我,可为什么……”

    “答案你都知道,何必来问我,我不想说,这是我最后一点尊严了。”

    答案只有一个。

    他爱她,深入骨髓,宛若毒药。

    他不肯说自己还爱着他,觉得很卑微可怜。

    哪怕,他的所作所为,早已出卖内心。

    谢婉听到这话,死死咬唇,怕自己哭出声来。

    “那你呢,可有心动,可爱上了我?”

    “我不能爱你,因为你已经娶妻生子了,明白吗?”

    “你……你也不能离婚,你也不能丢下你的孩子不是吗?我们这样算什么?我不想变成小三……”

    她终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温言的心瞬间绞痛起来,温柔擦拭,低沉浅语:“谢婉,你要是早点喜欢我,那该多好?”

    早点喜欢,是不是就不是现在的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