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759章 奇葩队友

第759章 奇葩队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她拉着陆厉上前,可是他站在原地,宛若磐石,根本拉不到。

    她狐疑地看着陆厉,不解的看着他:“都到我们了,怎么不进去?”

    “你给我挂的什么号?”

    “男科。”她弱弱的说道:“我绝对相信你的能力,但是……但是我想给你做个孩子,我们都做个检查,也好备孕不是吗?”

    “好,你求个心安,等会在收拾你。”

    他狠狠眯眸,搂住她的蛮腰,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她疼的龇牙咧嘴,走路都不正常了。

    两人进去,坐下的时候,她疼的弹了一下。

    陆厉被带进去检查,大概过去了十分钟,病理报告拿了出来。

    “没什么大问题,三十岁的男人火气如此旺盛,注意多败败火,这个需要老婆帮忙的。”

    “呦,你老婆体型太瘦了,要加强锻炼。”

    “没问题啊?那我肚子为什么没动静啊,我也没问题哎。”

    “怀孕呢也要讲究缘分的,比如排卵期易孕,还要注意生冷忌口,太多细节因素了。”

    “这个无法强求的,两位要是急于要孩子,可以考虑试管婴儿的。没问题,你先生身体好得很呢,你有福气了。”

    医生笑的意味深长。

    而林初夏却浑身颤抖。

    这……这是啥意思?

    她有什么福气,分明就是灾难吧。

    “谢谢……谢谢医生。医生,你别冲我笑了……笑的我心里毛毛的。”

    林初夏颤抖的说道。

    医生送他们出去,没想到陆厉没有着急回去,而是要了一间VIP病房。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要病房?”

    “你们都出去吧,我没有需要,你们不必过来。”

    护士也不解他的行为,vip病房那么贵,他没生病,也不需要住院,要这个干嘛?

    房门关上,林初夏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陆厉扑倒在硬板床上。

    “懒得回去了,附近也没有酒店,在这儿先将就吧。”

    说罢,麻利地脱她衣服。

    要不是考虑到等会还要出去,他真的没有耐心一件件脱,按照以前的脾气,早就撕裂了。

    这死丫头竟然带他来看男科!

    即便她信任自己的能力,只是为了要孩子,身为男人也不能容忍。

    一定要把她扑倒,把她弄哭,让她明白自己的厉害。

    这些天纵着她,一直等她心情恢复。

    纪月来了,她的心情好了点,就这么猖狂了是不是?

    不给点颜色,她怕忘记在床上,谁上谁下,谁占据主导权。

    “老公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能……能回家吗?这儿是医院啊。”

    好羞耻啊!

    这么急切的吗?

    她许久没有和他发生关系,差点忘记陆厉是吃肉的。

    真是轻敌了。

    她恨不得把自己变成空气,彻底消失的那一种,她是真的吃不消啊。

    “晚了!这次哭着求饶都没用!”

    整整一个小时,林初夏不知道自己如何度过的。

    就像是溺水的人,抱住唯一的浮木,在浩瀚的大海中上下沉浮。

    而那浮木就是陆厉,自己只能紧紧攀附在他的身上,随他一起沉沦。

    到最后,她精疲力尽,被他抱进浴室清洗身子。

    陆厉帮她穿好衣服,然后把她抱起,想要出去。

    林初夏埋首在他怀里,急急叫停。

    “等……等一下,床单……”

    陆厉看向床单被褥,有着斑驳的痕迹。

    即便窗户打开,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情欲的气息,证明刚刚的疯狂。

    能不能要点脸,在医院做坏事,可不能留下证据啊。

    不然等会护士查房,那可怎么办?

    陆厉直接把床单被褥打包起来丢入了垃圾桶,才带她离开。

    一路上,她的脸颊都是通红的。

    “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

    “陆……陆老四,你什么时候吃素啊?”

    现在,她越发怀念陆厉吃素的那些日子。

    真的是美滋滋啊。

    陆厉闻言,舔了舔薄唇,露出意犹未尽的模样,可把她吓坏了。

    “抱歉,一旦改口,就再也换不回来了。”

    林初夏听到这话,欲哭无泪。

    回到家,她走路一晃一晃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纪月是典型的腐女,毕竟写过耽美的人。

    “我擦嘞,你和陆厉特地出去干坏事的?不行不行,我要把我哥带回去了,在这儿实在是太打扰你们了,我都良心不安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初夏面红耳赤,忍不住辩解。

    “那是哪样?难道……你们没干坏事?”

    纪月不怀好意的说道。

    得知纪年无事,她也就放松了,还有兴趣在这儿跟林初夏开玩笑。

    此话一出,她的脸颊更红了,纪月便明白了。

    “看在这次你也救了我哥的份上,上次你出卖我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

    “不是我,是陆厉发现的……”

    “别管那些了,反正都过去了,我有新资源你要不要。”

    “怕了怕了,我还是不要了……”

    林初夏拖着沉重的步伐,顽强的爬台阶。

    “让你征服陆厉,你也不要?”

    林初夏闻言,停了下来:“怎么个征服法?”

    “来来来,姐姐教你。”

    纪月鸡贼的笑着。

    ……

    夜幕降临,林初夏洗完澡,在浴室里点燃了熏香。

    然后擦拭头发出去,道:“陆老四,你进去洗澡吧,我等你睡觉哦。”

    陆厉还在看文件,没注意到她嘴角那一抹坏笑。

    “马上来。”

    林初夏看到他进去后,麻溜的出去,把门反锁起来,甚至在外面放了个和门一样高的隔板,保证陆厉无法越门出来。

    纪月出来吃宵夜,看到这一幕不禁好奇:“你这是干什么?”

    “我给陆厉下药了。”

    “下药了你不在里面,你在外面干什么?”

    纪月瞪大眼睛,一脸的匪夷所思。

    那熏香有催情和迷药的成分,不至于昏迷,但会让人头昏脑涨。没点抵抗力的人,会找不到东南西北。

    她还送了手铐脚拷,保证这次林初夏能够征服陆厉,把人训得服服帖帖。

    可她倒好,竟然敢缺德事!

    “他老欺负我,我也要狠狠的报复一次,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林初夏,你可真是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啊。我真不敢想象,陆厉出来会是什么景象!”

    纪月捂着脸,脑壳子疼。

    奇葩队友,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