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749章 重生的喜悦无人分享

第749章 重生的喜悦无人分享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就在这时,身后竟然传来一道口哨声。

    她忍不住回头看,看到穿着运动服的傅西城竟然跑了过来。

    “他不陪你跑,我陪你跑。”

    “你……”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跑啊。”

    傅西城不等她说完,拉着她的手腕就开始跑了起来。

    他还不忘挑衅的看了眼车上的陆厉。

    陆厉狠狠蹙眉,赶紧开车跟了上去。

    “你男人可真没良心啊,你在下面挥汗如雨,而他坐在车内,逍遥快活。如果我是你,早就把他休了,找个更好的男人嫁了。”

    林初夏跑的气喘吁吁的,根本没力气说话。

    一个跑步而已,怎么就要换人了呢。

    她跑了二十分钟,实在不行,选择放弃。

    陆厉立刻赶了过来,道:“心肺功能依然有些弱,还需要继续加强。心跳每秒……”

    “你怎么知道?”

    “你戴的腕带可以测量数据,我一直在记录。”

    林初夏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在车上一直在帮自己记录。

    他拿来毛巾和温水,道:“接下来几天,训练可以减小。”

    “你良心发现了?”

    “你月事要来了,笨。”

    陆厉无奈的敲了敲她的脑袋。

    林初夏这才想起,自己的姨***确要来了。

    以前都是手机APP提醒自己,如今……都是活人提醒。

    “你怎么来了?你我似乎是敌人,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眼皮子底下,似乎不合适吧?”

    陆厉倒也没小气,递了一瓶水过去。

    “没下毒吧。”

    他笑着说道,拧开喝了起来。

    “看来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我继承了上一任的死令,你的确该怕我。”

    “你高估自己了。”

    “哎,没有一点弟弟的样子,好歹我也是你兄长。”

    “等会?你们什么关系?”

    林初夏在一旁听的蒙圈。

    “他父亲是我母亲的亲哥哥,他是我表哥。”

    “我姐夫是你表哥?”

    “他是你姐夫?”

    林初夏这才想起来,似乎自己还没告诉陆厉自己和傅西城的关系。

    她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没想到她们和傅西城的渊源还挺深的,到处都沾亲带故。

    难怪,谣谣和陆陆一样,都做了换心手术,是因为家族遗传。

    当然也有例外,傅西城就没有出事,到现在心脏一切正常。

    这也给了她希望,她也能生出个健康的宝宝。

    “你来是干嘛的?”林初夏好奇的问道。

    “检查你的运动结果,顺便道谢。”

    “给你准备了礼物,回家查收。”

    他温柔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

    只是这个笑,有些意味深长。

    傅西城也没有逗留太久,就离开了。

    走之前,和陆厉说了一句话。

    “还是不要领证了,一旦领证,她就会出现在陆家户口本上,也就会出现在我的死亡名单上。我真的会动手!”

    他说这话的时候,云淡风轻,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陆家那么多条性命,他仿佛根本不放在眼里。

    谁都不想被一个杀手惦记,不知道对方何时动手,会带什么人,在什么场合。

    这种猜测,提心吊胆的感觉并不好受。

    陆厉眯眸,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声无息的捏紧拳头。

    既然如此,只能先发制人!

    两人回到家中,佣人说有人送来了礼盒。

    她们怕有危险,也不敢拆开,就放在门口。

    林初夏倒不怕,傅西城对别人如何她不清楚,但是对自己还没有伤害过。

    她很好奇,傅西城会送什么。

    她打开来看,发现竟然是女王婚纱。

    她瞪大眼睛,立刻塞了回去,怯生生的看着陆厉:“他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栽赃家伙吗?”

    “他留了贺卡。”

    林初夏立刻看向贺卡,上面留下一串字。

    “这是给你姐姐的礼物,但是她已经无法穿上。生不同死时,送给你慰藉相思之苦。”

    “姐姐去世了,再也穿不上这婚纱,所以……送给我吗?”

    她摸了摸脑袋,看不懂那句“生不同死时”。

    “不管如何,先收下吧,好好藏着,免得东窗事发。他不会接发你,只是你也无法穿出去。他想要慰藉相思,你就随他去吧。如果能还回去更好,毕竟这礼物很烫手。”

    “哎,下次我见到他再说吧,我觉得他快要疯了,得了臆想症。”

    林初夏无奈地说道。

    她把礼盒收起来,殊不知傅西城打着别的算盘。

    今天很是热闹,平常安静的家里,今天不仅有礼物,还来了客人。

    来人竟然是德古拉。

    “林小姐。”

    他毕恭毕敬的喊着。

    对于他的到来,林初夏很疑惑:“简出事了吗?”

    “少爷很好,如今去国外强化物理治疗一个月,已经可以奔跑跳跃,并且骨骼恢复如初,体态体型都是二十多岁小伙的模样了。”

    因为简出去秘密治疗,封闭性一个月,所以也没能参加露西娅的婚礼。

    她也不知道他恢复如何,现在听德古拉这么说,也就放心了。

    “这样很好啊,那你找我干什么?”

    “少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少爷少了个分享喜悦的人。”

    德古拉说这话的时候,战战兢兢的看向陆厉。

    果不其然,陆厉的面色阴沉了一大半。

    空气也陡然凝固几分,室内温度急剧下降。

    “额……”林初夏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话背后的含义。

    “少爷回来后,多年顽疾终于好了,体内的毒素排除干净,但他并不开心。每日都忙于工作,把自己彻底封闭起来。他不愿意接触外人,每次都是通过我下达命令。他以前被困在城堡,寸步难行,可现在可以自由活动了,他却不想出去。”

    “少爷这一个月在国外,是我陪着他度过的,每次看他康复训练那么痛苦的时候,我都难受。本来训练长达三个月,可是少爷硬生生缩短到一个月就结束了。他为的,就是早点回来,让你看到他康复的样子!”

    “可回来后,他没有找你,因为顾及到陆先生。但……我想你们无法做情侣,但好歹也是朋友对不对?你知道少爷喜欢你,但少爷可从没有为难你,你就当是为朋友庆祝,陪他分享重生的喜悦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