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742章 能不能变成景谣?

第742章 能不能变成景谣?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他们终于找到一处背靠山阴的地方,很是偏僻,周围全都是高大的灌木丛。

    这个坡度很好藏身,哪怕人下来了,也很难发现这儿有一处凹进去的地方可以藏身。

    林初夏的心跳一直没有回归正常,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吓得。

    扑通扑通快速跳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跳出嗓子眼。

    她不知道这一个小时自己是如何撑过来的,一直都是傅西城半拖半拽着,把她拉了过来。

    她停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傅西城也好不到哪里去,坐在一旁,捂着伤口。

    她缓和过来,想到傅西城的伤。

    “伤势怎么样?”

    “死不了。”

    他勉力说道。

    “你的脸色太差了!”

    林初夏强行扯开他的手,他竟然没有力气反驳。

    鲜血染红了整个掌心。

    如此剧烈的运动,怎么会不牵扯伤口,哪怕是铁打的人也支撑不住啊。

    她赶紧打开药箱,回忆之前医生的止血过程。

    此刻,终于派上用场。

    “我……我学艺不精,只是看了一遍,记住了那些用药。我现在给你治疗,如果……出了岔子你不要怪我。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不及时医治,估计都等不到明天的太阳,我……我也是初次下策……”

    “别婆婆妈妈了,再说下去我真的要死了。”

    傅西城无奈的说道。

    林初夏也意识到自己的废话有些多。

    她颤颤巍巍的拿起剪刀,手指颤抖:“那……那你撑住。”

    “我相信你,来吧。”

    短短四个字……

    我相信你,似乎一瞬间给了她无穷无尽的勇气。

    她用力点头,握着剪刀的手都坚定很多。

    要想继续缝合,需要把之前的线拆下来,这对医生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林初夏来说,实在是太有挑战性了。

    她不断地用棉签涂抹伤口,将鲜血清洗干净,可设备有限,只能单纯的依靠药物,还有傅西城自身的愈合能力,实在是难以言喻。

    但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她有些庆幸,帮医生做手术的时候,自己很紧张,所以对一切流程都记得一清二楚。

    药量用量也分毫不差。

    但……最难得就是拆线和缝合了。

    她下手不知轻重,再加上没有麻醉剂,一切都需要他强忍着。

    她看着他咬紧牙关,面容扭曲的样子,就知道他此刻疼痛万分。

    线条从肉里抽出来,她看着都觉得疼。

    她看到血肉翻腾,里面白肉都露了出来,差点吐了出来。

    医生,真的是神圣的职业。

    “是……是不是很疼?”

    “你……你是想疼死我吗?”

    他勉力说道,一句短短的话说出来气喘吁吁的。

    “我……我没有……”

    她真的很努力的在救人了,她觉得现在让她再做高数题,都比在这儿救人简单的多。

    “对不起,你忍着点,线已经拆下来了,伤口也不冒血了,我给你缝合。”

    “你看我如此痛苦,是不是良心不安,于心不忍?”

    他喘着粗气,趁她换线的空档,调整呼吸,尽可能平静地说道。

    林初夏连连点头,她现在紧张的要命。

    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痛苦。

    “那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缓解痛苦,你要不要?”

    他的声音闲适随意,有些慵懒的感觉,低沉微微暗哑,格外的有腔调。

    像是大提琴敦厚的夜曲,让人微微神往沉迷。

    他明明此刻狼狈至极,可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宛若……一只绝美的妖孽,正深邃的看着自己,目光幽寂。

    林初夏立刻接话,如果有办法帮到他,她自然万死不辞。

    他可是自己的亲姐夫,她亲侄女的爸爸啊,自己能怠慢吗?

    “能不能……变成景谣?这样我就不会痛了。”

    “变成……姐姐?”

    “嗯,让我再见见她,好不好?”

    他柔声说道,敲打着林初夏的心脏。

    他对景谣的爱,无与伦比,早已跨越生死结界。

    林初夏有些为难,最后还是点头了。

    “如果是姐姐,她会怎么做?”

    “她呀……”傅西城念了一声,嘴角勾起了笑意,像是跌入了幸福的漩涡。“景谣很温柔,对人善良真诚。她知道我是黑道傅家的人,有时候要出任务,她都会担惊受怕,睡不好觉。我若带伤回来,她会一边掉眼泪一边给我医治,她一手的医术都是因为我学会的。”

    “她会故意弄疼我,然后说以后都不要和我好了,十分小孩子气。她舍不得我受伤,不让我去拼命,她一直在等我回家……”

    “她总是叫我……”

    “阿城。”

    那一瞬间,林初夏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接上话,脱口而出。

    大脑甚至都来不及运转。

    说完后,她对上傅西城的视线,他有些错愕惊讶,不可置信。

    林初夏本还犹豫如何入戏,但看他这个表情,看来自己说对了。

    难道……这就是血浓于水的感应吗?因为是一母同胞,是亲姐妹,就算一方已经去了天堂,另一个人冥冥之中也能感应到?

    她甚至都有些相信傅西城的话了,他说姐姐一直在身边陪着他,难道姐姐看到这些,想要通过自己的口,和他好好地说会话吧。

    她微微垂下云眸,手上开始有所动作,给他缝合。

    他还处于惊讶中,没回过神来,感受到疼痛才稍稍缓和。

    他道:“你叫我什么?”

    “真是越来越糊涂了,我不是一直这样叫你的吗?你看你……又弄得一身伤,你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想想我和谣谣。”

    “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孩子怎么办?我们都需要你啊。”

    林初夏说着说着,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

    她能理解姐姐的心情。

    陆厉每次受伤,她都难过的要命,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她怎么办。

    所以,傅西城每次出任务,她肯定在家寝食难安吧?

    她都不用猜想,都知道姐姐会说什么话。

    因为感同身受,而……眼泪肆意,无法控制。

    她不知道代入的是自己的感情,还是姐姐的,总之……心里不痛快,很疼很难受,像是压了一块巨石。

    “对不起!”

    傅西城紧紧握住她的手,她吓了一跳,针尖都没入肉里,而他似乎感受不到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