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712章 她输给了男人

第712章 她输给了男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陆长宁听到女儿那一声爸爸,心都狠狠软了。

    他紧紧抱着陆陆,她都这么大了,自己从未抱过她。

    乔希不止一次问过他后不后悔,起初是后悔的,但后来由不得他后悔。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有舍有得,割舍她们母女的时候,他并不好受。

    “陆陆,对不起,是爸爸不对。”

    “爸爸……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和妈妈一直在等你。”

    陆陆软糯的嗓音响起,敲打着他的心脏。

    他抬眸,怔忪的看向不远处的温以晴。

    两人相隔不远,可是……中间却隔着天堑。

    最终,温以晴朝着他走来,声音沙哑哽咽。

    “陆长宁……好久不见。”

    短短七个字,包含沧桑和思念。

    他真的还活着,当初的执念是对的。

    冥冥之中,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自己,他没有死。

    没有找到尸体,他就还活着,哪怕十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要坚持不懈的等下去。

    别人可以当他死了,她不能。

    一旦连她都承认,那她便没有丈夫,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

    一个信念,让她苦苦支撑六年。

    未婚先孕,饱受流言蜚语。

    而他明明活着,为什么不与她见面?

    他怎么这么狠心?

    “以晴……”

    再见昔日的爱人,陆长宁心中有千头万绪,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此刻,一切的言语都显得太过苍白。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有人走了过来。

    乔希前来接机,却看到这幅画面,顿时明白他们一家三口相认了。

    “那……那我在车上……我先回去等你吧。”

    他本想说在车上等,但又觉得她们一时半会肯定说不清楚。

    他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可没想到陆长宁开腔:“你先去车上,等会我去找你。”

    “我不急,你和温小姐吃个饭,多陪陪孩子吧。不必急着回来,公司的事情我可以应付。”

    乔希先心软了,他囚禁陆长宁这么多年的自由,也该给他选择的空间。

    不论他选择谁,自己都尊重他的答案。

    况且,陆长宁重情重义,哪怕和温以晴在一起了,也会帮他处理完凯特林的事情,不会弃他于不顾。

    这就够了,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他正欲转身离去的之际,感受到一对强烈的视线。

    他抬眸看向温以晴,四目交汇。

    乔希礼貌颔首,算是打过招呼,转身离去。

    陆长宁抱着孩子上前,道:“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先把孩子送回去吧,我怕……你说的那些,孩子承受不住。”

    温以晴苦涩的说道,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的未来。

    陆长宁看到她落寞的苦笑,心脏狠狠疼着。

    他并未多说,将陆陆先送回了集团,随后找了一家中餐厅。

    温以晴还记得他的口味,点的是他当年爱吃的。

    他喜欢吃清淡的口味。

    点完后,她微微窘迫,急忙叫住服务员,问道:“我……我都忘了,我和你已经六年没见面了,你的口味说不定早就变了。你……你看看你爱吃什么,你来点吧。”

    “不用,口味没变。”

    她的小心翼翼落入他的眼中,让他微微心疼。

    曾经,这个女孩朝气蓬勃,有自己的想法,不依附于任何人。

    在外人面前强势,可是在他面前,就像个小女孩一般。

    可如今时光荏苒,六年的磨砺让她锋芒毕露。

    这六年……她没有别人可以依靠,还要照陆陆,一路都很辛苦。

    哪怕他暗中帮助,却依然无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上菜的空档,气氛有些沉闷。

    最后,是温以晴先开腔。

    “其实……这些年一直不肯承认你已经死了,是因为我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你的存在。”

    “温氏集团因为我父亲的决定,好几次陷入危机,都化险为夷。那些合作商嘴上说是念着旧情帮助我们,但我并不相信。我去查了,却毫无头绪。”

    “现在想来……你在帮我,对吗?那些人是怕你,所以才出手帮助温家的。”

    “是,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陆长宁低沉的说道,心中满是愧疚。

    “我一直不肯去京城祭拜你的衣冠冢,我怕……连我都觉得你死了,那你就真的死了。但最后我还是去了,带陆陆认祖归宗,那日墓园……你是不是也在?”

    “嗯,你发现我了。”

    “并没有,我没看到任何可疑的地方。是我感受到你的气息、你的眼神……从你被送到曼尔顿的那一年,我们就认识了,我们在一起相处了十多年,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我太熟悉了,比熟悉自己还要清楚……”

    “所以,那日参加凯特林家宴,我看到了你。我就怀疑你还活着,可阿厉打消了我的疑虑,说你已经死了。我没有追究,并非是我相信了这些说辞,而是我怕……我追究的结果,会让我心碎。”

    “除非你失忆了,忘记了我,否则我不敢猜想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那我……情愿你死了……”

    温以晴强忍着眼泪,一直没让自己太过狼狈。

    她六年前还会放肆的哭一哭,可现在……眼泪对于她来说,早已是奢侈品。

    尤其……是在自己最心爱的男人面前,她不想把自己变成深闺怨妇,让他可怜自己。

    哪怕自己输了,也要输的光明磊落,漂漂亮亮的。

    她以前觉得,离开陆长宁自己会活不下去。

    可现在,她发现离开他,除了心脏空空的,但她日子还是要过的。

    为了温家,为了陆陆,她会好好的活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阿厉陷入危机,我想我不会再用陆长宁这个身份,也不会和你见面。六年前,我还很执着。我想要活着,去见你和孩子。但当我留在乔希的身边越久,我发现我越来越无法割舍下他。”

    “我和乔希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

    “你是在告诉我,我喜欢的男人爱上……别的男人了吗?”

    温以晴声音颤抖的响起。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她们连孩子都有了,可陆长宁却爱上了男人。

    他的性取向,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她没有输给别的女人,而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