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702章 姐姐

第702章 姐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林初夏知道,心里滋味最不好受的就是季修了。

    阿姨说他完全就是自找的,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和陆微在一起,可是他就是不开窍,将到手的鸭子白白拱手让人。

    虽然季悠然说话不好听,可暗地里也很关心,让林初夏多陪陪他。

    男人要面子,不会跟长辈说,又不愿意跟兄弟提起,她是个女孩子,安慰也合适一点。

    季修这段时间,一直在上面走动,才让厉训那么快拿到证明。

    纪月当初教她们怎么做,一切都准备妥当,就差一个东风了。

    有人要把虚假消息传给厉训,而军医院只有季修能联系的上,他的话也最有可信度,厉训肯定不会有所怀疑的。

    她找到季修的时候,他听完全部计划,沉默了良久,才回答了两个字。

    “我帮。”

    这两个字,仿佛用尽他全身的勇气。

    要是没有季修的推波助澜,陆微和厉训也不会如愿以偿的走到这一步。

    陆微一直想找他当面致谢,可被他回绝了。

    他调了假期,这几天在外面喝得烂醉如泥。

    林初夏见到他的时候,他满身酒气,可是却很清醒。

    有不少女孩子前去搭讪,都被他冷漠回绝。

    “帅哥哥,我能坐在这儿,和你一杯酒吗?”

    “坐吧,但你不能喝酒,只能喝果汁。”

    林初夏就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坐在了他对面。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听汽水,插上了吸管,悠哉悠哉的喝着:“已经自备了,不用麻烦。”

    “你也不用来找我,我没事。况且这些都是我自愿做的,又没有人逼我,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幸福而已。”

    “但难过是真的,毕竟幸福不是自己给的。”她轻声说道:“这个就不说了,反正我就想陪着你,免得我的帅哥哥给外面的妖艳贱货劫色了,那就亏大了。”

    季修听到这话,被逗乐了,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别踢我了,你和陆厉怎么样?新婚燕尔,也不出去度蜜月,而且他每天夫公事繁忙,也没有多长时间陪你,你也不抱怨吗?”

    “相互理解嘛,他对我很好啊,白天虽然忙,但晚上从不加班,带我吃各种好吃的。”

    “你太好骗了,陆厉可真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们季家的掌上明珠勾搭走了。相较之下,你姐姐……”

    话还未说完,季修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立刻抿唇。

    林初夏怀疑自己幻听了,怎么说着说着,提到她姐姐。

    她有姐姐?

    “姐姐?什么姐姐?”

    她狐疑的问道。

    “没什么。”

    季修赶紧呷了一口酒,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不对,我刚刚听得很清楚,你说我姐姐……怎么,我还有个姐姐吗?我不是独生女?”

    “我不能说,姑姑会打死我的。都怪喝酒误事,不喝了。”

    “不行,你必须交代清楚,不然……我就去问舅舅阿姨了。”

    “别,那不就等于告诉他们,是我说漏嘴了吗?”季修急了。

    “那你告诉我!”

    季修最后举手投降,一五一十的坦白。

    “你还有个姐姐,比你大很多,不过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怎么死的?”

    “仇杀,凶手已经死了,这事也不了了之了。姑姑一直都耿耿于怀,家里已经没人提这个了。”

    “姐姐……嫁人了吗?”

    “有丈夫有孩子。”

    “傅西城?”

    林初夏猛然想到一个人。

    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季修,见他点头,她震惊的捂住了嘴巴。

    傅西城一再告诉她,他的亡妻和她长得十分相似,刚开始见面谣谣都把她认错。

    她当时还在纳闷,两个人到底相似成什么样,才能连孩子都认错。

    现在她才得知,自己还有个亲生姐姐。

    而傅西城,竟然是自己的姐夫!

    难怪,每次傅西城看自己的眼神都那么复杂。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舅舅阿姨都没有跟我说过?谣谣竟然是我的亲侄女?阿姨能把我认回来,为什么不把谣谣也接回来?”

    她一想到要要一个女孩子,跟着傅西城后面东奔西走。

    而且傅西城的职业那么危险,万一连累到孩子怎么办?

    “你当姑姑没有去劝过吗?但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和傅西城在一起了。他们两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早已私定终身。姑姑给过她选择,一旦她留在傅西城身边,那她一后是生是死,是穷是富,都和季家没有关系了。”

    “季家是政府高层,而傅西城是黑道组织,一旦交往密切,那季家就会被人抓住把柄,万劫不复。姑姑性格沉稳,哪怕她再心疼你姐姐,也不会拿整个季家开玩笑。”

    “之所以认你,是因为陆家行事作风还算干净,可一旦涉及违法的事情,季家保不了你。”

    “姑姑,也有姑姑的难处。”

    季修幽幽的说道。

    林初夏脑海中浮现出季悠然的样子,这一辈子似乎都在为季家操劳,而自己……却耽误到现在。

    “那你知道姑姑和影子大叔的事情吗?”

    “姑姑那一辈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景安和姑姑比较亲,可能知道的比较多点,不然就是大伯和父亲了。”

    “不过我敢肯定,姑姑肯定被那个混蛋伤害过,才让姑姑性情大变的。我经常听到我爸在劝姑姑,让她忘掉那混蛋,找个好人家嫁了,外界都嘲笑姑姑是老处女,因为太凶了,才嫁不出去。”

    “胡说八道,要是阿姨想要找男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林初夏不悦的说道。

    “可是,姑姑放不下那混蛋,就是不肯找啊!要是让我揪到那家伙,我一定要他好看!”

    季修紧紧捏拳,恶狠狠的说道。

    “我也是!”林初夏雄赳赳气昂昂的说道,随即问道:“可……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啊?”

    “我旧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要去部队训练新兵了,有的忙了。”

    逃避不是解决办法,但现在也找不到更适合的了。

    因为季修喝酒的缘故,不能开车,所以林初夏把他送了回去。

    晚上在那儿吃了晚饭,陆厉来接自己,两人才一起回去。

    这段时间,因为陆微的事情,她忙得团团转,如今终于告一段落了,她也能好好休息了。

    她洗了热水澡,赶紧钻入被窝,困意袭来。

    可还没完全睡着呢,一只大手不规矩的从她衣摆钻了进去。

    她瞬间打了个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