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686章 他生来就是棋子

第686章 他生来就是棋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傅西城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猜到露西娅跟她说了什么,抿唇不语,只是将她打横抱起。

    而她,像是木偶一般,也没有拒绝。

    回到了客房,她一句话也没有,眼神也没有聚焦。

    傅童谣已经拿来了早饭,面包上是她亲自刷的草莓果酱。

    “爹地,妈咪怎么了?”

    她拉了拉傅西城的衣袖,担心的问道。

    “你去哄哄妈咪,她现在……可能有些难受。”

    “谣谣可以做到吗?”

    “嗯,去试试。”

    谣谣来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小心翼翼的说道:“妈咪,你看看我好不好,我是谣谣。”

    林初夏不说话,傅童谣亲了亲她的脸颊。

    她的唇瓣有些温度,触碰在她冰冷的身体上,让她有了思绪。

    她想哭。

    想放肆的哭一场。

    她才刚刚结婚,就得治这样的事情,为什么?

    老天爷会不会太残忍了?

    她紧紧地抱住了谣谣,哭的稀里哗啦。

    一开始只是小声抽噎,肩膀抖动,但到后来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哭泣。

    “妈咪,你别哭了,你这样哭,谣谣也好难过……”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不公平,根本就不公平……”

    她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到最后眼睛干涩红肿,疼得厉害。

    谣谣也陪她哭到现在,两人一人一颗热鸡蛋,敷着眼睛。

    “妈咪,你好点了吗?”

    林初夏已经回过神来,眼睛挤不出一滴眼泪,只能僵硬的扯动嘴角。

    “谣谣,你该做功课了,这儿交给爹地吧。”

    “那爹地好好照顾妈咪。”

    谣谣恋恋不舍的离开。

    她一走,傅西城坐在她的身边,道:“这个世道,从来都没有公平,所谓的公平都是捏在强者的手中。”

    林初夏听到这话,心头微微感触。

    是啊……这个世界没有公平,那些所谓的公平都是强者说的算的。

    自己那么渺小,又有什么用?

    “我想去看看简和乔希……可以吗?”

    “你不想让夫人知道?”

    “我怕她看到我,会更加生气,最后遭殃的反而是他们。”

    “嗯,可以。”

    傅西城毫不犹豫的答应,此刻林初夏才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个男人,以前一直没有意识到他的危险性。

    可如今,他竟然能在凯特林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可见……他有多厉害。

    而此刻,夫人所在的城堡地下室。

    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座座铁筑的牢房。

    乔希浑身是血,奄奄一息,身上全都是皮鞭抽打的痕迹。

    他嘴角全都是鲜血,眼睛红肿,已经睁不开了。

    他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的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隙,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周围都是暗淡无光的,他有时候觉得,自己活着还不如死了。

    可活着……还有放不下的人啊!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听到了哭喊声。

    简在牢房外,被德古拉死死束缚着胳膊,动弹不得。

    “够了,不要打了,明明犯错的是我,是我封锁了全部消息,你为什么要打二哥!错的是我,你冲我来啊!啊——”

    他撕心裂肺的呐喊着,疼的钻心。

    每次……

    每次他做错事,都是二哥替他受罚,为什么!

    夫人听到他的哭喊,微微眯眸,转身看着他。

    “心疼了是吗?现在知道兄弟情深了?我告诉过你,你胆敢骗我,我一定不会轻饶。乔希只是开始,接下来我会亲手杀了林初夏,这就是你欺骗我的代价!”

    “你疯了!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可怕的人!想生不能生,想死不能死,你就是魔鬼,你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二哥也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能这样!”

    “他生来就是棋子,为你而生,为你而死。你没有完成大业,我不会让他死的,他是你成功路上的垫脚石。但,我会让他生不如死。这就是你欺骗我的代价,简,你对我从不说谎,也从不会违抗我的命令。可是,你近两年来,三番两次的欺骗我,反驳我,所有的根源都是林初夏,我决不轻饶。”

    “你如果不能把你心爱的女人娶回家,那我就帮你斩草除根,不会让她成为你的绊脚石。”

    “她不爱我,你让我如何拆散?你根本就是疯子!你就这么想要凯特林吗?”

    “没错,我就是要凯特林!”夫人狠狠眯眸!“你以为不争不抢,就能活下去了?我不争不抢换来了什么,我两个孩子……变成这样。那我就要做最强的那个人,无人可挡。你现在恨我,但你以后会感激我的!我这不是在害你,而是在帮你!”

    “为什么是我?二哥这些年难道不让你满意吗?他明明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你为什么偏偏选我这个残废?”

    简声嘶力竭。

    这个问题他想了二十三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选中他这个残废,乔希到底哪里比不上自己?

    难道就因为他喜欢男人,无法为凯特林传宗接代吗?

    从小,母亲就有偏见,哥哥永远是为他受罪的哪一个。

    他知道乔希恨自己,但同样……他和自己一样,都痛恨夫人。

    那个带给他们生命的母亲,却把他们教育成野兽,忘却了世间冷暖,只有残酷和血腥!

    “他怎么配和你相提并论?”

    夫人阴沉沉的说道。

    “你下次胆敢再违抗我的命令,那明日坐在轮椅上的就是他了!”

    “你……”

    所有的话都哽咽在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夫人的毒辣,他是知道的,绝对不是随便说说。

    可,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啊,怎么能心狠至此?

    夫人转身离去,和简擦肩而过的时候,幽幽说道:“不要再违抗我的命令,也不要让我失望,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下一个就是林初夏,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罢,夫人提步离开。

    而简挣脱德古拉,都来不及推动轮椅,直接跌落在地,爬了进去。

    德古拉立刻把他搀扶到奄奄一息的乔希身边。

    “哥,二哥!德古拉,叫医生,赶紧叫医生啊!”

    “是是是……”

    德古拉也慌了,赶紧去叫医生。

    一时间诺大的牢房,只有他们两个。

    “K……K呢?”

    “他还没回来,很快就回来了,你千万别出事,他还在等你!”

    “K还在等我,他……还在等我。”

    乔希已经丧失了意志,来来回回都是这两句。

    知道他会回来,所以……不敢死,也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