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666章 你……恨我?

第666章 你……恨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我不是你,可我却陪在产房外面,听得心里不是滋味。我痛恨我自己,死的该是我,不应该是你。”

    “可现在,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你自己策划的。而我们这些人,被你瞒在鼓里,被你耍的团团转。陆长宁,是你丧心病狂,还是我彻底疯了,才听到这些胡言乱语?”

    陆厉眸光狰狞,里面……竟然泛起了泪光。

    这绝对是他三十年以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陆长宁看着他近乎癫狂的样子,拳头无声无息的捏紧。

    指甲深深嵌入肉里,疼的有些麻木。

    这点痛,怎么比得上心头的痛,怎么比得上陆厉的痛。

    鲜血温热,顺着指间缝隙落下,染红了拳头。

    他的脸,早在那次意外中毁掉了。

    也伤到了面部神经,哪怕换了一张能看的脸,可是她无法做出喜怒哀乐的表情。

    此刻,哪怕心脏早已裂开了一条鲜血淋漓的口子,可脸上……依然无动于衷。

    那双黑眸,翻滚着沉痛的巨浪,痛彻心扉。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回不去了。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陆长宁了,可K还会一直存在。

    “阿厉,你要明白,只有活着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有活着,才能保护身边的人。如果我连命都没了,我如何保护以晴和陆陆?”

    “可你现在活着,你保护她们了吗?她们为你流的眼泪,你还看得见吗?你为了一颗心,一条命,换了身份换了脸,成为别人麾下赫赫有名的黑客K。这就是你活着的意义吗?告诉我!是吗?”

    “如果我告诉你,以晴不需要我,而另一个人比她更需要我,有恩于我,我不得不还,你信吗?”

    “乔希吗?恩大与天是吗?就因为他给了你一条命,你要一辈子成为他的走狗,甚至是面首?你抛弃老婆孩子于不顾,还跟我说这样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你以为我信吗?”

    陆厉实在气不过,又是狠狠的一拳。

    “这一拳,是替陆陆和以晴打的。”

    砰——

    又是一拳。

    “这一拳,是为了父亲打的。”

    “而最后一拳,是为了我自己!”

    他字字咬牙,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痛意。

    随后,一拳狠狠挥了出去,带着强劲的劲风,刮在面颊上疼的有些厉害。

    陆长宁闭上了眼,根本没打算躲开。

    可……

    这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后,耳畔传来一声闷响,一抹刺痛紧随其后。

    他立刻睁眼,看到这一拳砸在他身后的木栏杆上,木屑翻飞,刺破了他的皮肉。

    而他的手,早已被木屑深深刺入皮肉,鲜血淋漓。

    “阿厉,你的手……”

    “你我,互不相欠。”

    他痛苦的闭上眼,一字一顿的说道。

    短短六个字,像是抽走了全身的勇气。

    他突然觉得累。

    他为陆长宁活了四年,人不人鬼不鬼,终日在暗无天日的地狱里待着。

    后两年遇到了林初夏,得以赎罪,重见光明。

    他嘴上虽然口口声声说放弃报仇,可心里却依然耿耿于怀。

    一旦放弃报仇,那欠下的债无处归还,就会成为执念、遗憾,深深折磨自己,让他无法睡得安稳。

    他拿着陆长宁给的命,却不能为他报仇,他痛恨这样的自己。

    可如今,所有的恨不过是一场笑话。

    他竟然被陆长宁耍了六年,被自己的亲哥哥耍了。

    枉他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这一时六年之久。

    “你……恨我?”

    陆长宁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声音沙哑无比。

    陆厉听到这话,像是听到笑话一般,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事已至此,难道还想让他大方面对吗?

    这六年来的苦,谁来帮他承受?

    这六年来的罪,又谁来偿还?

    他以前欠了陆长宁一条命,却不想,亲手把他打入地狱的,竟然是自己的亲哥哥。

    万劫不复!

    他没有回答,转身离去,走至半路他顿下脚步。

    “之前在宴会,以晴第一次见到你,还很震惊,问我是不是你。我很肯定的告诉她不是,既然这个谎言已经瞒了六年,那就让它继续隐瞒一辈子吧。另外……陆陆会叫爸爸了,你好自为之。”

    说罢,他提步离去,头也不回。

    乔希看他离去,立刻冲了进去,看他嘴角红肿,早已见了血,不禁十分担心。

    “你……没事吧。”

    “没事,从我撒下这个弥天大谎的时候,我就已经料到这样的结局。我知道阿厉的性格,我是他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可如今……土崩瓦解,他恨我是正常。只是……这个结果明明在脑海里酝酿了千百遍,我以为当它发生的时候,我不会那么疼,可现在才发现,我高估自己了。”

    “他恨我,理所应当……”

    陆长宁吐出这几个字,身子疲惫的跌坐在椅子上。

    那张脸虽然做不了任何表情,可谁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悲伤。

    他小心翼翼藏了这么多年,可现在……全都没了。

    ……

    林初夏在家里等到了六点,现在陆厉都很准时回家陪她吃饭。

    可今天却迟迟见不到人影。

    她也打了电话,可怎么都打不通,最后甚至被挂了,然后直接关机。

    当她听到冰冷的电话提示音后,心脏狠狠一颤,手机都从掌心滑落,掉在地上。

    陆厉关机了?

    两年了,他几时对自己关机过?

    除了那几次失踪,联系不上人以外,此后再也没有过了。

    哪怕是重要的会议,他也会开震动,绝对不会让她找不到人的。

    陆厉出事了!

    她听纪月说起,说他从书房急急忙忙的出去,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她心急如焚,就要出去寻找,却被纪月拦住。

    “你干什么去?慌慌张张的?”

    “陆厉肯定出事了,他的手机竟然关机了。他不会这样的,肯定出事了……”

    她心乱如麻,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纪月眉头紧锁,道:“人家都关机了,你对曼尔顿又不熟悉怎么找人?哪怕你熟悉曼尔顿的大街小巷,这么大的城市,你也找不到啊。”

    “那……那怎么办?”她心慌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