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587章 警告

第587章 警告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简看着她微微犹豫,最后还是抓住她的手,在她掌心轻轻写着:【陆厉来了,他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我以为他明天才能找到这儿,却不想今天就找来了,看来……他一点都放心不下你。】

    “陆老四来了?”

    她眼睛瞬间明亮起来,里面像是燃烧着火焰。

    她的眼睛一直都是亮晶晶的,但从未因为自己而闪闪发光过。

    每次提及陆厉,她总是在笑的。

    他指了指楼下。

    林初夏立刻急急忙忙的下去了。

    楼下客厅,陆厉坐在沙发上,乔希正在款待。

    他听到了脚步声,转眸看去,看到林初夏后立刻起身。

    而她,像是飞燕归巢一般,立刻投入他的怀抱。

    他顺势揽手,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大手穿过她的秀发,怜惜的抚摸着。

    昨天上午,他刚刚查到林初夏的行踪,正准备继续调查下去的时候,没想到简派人来通知,她此刻正在凯特林家的城堡里面。

    除了她安全的信息以外,其余的他都不知道。

    他一晚上没合眼,查到了城堡所在,一大清早就赶了过来,马不停蹄。

    他眼眶布满了红血丝,微微疲惫,可是看到林初夏的那一刻,所有的倦怠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这小妮子就好了,他如何……无所谓的。

    “陆老四……”

    “我来带你回家。”

    短短六个字,让她瞬间心安。

    乔希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看向从电梯上刚刚下来的简,眸色微深。

    简避开了他的目光,怕他知晓自己的狼狈。

    “陆先生来的意图很明显,我们也没有留人不放的道理,陆先生轻便。”

    “不急,我还有别的事情处理,我要找露西娅谈谈。”

    林初夏听到这话,心脏微微一颤,分开了两人的身体。

    “乖,只是生意上的事情,没有别的牵扯。”

    她点点头,她只是本能反应而已,毕竟露西娅也算是自己的情敌。

    她相信陆厉,肯定不会对不起自己的。

    “那好,不如中午留下来吃午饭吧。”

    “嗯,我很乐意在凯特林家做客。”

    “这个城堡也很多年没有外人进来了,欢迎。”

    乔希笑着说道。

    陆厉让林初夏乖乖留在这儿,随后离开。

    乔希来到简的身边,道:“别忘了你告诉母亲什么,如果母亲在这儿,看到她未来的儿媳妇跟别人搂搂抱抱,只怕他们两个都不会站着离开这扇大门。”

    “母亲不在,你也会帮我保密,下面的人也不会多嘴,她不会知道的。”

    “如果我是你,不会让自己深陷泥潭。”

    “我已经来不及了。”

    简苦涩的说道。

    感情如果可以那么轻松的控制住的话,那他也不必如此辛苦了。

    乔希闻言,若有所思,最终没有多说什么。

    ……

    陆厉来到了露西娅所在的那栋楼。

    她早已得到消息,化了精致的妆容,换上华丽的衣服,等候很久了。

    看到陆厉进来的那一刻,心脏都在微微颤抖。

    “伯尼,你来了……”

    “我来找人。”

    “谁?”

    “言希,或者他在这儿有别的名字,应该叫卡罗尔。”

    “你找他做什么?”

    露西娅狠狠蹙眉,面色有些难看。

    “有些事情你自己也可以查到,不需要来问我。他绑走了我的未婚妻,想让我善罢甘休,不和凯特林为敌,那就乖乖把他交出来,免得闹得太僵,两边人都不好看。”

    “在曼尔顿,凯特林是绝对的王者。但你别忘了,凯特林的海外生意也有在京城发展的。我想,兰斯不会为了一个不中用的下人,和我闹翻吧?”

    他言语清淡,听着好似轻描淡写,但露西娅知道这里面有着绝对的威严。

    不抓到言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他……”

    露西娅吐字艰难,小手藏在袖摆中,无声无息的捏紧。

    指甲都深深嵌入肉里,疼的有些钻心。

    他对自己当真没有一丁点留念。

    “准确来说,是为了我未婚妻。”

    这话,更为直白露骨。

    说到底,还是为了林初夏,不为别的。

    露西娅恨恨咬牙,银牙都快要磨碎了。

    最后,她转身打了一个电话,让人把言希找出来。

    但很快有了回复,言希失踪了,目前不在城堡,估计是察觉事态有变,逃之夭夭了。

    “人已经不见了,如果落在你的手里,你尽管动手。”

    “好,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他淡淡的环顾四周,冷声道:“如果你看他,替我转告一声,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知道了,你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她提起心脏,问出这话的时候,仿佛抽走了全身的勇气和自尊。

    她一直在妥协退让,一次又一次的给他机会。

    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在他面前节节败退。

    “有。”

    性感菲薄的唇瓣开启,吐出一个字。

    她心脏颤抖了一下,欣喜如狂的感觉就像是海水涌上心头一般。

    她急急问道:“什么?”

    “不要伤害林初夏,也不要与我为敌。我不参与凯特林的家族内斗,我也不希望有人打我们的主意。适可而止,这是我对你和兰斯的话。”

    “你……你只是跟我说这个?你是在警告我?”

    露西娅狠狠蹙眉,冷冷看着他,不可置信。

    他竟然为了林初夏,警告她?

    “可以算作警告,这次我姑且认为是言希一人所为,但如果还有下次,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连同凯特林在内,我都不会放过。鱼死网破,我并不怕,我更喜欢置之死地而后生。”

    “你为了那个女人,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

    “是!”

    “哪怕是你的性命?”

    露西娅一字一顿的问道。

    “是!”

    短促的一个字,依然没有任何犹豫。

    他没有再说太多,转身离去。

    背影,是那么决绝,没有片刻犹豫。

    她怔怔的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心脏像是被密密麻麻的细针狠狠穿透一般。

    就在这时,言希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恭恭敬敬的站在露西娅身后。

    “多谢三小姐救了我,我以后一定对小姐唯命是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