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537章 一家人会团聚的

第537章 一家人会团聚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良久,他松开她的身子,垂下目光,不去看她的脸。

    “走,快点,不然我怕我控制不住,想要拦下你。”

    陆微咬咬牙,没有任何犹豫,如果她继续拖拖拉拉,对两个人都是一种伤害。

    她下车,拿下了行李箱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机场。

    季修看着她快速离去的背影,心脏狠狠疼着。

    她是个率性而为的女孩子,做任何事情都不喜欢拖泥带水,尤其是感情。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一丁点机会都不给你。

    他想,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喜欢跟人乱搞暧昧的女孩子。

    仿佛能触碰得到,但是却又好像得不到这种朦胧感。

    可现在,他发了疯的希望陆微跟自己玩暧昧,这样……他还可以自欺欺人,认为自己是有机会的。

    他连厉训的面都没见过,就这样宣告失败,还真是丢脸。

    他在机场门口等了很久,总是期待着陆微能从里面出来。

    她后悔了,她不去找厉训了,愿意嫁给自己。

    脑海里反复模拟场景,可到头来却显得愈发可笑。

    他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接到了季悠然的电话。

    想必陆擎找到了季家。

    电话接听,他平复了心情,淡淡地说道:“姑姑想要惩罚我的话,等我回去再说吧。”

    “你是要在外面喝酒,还是回家里来喝?家里好酒虽然多,但是你父亲在,你估计也喝不痛快。”

    季悠然平静的说道。

    季修很惊讶,姑姑是让他去放纵,可以借酒消愁吗?

    “姑姑……你还是我姑姑吗?”

    他泄露了维克拉的消息,不应该处罚自己吗?

    “我当然是你姑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好受,出去放松了再回来吧。你爸这边我来处理,他说你没出息,到手的老婆也能飞走。”

    “她心里没我。”

    季修苦涩说道。

    “那以后再找个好的吧,男人三十岁成家立业也可以。别那么大压力,喝完酒找代驾回来,别给我知法犯法。”

    “姑姑……你好像开明了很多。”

    “抱歉,错当了二十年严厉的姑姑,严厉的妹妹,我会慢慢改正的。”

    “姑姑……”

    “四十多岁了,才慢慢成长,会不会晚了点?”季悠然笑着问道。

    “不会,不管哪样,你都是我们最好的姑姑。”

    “那好,晚上早点回来。”

    季悠然温声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突然改变自己,她也有些不适应,但……会越来越好的。

    ……

    傍晚时分,有人按了别墅门铃。

    杨叔去开门,看着门外伟岸的男人,疑惑的问道:“这位先生是……”

    “我是林初夏的朋友,我女儿暂住在这儿,我现在带她回去。”

    “稍等,我去问问。”

    很快杨叔回来开了铁门,领着他进了屋内。

    谣谣看到了傅西城立刻冲上前,跳到他的怀里。

    林初夏站在一旁,明显感受到他脸色难看了一瞬,眉心紧紧蹙起,额头上还有暴跳的青筋,冷汗都沁出了一层。

    他身上有伤,还很疼,可他却强忍着,佯装无事,抚摸着谣谣的脑袋,温柔说道:“爹地不在的这些年,你有没有听妈咪的话?”

    “有乖乖听,只是妈咪也很忙,这两天成天往外跑。”

    “她去看望爹地去了,所以没有好好照顾你。你先上车,我还有些话跟你妈咪说。”

    “那你要等一下,我也有话要跟妈咪说。我的也是悄悄话啊!”

    “小丫头片子,你还有悄悄话?”

    傅童谣神秘一笑,从他怀里下来,朝着林初夏走去。

    她拉着林初夏到一处角落,道:“妈咪,我知道你的秘密哦。”

    “你知道我的秘密?”林初夏有些狐疑,不解的看着她。

    “你和那个睡觉的叔叔,其实是情侣对不对?你也不是我妈咪,你只是和我妈咪很像很像。”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又不是傻子,你跟那个叔叔在一起,两个人经常看对方。小伙伴的爸爸妈妈都是这样的,我那么聪明,当然看出来啊。我也知道,你之所以联合爹地骗我,是为了我好。这段时间我真的很开心,我也真的把你当妈咪了哦,我还可以继续这样叫你吗?”

    “可以,你开心就好。谣谣真乖,很懂事。”

    “如果因为我一直要妈咪,让爹地这么为难的话,那我还是不要了,我也很爱爹地,不想爹地为难。况且我现在有你了啊,我已经很满足开心了。”

    “谣谣的悄悄话说完了,拜拜咯。”

    她踮起脚尖,在林初夏的脸颊上柔软的亲了一口,然后开心离开了。

    “她都跟你说了什么,这么开心?”

    “原来谣谣早就知道我不是她妈咪了,我们两个大人还这么处心积虑的骗她。”

    “是吗?”

    傅西城闻言,眸色黯淡了一瞬,里面藏着一抹复杂难懂的情绪。

    随即,他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好像因为我的事,把你拉入了一个漩涡。”

    “如果不是你,我也找不到这么多关心我的家人。你到底怎么得罪我阿姨了,怎么就把你抓走了?关了这么久没事吧?”

    “说不定下次就把陆厉抓进去了。”

    “什么?”

    他声音很小,似乎在喃喃自语,说给自己听的。

    她没有听清,只是依稀听到了陆厉这三个字。

    她狐疑地看着傅西城,他只是摆摆手,无所谓的笑了笑。

    “没什么,过段时间我带谣谣去曼尔顿复查,一段时间不在京城,你好好照顾自己,有空我会来看望你的。”

    “那你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谣谣。”

    傅西城笑了笑,点头后转身就要离开。

    却不想刚刚转身,又折了回来,突然箭步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身子。

    她吓了一跳,没能反应过来。

    以至于,忘记将他推开。

    他抚摸着她的脑袋,温声道:“等我,我们一家人会团聚的。”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撞击灵魂。

    林初夏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什么叫一家人会团聚的?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再见。”

    他很快就松开了她的身子,没有做任何逾越的动作,转身离去。

    到门口的时候,他似有察觉,回眸看了眼。

    隔空,四目交汇。

    他看到站在楼梯上的陆厉,他勾了勾嘴角,悠然的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林初夏也察觉陆厉来了,心头一颤,该不会误会了吧。

    “陆老四?”

    “他就是傅西城。”

    陆厉幽声说道,不含一丝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