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510章 拿回族徽

第510章 拿回族徽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喜欢那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故事从她嘴里说出来,充满人情味,变得丰富多彩。

    喜欢她吃东西的样子,不需要那么斯文,看着也不是很粗鲁。她吃的很满足,很简单就能让人感受到快乐。

    喜欢她给自己买东西的样子,会询问他的意见。

    有人对他指指点点,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怼回去。

    有熊孩子在他身边打闹,她也会义正言辞的教育孩子。

    简从不缺人关心,身边围着他转的人太多了。

    但……或多或少,都是为了利益。

    母亲不让他死,是因为报复,报复家族。

    哥哥不让他死,是因为命令,母亲的命令。

    家里的佣人不让他死,是惧怕母亲,怕自己没命。

    只有林初夏,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不会因为他双腿残疾,不会说话,而嫌弃自己。

    这就是朋友。

    他没有朋友,这是唯一一个,不一样的朋友。

    他好像收获了友情,也收获了爱情。

    哪怕……这爱情没有结果,只是他一人的单相思,他也很开心了。

    最起码,他再也不是纸上谈兵,而是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次。

    这一天的时间太短暂了,乔希找到了她。

    他安排简上车,德古拉也来了。

    “小姐,该回去了。”

    简恋恋不舍的看了林初夏一眼,轻轻摆手,有些难过。

    见面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

    林初夏也浓浓不舍。

    “我会给你发邮件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简听到,重重点头。

    最后,他被送上了车,车窗摇起。

    单面镜,车内的人能看到车外,可车外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乔希道:“林小姐,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她连连点头。

    随后她们去了附近的咖啡厅。

    车内,简看到这一幕,不禁深深蹙眉,有些担心。

    “二哥找她做什么?”

    “小姐,你放心吧,二少爷不会为难林小姐的。他只是拿回家族应该有的东西,小姐,你最清楚不过。”

    “族徽是我送给她的礼物,拿不拿回来决定权在我手里,二哥无权干涉。”

    简急了,就要开门,可是他没有轮椅根本出不去。

    而且德古拉也不会让他打开这个门。

    “夫人知道你的族徽不见了,将我和二少都狠狠责罚一顿,不然二少不可能奔波来此一趟。”

    “什么?母亲已经知道了?”简有些惊讶的说道。

    “小姐,你做任何事都瞒不过夫人。你如果真的在乎这个林初夏,就不要急于表现出来。你对她越关心,越难以释怀,这就是催命符,你是在逼夫人,不得不动手,明白吗?”

    简听到这话,陷入了沉默,手指有些僵硬。

    他不得不承认德古拉说的是对的,自己越是在乎林初夏,表现的越是明显,就会变成催命符。

    他泄气,收回了手,道:“德古拉叔叔,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明明自身难保,需要母亲和哥哥保护。可我却大言不惭,不识好歹的想要去保护别人。”

    “我……真的很没用吧?”

    他垂下脑袋,眸中暗淡一片。

    德古拉看到这一幕,摇头苦涩。

    他自然明白简心中的苦。

    可……这就是命运,上天的安排,不信不行。

    “小姐,只要你变得足够强大,什么都可以。”

    “以我这副身躯?就算再强大,也是枉然吧?也罢,总归是要活着的,而我现在想要活着。”

    德古拉听到这话,十分高兴。

    以前的简是死气沉沉,是笼中鸟,金丝雀。

    他的翅膀早已被折断,他能看到的风景只有那一片花园。

    他不会自杀,但是心里面却没有一点点想要活下去的念头。

    他活着,宛若行尸走肉。

    可现在,他迸发出生机,他想要好好活着,这是难能可贵的。

    “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

    希望……

    这两个字落在耳畔,让他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拳头。

    他还会有希望吗?

    真的可以有吗?

    不管如何,他要试一试,和天斗,和命斗。

    ……

    此刻,咖啡厅,乔希道:“我妹妹应该给了你一样东西,古老的徽章,是吗?”

    “哦?那个啊!”林初夏想起来,道:“的确是有一个,神神秘秘的,不让我告诉别人。”

    “这次来的目的是拿回那个徽章,那个徽章对我们家族的人很重要。妹妹年幼无知,不知道这个徽章的重要性,随便赠与别人。母亲得知后,很生气,这才命我过来拿的。”

    “这样啊,这个徽章这么重要,简应该好好留着的。只是……现在不在身上,在家里,我可以明天给你吗?”

    “明天?”他闻言,转动了下眸子。

    现在天色已晚,他也不好和陆厉打照面。

    “那好,明天十点,还在这儿,如何?”

    “嗯,可以。”

    “那好,实在是我妹妹唐突了,给你带来了麻烦。按理说,送出去的东西不应该厚着脸皮要回去的,实在抱歉。”

    乔希很绅士,句句谈吐令人舒服。

    他看着的确很危险,但也能看得出,他真的很心疼在乎这个妹妹。

    林初夏连连摆手,对于这种小事根本不值得如此。

    “没事没事,我看简估计也不明白这徽章的重要性,没想到还害得你特地跑一趟,是我不好意思才对。”

    “林小姐客气了,我拿了东西,也欠了个人情。以后你要是去曼尔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打我电话,这是我的名片。”

    乔希递了名片过去,林初夏也没好意思拒绝,放在了钱夹里。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定,万一真的有事情找他呢。

    乔希起身告辞,她目送车子远去。

    上车后,乔希温和的神色慢慢褪去。

    “你似乎很不开心。”

    “二哥,我是不是又给你惹麻烦了?”

    “你知道就好,那么重要的东西你竟然随随便便给了外人,你好大的胆子。如果不是母亲找到我,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敢做出这事?那族徽是我们的续命符。以后我们必然会和她们兄妹两有一场战争,谁生谁死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