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475章 望妻石

第475章 望妻石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就在她云里雾里,分不清情况的时候,他俯身埋首在她的肩窝处,竟然……不轻不重的啃噬着。

    舌尖打转,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娇憨地喊道:“痒……陆厉,你怎么了?”

    “吃不到肉,忍不住想要喝喝汤。”他闷声闷气的说道。

    林初夏顿时哭笑不得,明白他一定是听到自己的电话内容了。

    “陆老四,你不厚道,你偷听我讲话!”

    “是你太专注了,都没意识到我进来。别动,喝点汤,也好解解馋。”

    最后一句话,带着浓浓的爱意。

    如果不是深爱到极点,怎么可能忍耐到现在。

    长达一年的时间,她们仅限于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而已。

    这样的时间放在别人身上,说不定该办的都办了。

    她知道陆厉是心疼自己,从不逼迫,也不愿用这样的方式把她拴在身边。

    他尊重她的选择,也会照料她的生活。

    他会替她做出很多选择,也从不担心她是否愿意,因为他的选择对她来说都是最好的。

    有时候,他比林初夏还要了解她自己。

    她听到这话,乖乖不动,像个孩子一般。

    他啃噬了一会脖子,留下了一些痕迹,这才心满意足的松开了她。

    随后推着轮椅来到屋内。

    “准备洗漱休息吧,照顾我一天你也累了。”

    “我才不累呢,你身子还没完全好,就要一头扎进书房工作,我看了都心疼。我帮你捏捏,肯定累坏了吧。”

    她小手搭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轻重有序的揉捏着。

    他酸疼的神经顿时得到了舒缓。

    他在书房不只是工作,还有康复练习。

    他能勉强走路,可以不用靠搀扶东西了。

    这些天在家,没有管理集团,也看到了不少身怀异心的人蠢蠢欲动。

    现在只等着言晨告诉他凯特林那边的情况了。

    夜色深沉,小人儿已经在怀里睡着,像是一只娇憨地猫儿,小手抱着他的大手,像是抱了一个玩具一般,舍不得撒手。

    他心脏都软了软,不敢乱动。

    就在这时手机亮了。

    幽蓝的灯光在黑夜中显得有些诡异。

    陆厉拿起,扫了眼来电显示,是言晨。

    他微微拢眉,接听了电话,言晨吐出沉重的话语。

    “K我查到到了,的确还活着,却在凯特林的二少爷保护下,我无法得到更多的资料。他长什么样,什么身份,和二少爷是什么关系,我也统统不知。”

    “那个二少什么来历?”

    “这个二少也相当的有意思,是兰斯的弟弟,同父异母。其母亲是来自皇室,家庭背景雄厚可怕。她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从怀孕开始就意外不断。尤其是她的小女儿,可谓是多灾多难,双腿残疾,不能言语,且永远也长不大,等同于废人。”

    “这个二少也遭遇不少意外,但却大难不死,且和兰斯势力相当。两人都想拿到凯特林的唯一继承权,内斗多年也没分出个胜负来,而这个K就是二少的心腹。”

    “我查到一件事,兰斯之前想动这个K,估计也察觉到他是巨大的隐患。他的经商手段神乎其神,估计连你都要自叹不如,这也是二少这么多年,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全靠这个黑客帮助。他精通洗钱、比特币、并且是个职业黑客,常年挂在曼尔顿黑市悬赏榜上,传奇人物,无人能及。”

    “另外,你让我留意京城出没的那群人,的确是凯特林的,但……是属于私人势力。露西娅要来了,你的新欢旧爱,可都要集齐了。”

    最后一句话,画风突变,变得揶揄起来。

    陆厉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看了眼身旁的林初夏。

    “我知道了,我来应付。”他压低声音,轻声说道。

    可即便如此,身旁的小人儿还是察觉到了,觉得耳边有人嗡嗡说话,她忍不住皱了皱秀气的鼻头。

    随后,她朝着陆厉的怀里拱了拱,继续睡去。

    “感情的事情切记犹豫不决,我没有陷入感情漩涡,但我也知道该忌讳什么。这是我的忠告,当然,你选择谁在一起我都无所谓,你若是和露西娅和好,我儿子也算是有福气了……”

    言晨的话还没说完,陆厉冷彻的声音一字一顿的隔着电话传了过来:“你敢抢我媳妇,试试?”

    “咳咳……”

    言晨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无奈的说道:“开个玩笑而已。”

    “一点都不好笑。”

    “行吧,不打扰了,你好自为之。”

    电话挂断,黑暗中唯一的光亮也消失了。

    那幽邃湛黑的凤眸,里面噙着一抹骇人的冷意。

    陆厉久久难以入眠,抚摸着她的脑袋,思绪越飘越远。

    感情的事切记犹豫不决。

    他倒一点都不纠结,他清楚的明白自己选的是谁。

    只是……他想知道兰斯和露西娅到底有什么目的!

    唯一的办法,只能将计就计。

    可这丫头怎么办?

    到头来只会伤害她。

    可凯特林这个隐患不除,日子就无法安生。虽然在两个国家,但是经济往来那么频繁,且他已经被盯上了,可不是他想置身事外就可以的。

    只怕,他不去招惹凯特林,凯特林也会主动找上自己。

    真是个巨大的麻烦!

    他狠狠眯眸,黑暗中眸色阴鸷,里面翻滚着骇人的巨涛,带着危险的戾气。

    夜色潮涌,暗波浮动。

    第二天林初夏晚上给陆厉打电话,因为月末月初是财务部最忙的时候。

    大大小小的东西都要结算,整个财务部的人都在加班,她怎么能提前离开。

    挂完电话后,她就去忙活了。

    一直忙到了晚上十一点钟,才结算了总公司的账单,还有下面的分公司账单没有核对。

    “别忙了,等会去吃宵夜吧,经理请客。”

    “不用了,我早点回去吧。”

    “倒忘记了,你家里还有位望妻石。”

    谢婉忍不住打趣的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她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温言。

    她扬了扬手机,示意自己要接个电话。

    林初夏无力吐槽:“还说我这个是望妻石,我看你的那个才是。真是为两国话费做贡献,你给移动打广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