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448章 你还是选择伤害我,毫不犹豫!

第448章 你还是选择伤害我,毫不犹豫!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他没有告诉谢婉这件事,怕引起她和林初夏的恐慌,让李阳暗中派人跟踪。

    一连三日,毫无动静。

    陆厉甚至都怀疑他根本没有来京城。

    李阳也里里外外的查了一遍,在京城也没发现温言的身影。

    周六晚上,林初夏要过来打火锅。

    她已经把锅都准备好了。

    门外有脚步声,因为隔音不好,听得清清楚楚。

    是沉重的男人脚步,到她门口停下,不仅让她有些狐疑。

    就在这时,她听到门锁的磁卡滴了一下,随后门打开了。

    她瞬间警惕起来,看向门口,看到来人的那一瞬,心脏咯噔一下。

    温言……

    他回来了?

    他手里的那个门卡,是自己当初给他的。

    “你……你回来了?”

    她的声音结结巴巴,带着不自觉的颤音。

    就连她自己都没发觉,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汹涌澎湃,可是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一双眼定定的落在他的身上,心脏都在颤抖。

    他穿得很简单,白色T恤,休闲裤,踩着一双干净的白鞋。

    亦如他以前惯有的装束。

    只要不上班,他穿的都很休闲。

    他也看着自己,额头上还缠绕着纱布,让她有些担心。

    “你……你额头是怎么了?”

    有鲜血染红了纱布,伤口应该没有痊愈。

    他没有开口,谢婉最终选择妥协,上前一步,将他拉到了沙发上坐好。

    “我家里有备用药箱,我先给你处理下。”

    她也不想问他为什么会回来,当初为什么一言不发的离去。

    她只知道自己再次见到他,很开心很开心。

    她回到房间,刚刚拿了药箱,一转身就看到温言进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随后,他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温言……你……”

    她觉得有些诡谲,温言虽然斯文冷静,但从未这样冷沉过,感觉气场完全不对。

    他……他是阿言?

    她猛然想到这个,瞳孔不自觉的收紧,震惊的看着他。

    “你,你是阿言对不对?”

    此话一出,温言才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微笑。

    他伪装到现在,还是被她认出来了。

    本还想继续戏弄一番的,但他实在不想继续伪装那个废物,那个废物也配自己去模仿?

    他舔了舔唇瓣,就像饥渴多年的猎人,渴望猎物美味的鲜血一般。

    他朝着谢婉步步紧逼,而她把手里的药箱砸了过去,不偏不倚,正中额头。

    但是他身手敏捷,轻而易举的挡下。

    这一举动,也刺激到了阿言。

    他狠狠眯眸,狭长的凤眸里全都是骇人的冷芒,带着彻骨的恨意。

    “你还是选择伤害我,毫不犹豫!我明明和他一样的身体,一样的容貌,就连爱你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可是,你却只接受那个废物,把我拒之心门外,却还伤害我,你想让我永远都出不来是吗?”

    “我那么信任你,可是你对我都做了什么?”

    他咆哮出声,扑了过去。

    卧室空间有限,她根本无处可逃,再加上现在温言的力气早已今非昔比。

    他经常锻炼,一日都不敢松懈,身子早已变得壮实了许多,虽然穿着衣服,外面看不出多少变化。

    可本质,多多少少变了一些。

    他轻而易举的扣住了她的双手压在了身侧,分开了她的腿,不给她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

    他直接将床头绑窗帘的带子扯了下来,绑住了她的双手。

    “阿言……你……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让她又羞又恼,面颊涨红。

    她愤怒的看着他,想要挣扎,却又无能为力。

    “我以前太温柔了,想要循序渐进,毕竟我第一次出来,还要多多感谢你。我那么喜欢你,想要和你好好谈恋爱,享受我重生的时光,可是你不识好歹。我今天回来是报复的,那个废物没有尝过你的身子,我今天就要替他品味一下,你到底是什么滋味!”

    话音刚落,她粗鲁的撕扯她的衣服。

    如今虽然入秋,但是天气依然炎热,她穿的很单薄。

    嘶啦一声,衣服毁于一旦,领口一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随后他就吻了下来,宛若狂风暴雨,攻势凶猛,分明就是带着恨意来惩罚她的。

    明明和温言一模一样斯文的脸,可如今却做着禽兽的事情。

    “唔……”

    她拼命闪躲着,想要避开他的唇瓣,这却惹恼了他。

    他猛地捏住她的下巴,让她脑袋动弹不得。

    他凶狠恶劣的看着她,语气阴沉沉的。

    “老子给你面子,不是让你放肆的!”

    “你还不如杀了我!”她痛苦的喊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吻你你就如此痛苦,那个废物吻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这样反抗?”

    他怒吼出声,咆哮的样子就像是困兽。

    他并非一直沉睡,他躲在温言的体内,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

    那个废物吻了她,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心爱的女人被那个废物占有,那么……不如他这次办了,以后再也不要给那个废物机会,永远霸占着这个身体。

    他依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和谢婉在一起,多么完美的计划?

    “你爱上那个废物了是不是?”

    他狠狠眯眸,想到了这种可能。

    “不可能……”

    他不等谢婉回答,就自我否定了这个答案。

    “那个废物一无是处,连保护你都不可以,你怎么可能……”

    “我就是喜欢他,他在我眼里不是废物,他有很多优点。他可以保护我,可以为了我奋不顾身。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是你却在干什么?”

    “那是因为你不爱我,你在逼我!”

    他痛苦的呐喊着。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受到后颈一阵剧痛。

    他狠狠蹙眉,转头看去,看到了林初夏僵硬的拿着一个棒球棍,怔怔的看着自己。

    阿言承受不住,晕阙过去。

    他身子沉沉的压了下来,趴在了谢婉的身上。

    哐当一声,棒球棍从林初夏手中脱落。

    她这才清醒起来,赶紧将两人分开,给她解绑。

    谢婉快速的披了一件外套,遮住了暴露的春光。

    林初夏看着床上的男人,声音颤抖的响起:“这个……这个第二人格怎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