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418章 宁愿他不成长

第418章 宁愿他不成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她根本无暇顾及管理员,快速上了楼。

    隔壁的房门没有关,虚掩着,她立刻推门进去,发现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

    她来过温言这儿,对里面的布局陈设很熟悉。

    他离开了,竟然什么都没带走,他不缺钱,自然也不稀罕这些身外物。

    东西都孩子,可是人却不见了。

    阳台上的薄荷草也没有带走,还有很多其余的盆栽。

    很快,管理员来了,累的气喘吁吁的。

    “谢小姐,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跑的那么快。”

    “这里……我要了,我租下来,你给我合同就好,这儿的东西一个都不能动,知道吗!”

    “那好,那就任由谢小姐安排吧,但是温先生要是回来讨要说法,可都要你来承担,我们要签协议说明一下。”

    谢婉点头,将管理员打发走。

    她怔怔的看着屋内熟悉的一切,突然很想哭。

    她狼狈的跌坐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

    第二天上班,她特地一大早就去公司了,发现上班了温言还没来,有同事收拾他的工位。

    他是真的离开了,什么东西都没带走。

    她最终按捺不住,给陆厉发了短信,询问温言的下落。

    陆厉很快回复,说温言已经回来了。

    谢婉得知这个消息,不知道自己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呼吸一紧。

    他平安回去,那她也不应该继续胡思乱想。

    既然绝情的话是她说出口的,她也不该给自己绝处逢生的路。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陆厉保密,别让温言知道自己询问过他。

    而此刻,曼尔顿——

    温以晴将温言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都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自己的亲弟弟。

    这才出去短短几个月,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

    虽然穿着依然斯文,但是却少了一副金丝框架眼镜,显得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了许多,甚至眼神也格外的犀利坚定了许多。

    以前温言一直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次出去,仿佛带着明确目标回来的。

    他变得强壮了不少,以前看着像是个娇弱的女孩子,一阵风就能吹倒。

    现在,她拍打着他的肩膀,感觉分外的有力。

    “你……你真的是温言?”

    温以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嗯,姐,我回来了。”

    他笑了笑,看到最亲爱的姐姐,连夜坐飞机回来,还有些疲惫低落的他终于露出了笑容。

    “你……你变了好多,姐姐都要认不出来了。要是我早知道你会变成这样,我应该早些把你送出去的。我家温言终于长大了,看着都不一样了。走走走,回家去,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温以晴高兴坏了,给他做了很多好吃的。

    吃完饭,他就要去温氏集团报道,开始接触家族事业。

    温以晴都不敢相信,如此积极的人是温言。

    她和他一起去公司,他第一件事是看往年的账本,竟然能够准确地分析出涨幅,以及市场变动的规律。

    他工作的样子严谨肃穆,身穿银灰色的西装,系着一条黑色领带。

    虽然不如陆厉那般成熟老练,但也长进不少,让人刮目相看。

    温以晴都感动的想要落泪。

    “告诉姐姐,你怎么变化那么大?”

    她急急的问道,把他手里的东西抽走,拉他到沙发上,想和他说说话。

    “姐……真的想知道?”

    他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可见他这成长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姐姐很想知道我这弟弟到底经历了什么,告诉姐姐好不好?”

    “姐,我学会了一个道理,只有变得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所珍惜的人。一直以来都是姐姐保护我,如今也到了我保护姐姐和陆陆的时候了。而且,我不仅如此,我还要更强大,变得和阿厉哥一样,我……我想去做一件事。”

    “跟那个女孩有关,她是叫谢婉吧?”

    “姐姐知道?”

    温言有些惊讶的说道。

    “嗯,听阿厉说了,你很喜欢她是吗?那她呢?”温以晴问的小心翼翼,生怕触及他心底的敏感。

    看他这个样子,其实她猜测的差不多,肯定没有好结果。

    “我……是不是真的很差……”

    他看着温以晴,自嘲的说道:“似乎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优秀过,这样的我不配有人喜欢把?”

    “胡说,我弟弟是最优秀的!告诉你,就算你姐夫还在,在我眼里你也是最好的!”

    “因为……你是我姐姐啊,姐姐看我的眼神,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她们能看到我的缺点,可是姐姐却只看到我的优点……”

    “早知道这样,我还是不应该让你出去。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会遇到更好的。”

    温以晴难受的说道。

    “遇不到了……在我眼里,她就是最好的。就好比姐夫一样,在姐姐眼里,姐夫是最好的,旁人都比不上。”

    “你这孩子,什么人不学,你偏偏学我?我已经无药可救了,我认了,你一个男人,怎么还这样钻牛角尖?”

    温以晴有些急了。

    他笑了笑,笑容有几分酸涩。

    “我想……我也药石无医了。”

    这话落在温以晴的心头,像是一记闷雷,让她哑然无声,不知道自己该劝点什么。

    最终她轻轻摇头,叹息了一口气,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让你经历这么糟糕的感情,你要是能找个两情相悦的那该多好。出门在外那么久,也累了,回去休息吧,工作明天处理吧。”

    “我没事,我想尽快接管家族生意,让姐姐不那么劳累,我可以做到的。我想证明自己,我并不差。”

    “那……好吧。”

    她只能答应,离去的时候满怀担忧。

    楼下,陆厉等着她。

    “怎么样?”

    “看来这次成长很大,打击也不小,我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我都想要和那个女孩会会面,好好质问一下,我弟弟这么优秀,她为什么看不上?”

    温以晴有些不悦的说道。

    “他还不足以好,他成长空间很大。感情的事,还是让他自己去拿捏吧。”

    “哎……也只能如此了。对了,我听说很多曼尔顿本土的世家都松了口,想要和你一起合作打开海外市场,这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