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355章 她讨厌自己

第355章 她讨厌自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丁影看她如此嚣张,气得指着她的背影,怒道:“不就是仗着自己家里有些本事嘛,不靠家里,谁会知道她谢婉是谁啊!这也太嚣张了,温言,你说是不是?”

    丁影说完后,就看着温言,却不想他看着谢婉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根本没有听自己的话。

    她不禁更为生气,但是却强忍着。

    她推了推温言,他这才回过神来。

    “没什么事我先离开了,我并不爱喝美式咖啡。”

    说完,他大步离去。

    “你……你不是最爱喝的吗?”

    丁影怔住。

    每次经理请客喝咖啡的时候,温言都会要一个美式咖啡,半糖半奶。

    难道……不是吗?

    其实是温言怕麻烦,喝什么无所谓,所以选择了最前面的一个。

    就算他真的喜欢喝,但从这一刻,也就不爱了。

    他去了财务部,谢婉并不在工位上。

    “谢婉呢?”他急急的抓住一个同事问道。

    “她……她请假回去了,似乎被烫的不轻,也不知道谁这么不小心,走路也不知道看着点。”

    那同事十分气愤的说道。

    温言听到这话,心脏都狠狠揪紧。

    那可是新煮好的咖啡,自然滚烫无比,而且还是三杯。

    他赶紧转身离开,急匆匆的回到了公寓。

    谢婉刚去医院买了药,回到了宿舍。

    她听到门外有人敲门,知道是温言,根本不予理会。

    她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丁影对自己的敌意。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她还以为他不是自己的灾星,但现在想想,依旧是。

    上次去别墅睡一晚,被人绑架了。

    昨晚莫名其妙的被他凶了一下。

    今天,更是有血光之灾。

    真是流年不利。

    她没有开门,也不出声,假装家里没人。

    她在卧室里换衣服,连胸衣都脱下来了,实在是胸口那一块烫地有些严重。

    她及时拎起了衣服,不足以出水泡,但是也不好受。

    她正在上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阳台有动静,还在疑惑的时候,没想到阳台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随后,有人挑开了窗帘。

    隔空,四目相对。

    谢婉呆若木鸡。

    她坐在床上,只穿了下面的小内内,上面可是空空如也的……

    温言刚从阳台,顺着空调外机爬进来,正庆幸谢婉没锁阳台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谢婉的……身体?

    “对……对不起……”

    温言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赶紧转身。

    没想到砰地一声,狠狠地撞在了阳台玻璃门上,竟然将他庞大的身躯弹了回来。

    阳台门距离床很近,不过几步的距离。

    谢婉眼睁睁的看着温言倒退回来,一下子摔倒在床上,仰视着自己。

    这角度……

    很迷。

    “操!”

    谢婉爆了一句粗口,赶紧拉过枕头,遮住自己的身子。

    她本想拉过被子的,但是被子被他压着,自己根本奈何不了。

    她想也没想,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打的温言头晕目眩。

    随后就是狠狠一脚,直接将他踹翻在地。

    他正准备爬起来,头顶传来谢婉冷寒的声音。

    “你要是敢爬起来,再多看我一眼,我就挖了你的双眼,砍了你的四肢,废了你的兄弟!”

    温言一听,顿时匍匐在地,一动也不敢动。

    脸上疼得厉害,他都不敢碰一碰。

    血……

    他闻到了血腥味,不是从嘴里流出来的,而是鼻子……

    他不敢睁眼,怕自己看到后晕过去。

    谢婉立刻跳下床,赶紧冲到了卫生间,三下五除二的披上了一件浴袍出来。

    “温言,你想干什么?入室抢劫吗?”

    谢婉动怒的说道,自己竟然被他给看光光了!

    “我……我只是关心你,你一直不开门,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我……我现在可以站起来了吗?”

    “滚起来。”

    谢婉语气恶劣的说道。

    他闭着眼爬起来,道:“你能给我一张湿纸巾吗?我……”

    谢婉看到了那鼻血,狠狠蹙眉。

    “流氓!”

    “我……我不是……”温言还想解释什么,但是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

    这次看的,可比上次醉酒多多了……

    他是个正常男人啊,有点正常反应合情合理啊。

    谢婉给了他湿纸巾,他急忙擦擦,再次睁开眼。

    “刚刚……对不起,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那你信我废了你的兄弟吗?”

    谢婉扬手就要打过去,却不想他站在原地,也不闪躲,闭着眼睛,任由她打下去。

    谢婉顿时觉得没有意思,他也是无心之举。

    她看了眼阳台,两家之间隔着一个空调外机,还有些距离,这货是怎么爬过来的?

    这么高的楼层,摔下去就算勉强不死,万一摔断胳膊摔断腿,来个半身不遂怎么办?

    “你不要命了?从外面爬过来?”

    “我担心你……”

    温言小心翼翼的说道。

    “担心我?早干嘛去了?”

    如果不是他,自己至于这么倒霉吗?

    “那你现在没事吧?”他问。

    “没事,给我滚回去,别等我发飙。”

    “我刚才看到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你个大头鬼,给我滚出去!”

    谢婉凶神恶煞的将他赶了出去,砰地一声,大门关上。

    温言吃了闭门羹。

    温言也有些狼狈,他怎么正好看到她光着身子上药呢?

    这以后还怎么做朋友啊……

    谢婉觉得郁闷的要命,躺在床上一动不想动。

    就在这时,耳畔传来隔壁阳台的声音。

    “那个,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你可以随便打我,打到你出气为止,的确是我不对,我认错。”

    “谢婉,你别生气,我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谢婉,你理我一下,可以吗?”

    谢婉实在抵不住他的唐僧碎碎念,冲了出来。

    “你到底有完没完?看到就看到了,大家心照不宣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不就好了?你一直在那儿嘀嘀咕咕什么?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看过我的身体吗?”

    “……”

    温言被吼得一点脾气也没有。

    他微微垂下脑袋,良久才开腔。

    “你很讨厌我对不对?”

    “知道就好,不要自讨没趣,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听到没。”

    说完,她就砰地一声,将阳台门关上。

    温言苦涩的笑了笑。

    果然,他这样的笨脑子,不会有女人缘的。

    难得把一个女性当朋友,可是他却一直惹麻烦。

    难怪……她如此讨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