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308章 尴尬的换衣服

第308章 尴尬的换衣服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陆厉赶紧搀扶起温言,见他浑身是伤,嘴角更是沁出了鲜血,道:“我送你去医院。”

    “不……不用了,皮肉伤而已,不碍事的。我回去敷个热鸡蛋就好了,顺便把她送回家。她喝多了,不让人省心。”

    温言看向睡得香甜的谢婉,有些无奈。

    陆厉点点头,他车里还有个小麻烦呢。

    回家还要照陆陆,他也顾不过来。

    “那你有事给李阳电话,让他来帮你,我先回去。陆陆在家里等我,我有些不放心。”

    “对了,你怎么过来了?”

    “喝醉的可不只有她一个,还有林初夏。我匆匆赶来的,正好看到了谢婉坐在这儿,没想到你也在,而且被打成这样。”

    “我这样……是不是很丢脸?”温言缓和过来,有些泄气的说道。

    就连他自己也觉得丢人,本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差劲,可是看到陆厉以一敌三,才深知自己的差距在哪儿。

    陆厉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道:“既然知道自己打不过,为什么还要这样?”

    “我总不能让人眼睁睁的把谢婉带走吧?她可是女孩子,被那些男人带走,后果可想而知!”

    “你是做好事,为什么要觉得丢脸。别想那么多,我先回去了,你到了也给我消息。”

    陆厉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转身离去。

    温言泄了一口气,心里升起一股挫败感。

    他勉强将谢婉搀扶起来,弄醒了她,她开始挣扎起来。

    她稍稍动一下,就碰到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别动,很疼……”

    他咬牙说道。

    谢婉听到耳畔的声音,疑惑的抬眸。

    她喝了酒,神志不清,双眼迷离,就像是染了一层白雾一般。

    瞳孔不聚焦,看着水汪汪的。

    她靠的他很近,呼吸的热气带着酒香味钻入鼻息,让他脸颊瞬间蒸腾发热起来。

    他赶忙扭开脑袋,不敢看她的脸。

    “你……你是谁?”

    谢婉纳闷的说道,见他把自己往车上搀扶,明白过来:“你是刚才的司机对不对,送我回家……我给你钱……”

    “你别乱动,我马上送你回家。”

    好不容易将她扶上了车,他开车去了小区。

    房门紧锁,他摇晃着她的身子,询问钥匙。

    “钥匙……我……我没钥匙,这儿不是我的家,你来错了。”

    “你不是住在这个小区吗?”

    “我搬家了,今天刚搬家。祝我乔迁之喜,我们再喝!”

    “你可不能再喝了,那你记得你现在住哪儿吗?”

    “不……不知道……”

    她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来,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温言认命,本想将她送到酒店,可是她一个大活人醉成这样,一个人在酒店他也放心不下。

    犹豫再三,只好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单身公寓。

    公寓里干净整洁,进去能闻到淡淡的薄荷草的清冽香味。

    谢婉睁开眼,看着屋内的布局,道:“这……这不就是我家吗?床……床呢,我要睡觉……”

    温言只能将她扶进卧室,她一沾床就安静了许多,也让他松了一口气。

    他觉得浑身都疼。

    他去了卫生间,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分外狼狈。

    白色衬衫早已沾满污迹,鼻青脸肿,嘴角还挂着血迹。

    脱掉衬衫,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他无奈的叹口气,开始洗澡。

    都是皮外伤,不需要去医院,但疼起来也难以忍受。

    他洗澡的时候,没想到身后的玻璃门哗啦一声,把他吓了一跳。

    他一转身就看到了谢婉趴在地上。

    他吓得赶紧被转过身去,抽出浴袍围在自己身上。

    “你……你怎么进来了?男女授受不亲……非礼勿视……”

    他面颊通红,浑身的血液仿佛瞬间涌到了头顶,脸颊烫的吓人。

    “我……我要喝水,胃里好难受,我要……”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呕吐出来,身上、地上全都是呕吐物。

    吐完后,她觉得舒服多了。

    温言见状,赶紧将她拖进浴室,然后开始擦地。

    擦完地上的污秽物后,他看着趴在地上的谢婉犯难。

    这地上的脏污好处理,可是谢婉的身上的怎么办?

    他视线落在了谢婉的胸口,脸颊更是烫了几分,想到上次在食堂,自己的手似乎……

    思想还没深入,就被温言厉声打断。

    “温言,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他用冷水洗洗脸,深呼吸好几口气。

    现在下楼买女装显然不切实际,他从衣橱找了一件白衬衫。

    他看着谢婉那白里透红的小脸,有些窘迫。

    他抓了抓短发,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怕你这样熏一晚上不好。我……我绝对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如果有……天打雷……还是不要发那么重的毒誓了,我刚刚好像就胡思乱想了。我……我保证不欺负你,我只是帮你换衣服而已。”

    谢婉穿的是T恤,如果脱下来的话,肯定会弄脏脸、弄脏头发。

    他只好拿来剪刀,慢慢剪开。

    剪刀上移一分,那白皙的皮肤就多呈现一寸。

    衣服剪开,他看到了白色带有蕾丝边的胸衣。

    他竟然情不自禁的上下滚动了喉咙。

    “温言……你……你是正人君子,不……不可以胡思乱想的。”

    温言觉得口干舌燥,还不忘提醒自己。

    他微微偏头,扯掉了脏衣服,随后把自己的白色衬衫套在了她的身上。

    他给她扣纽扣的时候,手指总会有些摩擦。

    他触碰到了她的皮肤,她身子是滚烫的,酒精挥发,身子都出了汗。

    他能闻到酒香也能闻到那若有若无、淡淡的香味。

    不是香水的气味,像是洗发露、沐浴露的清香。

    总之,很好闻。

    他手指碰到的那一瞬,身子就像是被细小的电流击过一般,浑身都微颤几分。

    他赶忙缩回手。

    谢婉现在正全身冒汗,热得不行,突然感觉到有冰冰凉凉的东西碰到了自己,忍不住伸手抓住。

    她的手很小很软,掌心有一层薄汗。

    她紧紧抓住他的大手,往自己脸颊上贴。

    “好舒服……冰块……不要走……”

    她喃喃自语。

    温言僵硬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