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284章 手足相残

第284章 手足相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李阳还不知道老九是言晨,只是看到这人的行事作风,不禁胆寒。

    如果被他盯上,岂不是等于被死神盯上,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吗?

    陆厉闻言狠狠眯眸,无声的捏紧拳头。

    言晨果然说到做到,没有半点手下留情。

    他知道自己痛恨陆东彻,但是顾及陆擎,肯定不会下死手的。

    所以,他做不了恶人,言晨就帮他做。

    他本不想那样赶尽杀绝,将陆东彻逼上绝路,所以一直派李阳一路顶着,但是防不胜防,还是阻止不了。

    言晨是逼着他心狠起来,不要妇人之仁。

    “这件事不用管了,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他挂断了电话。

    既然这条路已经无法回头了,那他……只能继续走下去。

    回到家中,林初夏给他洗了水果,难得他晚上不用办公,她也抽出时间想要和他一起看电视。

    没想到没隔多久,有人按了门铃。

    “谁啊?”

    林初夏正要自己去开门,但是陆厉却阻止。

    “你先回房,我可能还有点事。”

    “哦。”

    林初夏乖巧的点头,她对于他生意上的事情从不过问,因为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也不会给他添麻烦。

    她转身上楼,走到转弯的地方看到了陆厉开门,来人是陆东彻。

    他怒气冲冲,好似要杀人一般,一进门就狠狠给了陆厉一拳。

    陆厉猝不及防,没能躲开,身子都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他擦了擦嘴角,竟然沁出了鲜血。

    那抹红,格外触目惊心。

    林初夏吓得死死捂住嘴巴,差点尖叫出声。

    不心疼是不可能的,那是她男人哎!

    林初夏很想下去查看陆厉的伤势,但还是忍住了。

    或许,他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吗?

    陆东彻大步上前,揪住了陆厉的衣领,将他拉到自己面前,阴鸷狠毒的说道:“是你!是你对不对!陆厉,我还真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现在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行凶!”

    “他就算有众多不是,但依然是陆家的血脉,你现在却废了他,废了我的儿子!”

    陆东彻咆哮地说道,怒不可遏。

    他刚刚从医院回来,陆修文还在昏迷,已经做了切除手术,以后都不能给陆家绵延子嗣了。

    那一瞬,他天地好似都坍塌了一般。

    他处心积虑,一直都想扳倒陆厉,可现在却被他反咬一口。

    相对于他的疯狂,陆厉冷静很多,眉眼寡淡,看着自家兄弟不带一丝感情。

    他轻而易举的挣脱开陆东彻的钳制,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弹走灰尘。

    他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寒声道:“大哥,你现在跟我说家族血脉了?当初你害我和二哥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有半点手软?况且,你的儿子还没死,可是二哥,却尸骨全无!杀人抵命,按道理我应该把你丢进那片海里,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凉薄的话一字一顿的从那菲薄的唇瓣中溢出,带着危险的气息。

    凤眸深邃,危险眯起,里面像是打翻了浓墨一般,暗沉的可怕。

    兄弟二人,互相对峙,磁场压抑。

    林初夏躲在楼梯间都能感受到,心脏砰砰直跳。

    还记得上次,陆东彻前来是意气风发,仿佛吃定了陆厉不会反抗一般。

    这才过多久,两人的势力旗鼓相当,陆厉隐隐还要超过他,略胜一筹。

    现在胜负显而易见。

    只是林初夏纳闷,陆厉动手伤害陆修文了?

    陆东彻听到那些话,眼神闪烁。

    那鹰隼的眼睛狠狠眯起,冷道:“你少在这儿跟我血口喷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和二弟是意外,也想赖在我的头上。”

    “我手上证据的确不全,但是我敢笃定是你。当然,我也奈何不了你,就像现在你知道陆修文是我动手的,又能如何,你有什么证据吗?”

    “陆东彻,二哥的帐,我会跟你慢慢算的!你当初如果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或许还可以安然的做自己的陆氏总裁。但是你不安分,那么也别怪我不客气!”

    “你……你难道还想跟我抢陆氏集团的股份不成?你说过,你不会做继承人,难道你想言而无信?”

    这才是陆东彻最担心的。

    他不能到头来,什么都没了。

    “放心,这个我不会反悔。”

    陆厉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让陆东彻捉摸不透。

    听到这话,他本该心安的,可……为什么反而更加害怕起来。

    难道陆厉还留有什么后手不成?

    “大哥,你该说的应该都说完了,我也要送客了,只是送客前我也要还你一样东西。”

    “什么?”

    陆东彻话音才刚刚落下,没想到陆厉就挥拳狠狠地落了下来。

    这一拳很重。

    陆东彻踉跄了好几步,撞在了玄关才停下。

    他擦了擦嘴角,全都是血。

    “你……”

    陆东彻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向来都是以牙还牙的,你不能白白打我一拳。大哥慢走,我就不让人把你‘请’出去了。”

    陆厉冷声说道。

    陆东彻死死咬牙,只能转身离去。

    这个哑巴亏只能吃下,明知道是陆厉做的,但是他没有证据,就不能对他怎么样。

    该死的陆厉,他不会输得。

    只要陆氏集团还稳稳地握在他的手里,他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他一定会让这个孽种后悔出生,让他千刀万剐,不得好死,去阴曹地府去找他那个短命哥哥。

    他会复仇的!

    陆厉送走了陆东彻,有些头疼的扶额,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陆厉看着来电显示眉头紧锁,最后还是接听了。

    对面传来陆擎急切的声音。

    “老四,陆修文……那事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他有些小心翼翼。

    陆厉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愧疚。

    这等同于是他做的。

    “对不起。”

    短短三个字,让陆擎身子狠狠一颤,手机都险些拿不稳。

    “其实父亲也猜到了,不是吗?何必来多此一举,问我这个无聊的问题。”

    “他……他是你的亲侄子啊!”

    “我没有弄死他,就已经把他当做是我的侄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