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223章 谢婉回来了

第223章 谢婉回来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钱斌最后只能带人回去,陆微一直陪伴在厉训身边,生怕他撑不住。

    他一个人走到安全通道,推开了厚重的门,将自己掩埋在黑暗中。

    陆微想要进去,却被门后的人阻止。

    “不要进来,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陆微闻言僵硬的收回手。

    他想要冷静,那她就在外面默默地等着。

    她无法给他独处的空间,怕他会出事。

    他才刚刚要接纳梅芳,没想到她就这么离开了,让他如何不难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厉训待了很久才出来,去了钱家。

    梅芳的丈夫匆匆回来,是个六十岁出头的男人,满脸疲态。

    厉训现在才知道钱斌的家庭,他父亲在村子里很穷,没人愿意嫁给他,四十岁了还没有结婚生子。

    他遇到了失魂落魄的梅芳,梅芳刚刚丧夫,承受不住打击,又将孩子丢弃,神经有些失常。

    他当时的确看中她是个傻子,想要娶她做媳妇,给自己生孩子。

    但没想到草草举行婚礼后,梅芳清醒过来。

    这个汉子没有强迫,反而暗自搓手,给了她一笔钱会去找儿子。

    梅芳回去找厉训,得知厉训已经被谢家收养,也算是了却心愿。

    她本想寻死,但是却被汉子救了下来。

    原来那汉子担心她出事,一路尾随。

    梅芳被他感动,想到自己了无牵挂,就和这汉子在一起了。

    这一跟就是二十八年,钱斌今年二十六岁。

    厉训听到了完整的故事,从钱斌父亲口中说出来的。

    “她这些年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却又担心去找你,打扰到你现在的生活。当年她对不住你,如今人死如灯灭,你就不要再怨她了。她的过错,我来承担,我给厉先生磕头认罪,好不好……”

    那六十岁的汉子就要跪下,却被厉训稳稳拖住。

    “她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怨什么了。让她安心走吧,好好料理后事。”

    厉训幽声说道。

    “谢谢,谢谢厉先生……”

    汉子感激不尽。

    厉训在乡下参加了丧礼,入殓下葬,他都是以客人的身份出席。

    陆微一路陪着,静默不语。

    她知道自己起不了任何作用,但能在他所见范围内,最起码能让他有半点心安。

    丧礼持续了三天,厉训留下了一笔钱,也算是仁至义尽。

    离开乡下,厉训的生活还在照常。

    只是……提前婚礼的事情只字未提。

    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没办法举行婚礼。

    但好在,年后的婚期没有取消。

    年前几日,她最不想看到的谢婉还是回来了。

    她谁都没通知,只告诉林初夏前去接机。

    陆微正好在陆厉那儿,听到了这个消息,犹豫了一会,提议开车送她过去,这儿距离机场还有很远。

    林初夏没有想那么多,坐上了他的车。

    她刚去不久,就看到了谢婉裹着羽绒服的身影,立刻挥手喊道:“婉婉,我在这儿!”

    谢婉看到林初夏那热情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连行李箱都来不及管,赶紧冲上前给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夏夏,我想死你了!”

    “大骗子,想我都不联系我,我看你在外面逍遥的没边了!”

    谢婉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她不是不想联系,她怕自己联系后心软,会忍不住询问厉训和陆微的事情,她怕自己泥足深陷,怕做出更加荒唐的事情。

    她是在害怕自己,怕自己变得面目可憎!

    “我帮你提行李,你一路回来肯定累了吧?告诉我你都去哪里玩了,看你照片很好看!”

    “你的留言我也看到了,你说他们年后结婚是不是?”

    “你都看到了?我还以为你屏蔽了呢。”

    “没有。”

    谢婉浅浅一笑。

    她就算看到了又怎样,还不如屏蔽,这样就不会为此灼心。

    婚期已经定下来,年后初八,是个好日子。

    “我给你带了很多特产,全都是吃的,半个箱子都是。这回,你可算是有口福了,等会你要请我吃饭……”

    谢婉正说着,却看到机场外面陆微停的车辆。

    看到陆微的那一刻,她的话戛然而止,身子都僵硬了几分。

    “她怎么来了?”

    “微微也在那儿,开车顺道送我来了。”

    “上车吧,不是说要吃饭吗?”陆微笑着说道,只是这笑有多少痛楚,只有自己知道。

    她和谢婉,相比谁的心里都不会好过。

    谢婉微微敛眸,就算再心有不甘,现在也该统统放下了。

    一行人前去吃饭,林初夏本想送她回去的,但是陆微开腔,她有车比较方便。

    那些特产,她等会带回来。

    随后,陆微在饭店门口拦了一辆车,让她先回去。

    林初夏总感觉两人的磁场怪怪的,但是她有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什么。

    陆微将谢婉送回去,两人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谢婉回到了出租屋,屋内披上了白布,很干净,没有落多少灰尘。

    她简单收拾下,有些别扭的说道:“你坐下吧,我给你泡茶。”

    她和厉训一旦结婚,就是她名副其实的嫂子了。

    她也该退让了。

    她有意放软态度,转身去厨房烧水。

    但身后却传来陆微低沉的声音:“你和厉训不是亲兄妹。”

    此话一出,空气好似都凝固几分。

    陆微知道,就算她不说,等谢婉见到谢家人,也会知道这件事。

    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要自己掌握主动权。

    谢婉听到这话,猛然转身,瞳孔狠狠收缩,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她激动上前,紧紧扣住陆微的肩膀。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和厉训没有血缘关系,厉训根本就不是谢家的孩子,而是你父亲属下的遗孤。你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也不算乱伦,你心里不必有罪过。我也为当初我的严词厉语,给你道歉。”

    谢婉根本不在乎她的道歉,她满脑子都是她的前半句话。

    她和厉训没有血缘关系,她们根本不是兄妹。

    不是兄妹,那就可以在一起,再也不用束缚什么了。

    她开心坏了,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找厉训,告诉他,她已经喜欢他喜欢了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