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174章 名师出笨徒

第174章 名师出笨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院长……你能不能行行好,给我加个卷面整洁分啊?一门59,一门58,差这一两分没及格,好可惜哦……”

    她当初还记得自己拍着胸脯跟陆厉保证,及格小意思。

    现在意思大了!

    院长表示也很为难,要不是看在陆厉的面子上,他也不会把卷子调出来仔仔细细的查看。

    “林同学啊,我也无能为力啊,这已经是加完卷面整洁分的后果了啊。看看你的高数卷子,你写了解,老师都给你加两分了啊!实在是不能继续昧着良心了。”

    “你是学会计专业的啊,你看看你专业课和你的高数,考成这样,我要是让你过,那你以后算错了帐,摊上了法律,你会恨我的呀!”

    院长也苦兮兮的说道。

    林初夏闻言也很苦恼。

    之前陆厉已经给她恶补过了。

    明明都会的啊,可是怎么考试就失常发挥了呢?

    “院长大人……真的不能再宽限宽限了吗?”

    “明年过来补考吧,我相信你是可以的!”

    院长任重而道远的拍了拍林初夏的肩膀,给予一个坚定的眼神,相信她补考一定能过的。

    林初夏心如死灰,完了,这回家怎么面对陆厉啊……

    看来只有谎报军情了!

    林初夏拿定了主意,感谢院长费心后就要转身离去,没想到一转身就看到陆厉入内。

    林初夏瞳孔骤然收缩,吓得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

    陆厉看着她心情极好,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

    “想我了吗?”

    陆厉当着院长的面,一点都不含蓄。

    谁敢妄加揣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说是叔侄也行,说是萝莉大叔也可以,众说纷纭。

    “你……你怎么来了……”

    林初夏心肝颤抖,可表面却佯装淡定。

    不能让陆厉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否则就要死定了。

    “本想早点回去陪你,可杨叔说你来学校了,就过来找你。听说你的期末成绩出来了是吗?让我这个老师也看看自己学生的成绩,看看有没有给我长脸。”

    “那个……我们回家说吧,在院长办公室聊这些也不好,我们回去慢慢说。”

    林初夏拉着他的衣袖,就要出门,但是却被陆厉拦住。

    “怎么,考得好,还害羞啊!我好歹也是你家长,问问你成绩,正好院长也在,他肯定很了解你的情况。”

    陆厉根本没有走的打算,走上前。

    院长急忙招呼他坐下。

    “你也坐。”

    陆厉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不……不敢……”

    林初夏颤抖的说道。

    陆厉看她窘迫的样子,还以为她在外人面前拘谨。

    “没事,坐吧。”

    林初夏想了想,等会按照陆厉的脾气,肯定会打断她的腿。

    她还是站着,好好感受一下脚踏实地的感觉吧。

    “不,不了,你坐着吧。”

    林初夏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一次陆厉没有强求。

    他看向院长,微笑着说道:“我家孩子没给院长添什么麻烦吧?”

    院长端过热茶,笑着说道:“初夏这孩子在学校很乖,乐于助人,和同学关系很融洽。”

    “嗯,我们家孩子的品行我最了解不过的,的确是个乖孩子。听说她们系的期末成绩下来了,初夏之前生病,请了很久的假,我也给她好好辅导了。基本上书里书外的知识都融会贯通了,我想这次表现也不会差的,不知道她成绩怎么样?”

    “这……”

    院长听到这话,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他僵硬的看着林初夏,觉得这个问题是个送命题。

    陆厉有些疑惑,他问院长话,为什么院长要看向林初夏?

    他再看向林初夏,发现她面色苍白,唇瓣干涩,额头上都沁出了冷汗。

    难道旧疾复发?

    “你是不是不舒服?”

    “啊……没有,我只是觉得屋里好热,空调打高了。”

    “真没事?我问完你的成绩,就带你去医院看看,还是应该让厉训留在家里的。”

    “院长,初夏的成绩单呢?拿来给我看看。”

    “我……我这就打印……”

    院长瑟瑟发抖的说道。

    林初夏只觉得头晕目眩。

    完了完了,这个年不能好好过了!

    院长很快就打印出了成绩单,毕恭毕敬的递到陆厉的面前。

    陆厉脸上杨这浅笑,待看到成绩单后,嘴角的笑僵硬了片刻。

    随后,慢慢内敛,一张脸最后变得难看至极。

    他看到了什么?

    一门58,一门59!

    “院长,你确定卷子没改错?”

    “没。”

    院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那卷面整洁分呢?”

    陆厉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羞耻。

    一个法学金融学双学位的高材生,从来不稀罕那卷面整洁分,没想到此刻竟然问出来了。

    院长为难的说道:“都加上去了,这是林同学的卷子,我特地调出来了,还请你过目。”

    很快林初夏那两门挂科的卷子递到了陆厉的手上。

    陆厉的面色越来越难看,面色阴郁,就像是锅底一般。

    剑眉紧锁,眉宇间的褶皱都快要压死苍蝇一家了。

    他手死死地捏着那单薄的卷子纸,手上关节都森白可见,青筋暴露,可见多么用力。

    林初夏吞咽了一下口水,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陆厉会不会被她气得心脏病发作啊?

    会不会失去理智,当着院长的面暴打自己一顿。

    呜呜……

    如果上帝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好好考试,鬼知道她考试的时候,脑子干嘛去了。

    院长看着陆厉这阴沉隐忍的样子,吓得冷汗淋漓。

    “陆先生,本校实在不能徇私枉法。这如果让林同学的卷子过了,我只怕她将来做了财务,反而害了自己。我们也是秉着对学生的负责,还请陆先生谅解……”

    此话刚刚落下,陆厉捏着卷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一声闷响,敲打在两人的心脏,让两人齐齐一颤。

    “院长做的是对的,这样的成绩放出去的确是个祸害。陆某很感谢您对初夏认真负责任的态度,是陆某无能,没有好好教育初夏,给学校添麻烦了。”

    陆厉强忍着怒气,一字一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