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150章 吃得多,是罪过

第150章 吃得多,是罪过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陆微看她熟稔的游走在各个长形餐桌面前,也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就开始吃了起来。

    陆微忍不住笑了。

    别人是如何形容美人的?

    就像是一个蝴蝶,翩翩起舞,游走在花园之中。

    林初夏明显不是蝴蝶,而是……大胃王。

    她对这些吃的不感兴趣,她倒是想四处转转。

    她递给林初夏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

    “无线耳麦,你先带上。你在这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会知道,确保第一时间赶到。”

    “没那么夸张吧?大家都是来喝喜酒的,看着都是有头有脸,有素质的人,应该不会与我为难吧?”

    “那可说不定,上流社会也不见得多么干净。你拿着吧,我哥既然让我护着你,我自然要做到。你要是磕哪绊哪,我就不好交差了。”

    “那好吧。”

    林初夏挂在耳朵上,将头发放下,正好完美遮住。

    陆微对这个很少见面的侄子一点都不关心,她也不想去凑这个热闹。

    她随处看看,欣赏欣赏风景。

    林初夏这边正吃得不亦乐乎呢,没想到身后传来一道不悦的声音。

    她转身一看,看到了程樱。

    程家在帝都也是有头有脸的,自然要来赴宴。

    就餐区基本上就是摆设,因为那些名媛爱护身材,不会随便乱吃的。

    她们多半拿着香槟,四处应酬。

    所以这儿显得有些冷清,是林初夏一个人的天堂。

    “林家没给你饭吃吗?把你饿成这样?丢人都丢到这儿来了?”

    程樱嗤之以鼻的说道。

    她上次在林初夏那儿吃了亏,这口气不会白白咽下的。

    林初夏还没来得及回答呢,没想到程樱就开始吆喝起来了。

    “大家来看看啊,这个人好能吃啊,一直在这边吃东西呢,是哪家的饿死鬼过来了?”

    大家听言纷纷过来,都像是看怪物一般看向林初夏。

    她吓得赶紧把蟹子寿司放下了。

    “她可真能吃啊,你看她盘子里,好多呢!”

    “我从进门就看到她在这儿了,是哪家的姑娘,一个人好像怪可怜的。”

    “我见过,是新娘的妹妹,林家不受宠的女儿。不知怎么的,突然和言家攀上了关系,再加上姐姐和陆家的渊源,身价一时间水涨船高。”

    大家议论纷纷。

    程樱双手环胸:“即便身价水涨船高,可那都是表面,人骨子里的东西是改不了的。就算现在给她贴上名媛的标签,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吧!这么没气质的名媛,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程樱,话可不能乱说,小心言家找上你,沈青那女人可不是好惹的。”

    “言家还没来呢,就算来了,还能不让人说实话吗?沈青阿姨一向是我敬重的,怎么眼光这么差?”

    “估计是和言少好了吧?言家就一个儿子。”

    “可不是嘛,不然沈青那么心高气傲,怎么可能认了这样的干女儿?”

    大家又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一句接这一句,根本不给林初夏任何喘息的机会。

    她很想辩解一句,不是这样的。

    但是她根本插不上嘴。

    程樱见她急迫,面色都涨的通红,不禁觉得扬眉吐气。

    上次她不是杨尖嘴利吗?欺负她一个人单枪匹马是吗?

    那现在这么多人,看她如何说的过?

    程樱上前,嘴角勾着坏笑。

    她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麻雀就是麻雀,不要妄想飞上枝头当什么凤凰。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也敢和我争!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当小三,你敢告诉别人我是小三吗?我破坏你和陆厉了吗?你敢公布吗?”

    “只要你敢说,我就敢让你万劫不复!”

    “程樱……你不要太过分!”

    林初夏死死地捏紧拳头,极力在忍耐着。

    “过分吗?我只是在教育你做人的基本道理,就应该安安分分,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程樱笑着说道。

    “你……”

    林初夏气得说不出话来。

    “林初夏,其实你本身就是个笑话。现在游轮还没开,我劝你赶紧走,不然后面还要继续丢人现眼。你会跳舞吗?你会交际吗?你会与人应酬吗?在这样上流社会的场合,你就是个废物。”

    “我不是废物……”

    林初夏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推开程樱。

    程樱靠的太近了,让她很不舒服。

    她本是轻轻一推,只会将她推开而已,没想到程樱却踉跄几步,最后一屁股重重摔倒在地。

    “哎呀,你怎么能伸手推人?我就算说了几句不好听的,你也不该动手啊!”

    本来就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都要走了,却被程樱这话给拉了回来。

    宾客围得越来越多,最后将林初夏团团包围。

    程樱在地上不肯起来,泫然欲泣,让在场的男人都心软了几分。

    美人落泪,是需要绅士的。

    立刻有男人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搀扶起程樱,道:“程小姐,谁敢推你?”

    “这件事不要再追究林小姐的过错了,是我刚刚出言不逊,开玩笑说林小姐太能吃了,却不想刺激到了林小姐。林小姐,是我错了……”

    程樱开始装无辜,楚楚可怜。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站在了程樱那一方,恶目相向,仿佛林初夏就是千古罪人一般。

    “没有,我刚刚的确推了她,可是根本不至于……”

    “你也承认了,不是吗?”

    对方还不等林初夏把话说完,就冷冷打断。

    周围人瞬间对林初夏指指点点,纷纷说她恃宠而骄,有了言家的保护,就变得娇蛮跋扈起来。

    随后又把林诗雨拉出来说说,说姐姐如此温性纯良,怎么妹妹却这么没家教,在公共场合,大打出手。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高呼:“言家夫妇来了。”

    大家齐齐看向门口,只见言晨护着爱妻走了进来,凡是有男人多看沈青一眼,他必然恶狠狠的等回去。

    有服务员过去将事情说明,沈青投来目光。

    沈青是出了名的冰美人,如今四十多岁,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时间对于美人,都是格外优待的。

    沈青走了过来,言晨立刻给她开道。

    “让让,别碰着我老婆!”

    沈青走到场中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