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134章 乖乖坐好,这是命令

第134章 乖乖坐好,这是命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我睡沙发,不介意的。如果你舍不得,可以让我睡床,你睡沙发。不要和我讲道理,你根本就没道理可言。你如果不想我把你捆起来,或者堵住你的嘴巴,你就乖乖给我坐在那儿。”

    “我平日里,的确什么都依着你,可是现在你受伤了,我不可能再由着你。你最好别跟我废话,也别跟我做最后的顽抗,在我看来,那都是以卵击石。”

    “乖乖坐好,这是命令。”

    他一字一顿的开腔,声音清冷,带着威严。

    谢婉立刻秒怂。

    每次自己一出事,厉训必然上纲上线。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厉训从猫眼看了一番,随后问是谁。

    “这只是个外卖,你能不能不要紧张兮兮,好似是反恐电影一样。”

    厉训没有立刻回话,打开门拿了外卖后,才开腔:“你没有警惕意识,你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住在这儿。我刚才按门铃,你问都不问,就开门,就不怕我是坏人?”

    “我在猫眼看过了!”

    “是吗?看过了还会放我进来?”

    “你……”谢婉咬咬牙,这家伙侦查力堪比猎鹰,当初爸爸说他一定是最优秀的军人。他的身体素质比一般军人都要强,只要参加正统的训练,一定能光宗耀祖,能为国家建功立业。

    可是,他却因为自己,一辈子只能握着手术刀,在后方救死扶伤,失去了建功立业的机会。

    她永远忘不掉父亲遗憾的目光,懊恼悔恨,痛心疾首。

    她深呼吸一口气,撇除脑海中的回忆,道:“我身手好,不可能有事的。”

    “对方若是准备了迷药,有你哭的时候。”

    “厉训,这都是极少可能出现的结果,你非要和我较真吗?”

    “和你的安全有关,我必须较真。我已经找人,在你家门口安装监控。也打算在屋内安装热成像监控,确保你的安全。”

    “你这是监视我。”

    “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退让一步,门口的监控是必须的。你也别妄想用口香糖遮住。但凡被我发现,我哪怕从军队里,也会回来的。”

    “行,算你狠!外卖给我,我饿了。”

    “这不营养。”

    随后,厉训就将外卖丢进了垃圾桶。

    “靠!我最爱的麻辣烫!厉训,你是故意的吧,那我吃什么?冰箱里可一点东西都没有了!”

    “陪我去买菜,回来我做给你吃。”

    “不去!”

    “你是需要我扛你走?”

    谢婉咬牙切齿,只能换好了衣服,跟着厉训出门。

    她走的很慢,故意拖延时间,却被厉训抓住了另一只完好的手腕,强行拖走。

    他的手掌很大,温度源源不断的传来。

    谢婉心头一颤,小脸下意识的红了起来。

    夜色有些黑,他并未注意。

    谢婉暗骂自己没出息,只不过拉个手就脸红气喘,一点定力都没有。

    很快到了附近的大超市,谢婉也缓和过来,故意板着脸不给他好脸色。

    厉训早已习惯,也没有多说什么。

    厉训挑菜很认真,身为一个医生,专注养生之道。

    瓜果蔬菜必然是最新鲜的,买肉食之类的,甚至能从鸡肉的颜色,辨别出这鸡是怎么死的,死了几日,冷冻几日。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次性医用手套,在店员诧异的目光下,将一只鸡递了过去。

    “婉婉,晚上吃这一只鸡。这一只鸡的死亡时间不超过48小时,冷冻时间也才12个小时。相较来说很新鲜。”

    “明天我早点去菜市场,那儿有新鲜的活鸡。近来流感来了,我也帮你好好挑挑。”

    谢婉听到这些话,头皮发麻。

    学医的都这么龟毛吗?

    这些鸡在她眼里明明都一个样子啊!

    “我还要吃肉。”

    “嗯,我帮你挑。”

    厉训来到猪肉摊,挑了一块新鲜的。

    店员准备帮他切,但是厉训要自己操刀。

    他垫了垫切肉的刀,道:“比手术刀钝了不少。”

    “额……”

    “这猪大腿上的肉,要按照肌肉文理来解剖,熬汤的时候才不会破坏肉质鲜美。”

    “大哥……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认真,你不觉得别人都像是怪物一样看着你吗?”

    谢婉捂着脸,凑过去在他耳边说道。

    “你叫我大哥了。”

    “额……我只是夸张的表达好不好?”

    “我本来就是你哥,不需要夸张表达。”

    “拜托,这是我要说的重点吗?”

    “好了,去买点别的。看看有没有银耳,明早给你做银耳汤羹。”

    谢婉只能认命的跟着,随后他买了很多东西。

    “小伙子,我眼睛不好,这需要多少钱啊?”

    有个老奶奶拦住厉训问道。

    “九块八,这条比较新鲜,那条鱼活不过三小时了。”

    “好的好的,真是太感谢你了小伙子。这是你女朋友吧?还挺漂亮呢。”

    老太太仔细朝前凑了凑,看清两人相貌。

    “郎才女貌呢!”

    这话,敲打在谢婉心头,让她的心脏都不自觉加快了速度。

    “她是我妹妹。”

    “哦哦,原来是妹妹啊!”

    妹妹这两个字,将她刚刚激动的心,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是啊……

    她和厉训只是兄妹,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这血缘关系。

    她不承认这个哥哥,难道他就不存在了。

    她一直以来,都在自欺欺人罢了。

    “怎么了?”

    厉训突然觉得她小手冰凉,忍不住摸了摸:“是不舒服吗?”

    “没有,我累了,回家吧。”

    “买的东西够多了,该回去了。生鲜的东西放不长,要尽快吃掉。”

    随后厉训就带着她回去,大包小包都放在一只手上,另一只手牵着她。

    她于心不忍,道:“给我一点吧,我有一只手是好的。”

    “不用,有我在,不需要你辛苦做什么。”

    谢婉闻言,忍不住问道:“厉训,如果我们不是兄妹,你还会这么对我吗?会……对我这么好吗?”

    “不要想那么多,你怎么可能不是我妹妹?”

    “好吧……”

    妹妹喜欢上哥哥,这是世人所不容的。

    就算再喜欢也要压抑,深埋于心。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两人回到家中,他将食材放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