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 > 第74章 你揣了什么好吃的?

第74章 你揣了什么好吃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宠妻入怀:神秘总裁难招架最新章节!

    陆厉挂断了电话,寒眸眯了眯。

    敢在他女人面前说他坏话,是活腻了吧!

    ***,一个晚辈,敢撬长辈的墙角!

    陆厉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心里十分不舒服。

    他回到了前厅,林初夏向来滴酒不沾的人,竟然端了一杯鸡尾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她在不安。

    她还在害怕,需要释放情绪。

    她端酒杯的手,都是在颤抖的。

    陆厉看到这一幕,心脏微微疼着。

    跟他在一起,她的确受了不少的苦。

    她表现一直都很倔强,就算受了苦,也不愿告诉他,生怕加重他的负担。

    可此刻,她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惊慌失措。

    他缓缓上前,她看到他来,立刻将酒杯放下。

    “怎么喝上了酒?”他明知故问。

    “就是想要尝一下,好像挺好喝的,但是喝到嘴里也就那样。”

    她展颜一笑,没有提起刚才发生的一切。

    看到她的笑,陆厉心脏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一般,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压住心头酸涩,并未多说什么。

    “不喜欢这宴会,我们就回去吧。”

    “嗯,回去吧。”

    这一次,她没有强撑,因为是真的撑不住了。

    她喝了一点酒,在车上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她窝在陆厉的怀里,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刺猬,需要团成一团,才能稍稍安心。她的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衣服,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浮木。

    她这个样子,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大手温柔怜惜的抚摸她的脸颊,挑开她额头的碎发,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很快回到了陆宅,陆厉将她抱回了房间。

    “我……我不要睡觉,我要洗澡!”

    “今晚就不洗澡了,乖乖睡觉好不好?”

    陆厉就像是哄孩子一般,耐心的不得了。

    “不要,我要洗澡!”

    醉酒后的林初夏十分固执,也不管陆厉答不答应,就开始解身上裙子。

    她哪怕现在稀里糊涂,也知道这裙子是高仿,价格不便宜,所以脱衣服的时候小心翼翼。

    随后小手拿起裙子,轻轻放在床上,道:“这衣服要好好保管,高仿的这么好,我下次说不定还要穿!”

    “初夏,你喝醉了。”

    陆厉此刻头大如斗。

    她身上只穿了卡通内衣,纯白的颜色,明明清汤寡水,偏偏……让他喉结滚动。

    他竟然起了歹念!

    罪恶,罪恶!

    他赶紧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想要披在她的身上,却被她挣脱。

    “我不要穿衣服,我要洗澡,好不好!”

    陆厉此刻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恨不得撞墙直接昏阙过去。

    几十亿的合同放在他的面前,他都没有乱过,此刻……他心乱如麻!

    林初夏根本不知道陆厉正陷入天人交战中,她只知道自己喝了酒,身上有酒气,要是不洗澡,第二天肯定臭烘烘的。

    她跌跌撞撞的朝着浴室走去,却砰的一下撞在了磨砂玻璃门上。

    陆厉也来不及纠结到底吃还是不吃,赶紧冲过去,扶起她摇晃的身子,将她扶进卫生间。

    他认命的放好了温水,将她安置其中,还尽职尽责的帮她洗澡。

    她洗澡的时候倒是很乖,也不闹,像个精致的洋娃娃一样,任由他摆布。

    陆厉稍稍松了一口气,忍一下就忍一下吧。

    她还小,他有的是耐心,等她长大。

    林初夏趴在浴缸边沿,低头很认真地说道:“你……你口袋里藏了什么好吃的?让我看看。”

    陆厉听到这话,老脸一红。

    他好歹二十八岁了,竟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调戏了。

    陆厉没好气的将她的身子转过去,道:“不准看。”

    “切,有好吃的也不跟我分享,坏人!”

    陆厉听到这话,有些哭笑不得。

    但愿,等他愿意分享的时候,这丫头别逃之夭夭。

    他正在给她清洗后背的时候,林初夏突然歪着脑袋问道:“陆老四……你会不会嫌弃我啊?婉婉说,男人都喜欢前凸后翘的女孩子,你说我什么都没有,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没有,不会嫌弃的。”

    陆厉忍俊不禁,没想到这丫头还知道自己没有。

    “那你喜欢吗?”

    她刚想转过去,却被陆厉按住了肩膀,她的身子瞬间动弹不得。

    “别乱动,不然我要打你屁股了!”

    身后传来他低沉沙哑的声音,是那样厚重,像是沾染了什么似的。

    陆厉吐出一口浊气,他真的要被这丫头折磨疯了!

    再这样下去,他怕自己会被憋死。

    这个澡洗的陆厉心累无比,终于结束。

    他第一次如此佩服他的定力,竟然能忍到这个时候。

    “现在给我乖乖睡觉!”

    “你要去哪里?”她睁着迷蒙的双眼,水汪汪的,不解的看着他。

    “我去洗澡。”

    他可要好好冲个冷水澡。

    他来到浴室,没想到玻璃门被人拉开了。

    他回头就看见林初夏那颗小脑袋,挤在门缝里。

    “你干什么!”

    他瞬间头疼无比,赶紧抽过浴巾裹在身上。

    她要是清醒,看到也就看到了,可偏偏迷迷糊糊的林初夏是个糊涂蛋,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流氓事。

    “我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好吃的……”林初夏还惦记吃的。

    陆厉听到这话,无奈摇头。

    “我等会拿给你,你乖乖在床上等我。”

    “那你说话算话哦!”

    林初夏这才心满意足的关上了门。

    陆厉无奈,只能打电话通知杨叔,准备一些小零食上来。

    很快他洗完澡出来,林初夏正吃的不亦乐乎,都忘了这零食是从哪儿来的了。

    陆厉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几个怎么不吃?”他问。

    枕头边上,有几个巧克力。

    “这是最好吃的,我都留下来了,等你来吃。”

    林初夏笑嘻嘻的说道。

    陆厉闻言,心头微微一颤。

    她剥开一个,递到陆厉的嘴边。

    他点点头:“很好吃。”

    “吃甜食,心里的苦也会变甜的。”

    她很是认真的说道。

    这就是她爱吃甜食的原因吗?

    “会变甜的。”

    他回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