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孕豪门:总裁爹地很给力 > 第315章 用身体证明她爱他

第315章 用身体证明她爱他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替孕豪门:总裁爹地很给力最新章节!

    欧阳盛看到白小诗和湛亦致在一起,他嫉妒,他羡慕,更是憎恨。同样内心也是害怕的,害怕她会离开他,跟着湛亦致走。

    因为爱,所以变得疯狂,口中血腥的味道,越来越浓烈,蔓延深至肺腑,才将他那颗像魔鬼一样的心拉了回来。

    他的吻由粗暴,转变成了温柔,再变成霸道,索取的狂野……

    不管他要怎样,她都没在反抗,一任他吻着……然而,正是她这种从容,这种没有任何表态的淡然,又一次激怒了他。

    再加上刚刚她对他的道歉,仿佛一切都是她早就知道,特意出去见湛亦致的。

    白小诗紧紧的闭上双眼,放在他侧身的双手,主动的攀上他的脖子,紧紧的勾着。回应着他的吻。

    她爱他,爱到了灵魂深处,因为不想让他误会,她想要证明。

    她的吻像罂粟一样,足以让人迷失自己的心智,很快上瘾,一发不可收拾。

    欧阳盛忍不住将她从地上抱起来,两个箭步走到床边,然后放下,俯身居高临下打量着娇美可人的小女人。

    她满脸都是羞涩的红晕,嘴唇被他吻得有些微肿,沾染着樱红的血珠,妖艳无比。

    白小诗反着自己的手臂,主动将背上裙子的拉链拉开,水雾迷茫的眼睛,带着几分勾人。魅惑诱人。

    她再一次攀上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嘴唇,像小妻子一样,对他献上青涩又生疏的吻……

    欧阳盛单膝跪在床边,愠怒的瞪着她。抓着她的双肩,按压在床上,打断她对他的吻。

    “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在乎你,对你的吻没有任何抗拒力,对你的身体,像吃了罂粟一样上瘾,所以才敢如此的任意妄为吗?”

    “……”她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想证明,自己真的是爱他的。

    “是!你成功了。”

    语落,他俯身迎上她的嘴唇,疯狂的缠绵……

    他忽略掉了,现在的她还怀着孩子,正是特殊又关键的时期,可是他已经对她忍了很久了,身体如同着了魔,怎么也无法停止下来。

    她会保护他们的孩子,尽量小心翼翼,尽量不让他伤到他们的宝宝……

    疯狂激烈的缠绵后,偌大的卧室里,散发着旖旎的味道,床下零乱的遗落着,属于小女人的衣物。

    她依偎在他的怀中,仍旧小鸟依人,脸上红晕久久没有消退,光洁的手臂,紧紧的搂着他,那种感觉,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他的身上。让他清晰的感觉到,她对他爱的真挚。

    “对不起,盛。请不要再生我的气,好吗?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天的事,真的只是一个意外。我不知道他会出现在超市那里。”白小诗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口,声音依旧带着抱歉。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为什么要离开公寓?”

    “因为昨天晚上,你加了一夜的班,我想给你做点好吃的……”

    “没有佣人吗?佣人不在这里,你不知道打电话吗?我给你买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他低眸盯着她,打断她的话,依旧强势得要命。

    “他们买的东西,怎么能够代表我的心意呢?”

    他不懂,一个女人真的爱上一个男人之后,而且还沦为了,像家庭主妇一样的女人。她便特别想为自己的男人,亲自做一切。

    “我不需要什么心意,我只要你的心就好。”他翻身起来,侧着身子俯视着她。幽蓝的眸子,即使没有任何冷酷的神色,都足以令人畏惧。“我看到了,他抱了你,他紧紧的搂着你。”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她知道就算现在解释,他也未必会相信。“是吗?既然你看到他抱了我,那么你应该也有听到,我对他说了什么吗?”

    “……”

    此话一出,欧阳盛随即沉默。因为他当时确实有听到白小诗对湛亦致说什么。

    那些话无疑对湛亦致,是莫大的打击。

    他喜欢白小诗那又如何?可惜她的心已经在他欧阳盛的身上了。

    “我说,我是你欧阳盛的女人,不仅身体是,心也是,甚至连同灵魂都是。这样的话,请问欧阳先生你,是否满意呢?”他的不说话,已经让白小诗证明,他肯定是听到了这些话。

    为了让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情绪,实在是太过激,不应该对她那么冷酷,还粗鲁的吻她,她才忍不住向他重复一遍。

    “可他抱了你。还搂得那么紧。”道理在他欧阳盛这里,永远都是行不通的。他是专制又霸道的主义者,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你穿得这么少,他肯定连你身上的肌肤,以及温度,都能够感觉得到。这完全是属于一种‘肉体’上的犯罪。”

    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如果当街抱了一下,都算是肉体上的犯罪,那么中国的法律,肯定都得再重新改一改了。

    他们俩现在躺在这里又算什么呢?不是肉体吗?是灵魂?

    “你和他在我们没有认识之前,交往了多久?”这个问题,是欧阳盛第一次询问白小诗。

    “快两年。”她如实的回答。

    “是怎么交往的?”他像一个提问者,一味的向她提问。

    “就是……普通的男女朋友交往啊。”

    “普通男女朋友的交往,是怎么交往的?”他蹙了蹙眉头,眼窝突然变深,好像白小诗的回答,又犯了一种什么无形的错误。

    “这种问题,还需要回答吗?难道说,你以前都没有跟女人交往过吗?”她突然想到了,他们口中,一直提说的那个温茹沁。

    欧阳盛和温茹沁以前交往过,即使现在她已不在世上,那么欧阳盛和温茹沁,也是男女朋友啊。

    “现在是我问你问题,不是你在问我。你只需要回答就好。”

    在欧阳盛的理念里,是男女朋友,肯定就得有所作为,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拉拉小手,或者是简单的搂一搂,抱一抱之类的。

    “就是……写写情书,一起吃个饭,然后看个电影,再则就是出去旅游一下啊。”她断断续续的向他说着。

    “这么简直的事情,你还需要用一幅沉思的表情吗?”他又吃醋了。从白小诗的样子,让他感觉此时此刻的她,就好像正在回忆,以前她和湛亦致的美好事迹。

    “我哪里有了?”她一头黑线。

    自己回答了他的问题,他不满意,不回答的话,他也不满意,这男人真是难侍候啊。

    “白小诗,你别用这样一幅表情看着我。”他宠溺的轻斥着她。“算算时间,你代孕乐儿跟愉儿的时候,也才十八岁,然而那个时候的你,已经在跟湛亦致交男女朋友,谈情说爱了。你刚刚说你们交往了快两年,那么你这女人才十六岁,就开始早恋了吗?”

    “……”白小诗一脸窘迫,被他这样一说,好像真的是耶。

    她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外婆经常在外面赌,又没怎么管她。她缺少家庭的关爱。特别希望有人能够爱她。

    刚好湛亦致说喜欢她,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当时湛亦致是比她高两个级的学校。整个学校里的女生,都把他称之为校草,跟那么帅又贴心的男孩儿交往,是所有女生都梦寐以求的事啊。

    换作欧阳盛是女生的话,他肯定也会愿意接受湛亦致的追求吧?

    “被我说中了?”他伸手捏着她的脸颊,逼迫着她正视于他的眼睛。“你们俩肯定不是那种单纯的男女朋友。既然是男女朋友了,就不可能拉拉小手,亲亲小嘴。”

    白小诗在正视他眼睛的同时,不由得闪烁了眼神,刚刚他还没有提说亲小嘴呢。这一次又被他给说中了。

    “你的眼睛看哪里呢?”他醋意大发,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恨不得把她的眼珠子定住,不让她游离。“你们以前是不是……是不是那个了?”

    他内心有点抓狂,越想心里越是不舒服。

    “哪个?”她装糊涂,看着他这抓狂的表情,心里有点好笑。

    这男人是傻子吗?以前她就跟他说了,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现在他又来这一出。

    “白小诗……”他气结,只想一巴掌拍死她。

    “你要打我吗?我死了的话,可是一尸两命哦?”她对着他挺了挺自己的肚子。

    欧阳盛吓得赶紧松开,那用力捏着她脸颊的手,从而温柔的婉转到她的小腹之上。

    她的小腹,依旧还很平坦,看不出是怀有快两个月身孕的女人。

    “肚子有没有不舒服?刚刚有没有碰到孩子?宝宝还好吗?还在这里吗?”

    宠娃狂魔的男人,掀开她身上的被子,脸颊贴在她的小腹之上,呵护得又摸又亲。

    “你还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孩子吗?你刚刚都是怎么对我的?”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故意打趣他。“你那么粗鲁,就不担心会把宝宝伤到吗?”

    “我现在不是问你,宝宝有没有怎么样嘛?如果宝宝出事的话,我就……”他想放下狠话,只是说了一半,又停了下来。

    “怎样?去医院,把自己变成太监吗?呵呵……”看着欧阳盛窘迫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笑。

    她开心成这样,肚子里的宝宝,又怎么可能有事呢?

    “言归正转,你倒是说,你和湛亦致在交往的时候,到底有没有……”

    “没有。怎么可能有什么呢?我的第一次,可是被你冤枉成,我给你下药,想爬上你床的女人。就在欧阳山庄里,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我很多次了。我可没有那么前卫,十几岁的人就和男朋友做那些成年人的事。我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朋友关系而已。”

    这男人太过较真,叉开了话题,他又绕了回去。于是,她只好再重新一次,以前对他说过的答案。

    “你这么问我,看你的样子,好像特别有经验啊?怎么也不像传说中的,东城之王欧阳总裁,是一个不近女色的男人?”

    他的吻技那么熟练,床上功夫又那么高,如果说这样的一个男人,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的话,打死她都不相信。难不成,他对女人是天生这么厉害?

    是!欧阳盛可不像白小诗那么的单纯,以前和温茹沁交往的时候,早就在一起了。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早就是成熟的男人,二十多岁的男人,碰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呢?只是男女之前,荷尔蒙的自由发泄而已。

    “经验都是在你身上练就出来的。”他狂妄的说道。“即使你们俩没有上床,那也有亲嘴是吗?”

    “没有。”就算有,她也不能承认。毕竟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要说出来,让他徒增烦忧呢?

    “我不信。”她回答得太快,很有可能是在敷衍他。

    “真的没有。”白小诗轻笑一下,凑上嘴唇,在他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我只吻过你一个人,也只爱你一个人。”

    以前像这种甜言蜜语的话,白小诗是铁定不会直接说出来的。不过跟欧阳盛在一起的时候久了,他总是逼迫她说一些,露骨得她不想说的话。久而久之,自然就成为了一种习惯。

    再甜蜜肉麻的话,说出来那也跟家常便饭差不多。

    “是吗?那他……碰过你这里吗?”他吻着白小诗的脖子。

    “没有。”

    “他摸过你这里吗?还有这儿,这里……”

    多疑的男人,每吻一下她身体的部位,就会询问一遍。

    “没有没有没有……哈哈……”他亲吻她好痒,弄得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别闹了,再闹我肚子就要笑痛了。我的身体只让你欧阳盛一个人碰,这是保证书,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真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小女人乌黑的长发,他越看她是喜欢,爱到了心坎儿里。如果有一天,她不在自己的身边,他一会抓狂得疯掉。

    “嗯。白小诗爱欧阳盛。”她一个字,一个字甜甜的说道。

    “欧阳盛也爱白小诗,很爱很爱。”突然,欧阳盛的语气,显得有些失落。“假如有一天,欧阳盛失去了一切,没有权势,没有富有的财富,变得一无所有。你还会要我吗?喜欢我吗?爱我吗?”

    “白小诗喜欢欧阳盛这个人,不是喜欢他的权势,他的财富。如果你变得一无所有了,我们俩就带着宝宝,一起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生活。”

    “你怎么那么可爱,那么好看呢?”他爱死她了。忍不住凑上嘴唇,热吻着她。

    一个热吻对于他来说,此时此刻是远远不够的,他想要她,现在,立刻,马上。

    “唔……别闹了,刚刚才结束,现在又来……”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欧阳盛抓起身上的被子,盖着两人的身体,尽情的吻起来。

    “你搞什么啊?不要啦……小心宝宝。唔……”

    小女人终究拗不过他,再一次沉沦在幸福的海洋里。

    午餐白小诗亲自为欧阳盛,做了一顿特别丰富的,不过因为公司的事情很忙,他吃了一半,中途就走了。

    白小诗没有拦着他,现在为公司的事,比较要紧。

    白小帅离开温茹晴的公寓一天时间,得知吴冬雪安全后,没有再去找欧阳盛,直接回去。

    因为他拿不定主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即使吴冬雪安全,可她身上的伤,却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两个小家伙合计着,他们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了,于是来到温茹晴的卧室。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温茹晴还在睡觉。

    这些天她成为了醉生梦死的人,整日以酒为伴。可能走到大街人,都没有人会认识,她就是昔日那个红遍大江南北,红遍国内外的影星温茹晴。

    “妈咪,你醒醒。”欧阳乐推了推躺在床上睡觉的温茹晴。

    温茹晴睁开惺忪的眸子,很想发脾气,但见是欧阳乐,她又强行克制,只因这个小家伙,长得实在是太像欧阳盛,看到他在自己的身边,就像欧阳盛在一起。

    “什么事?”她吃力的坐起身来,因喝了太多的酒,脑袋还晕晕沉沉的。

    “妈咪,你不要再喝酒了,那样会很伤身体的。”站在旁边的白小帅,奶声奶气的说道。

    这话一出,温茹晴惺忪的眸子,立刻变得水雾迷茫起来。

    想着自己这么懂事的两个儿子,欧阳盛却不要她,她心里就一阵酸痛。

    “妈咪也不想喝啊,可是妈咪心里难受,你们爹地,他不要我们母子三人了。他要跟白小诗那个贱女人住在一起。我不能给你们完整的家庭。”温茹晴难受得落眼泪。

    “那我们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啊,妈咪你带我们去找白小诗吧,我和哥哥会帮你出气的。”白小帅嚷嚷着。

    “……”温茹晴有点诧异,今天的白小帅好像怪怪的,以前他可从来都不会这样说话。

    他一直都当白小诗是他的亲妈,怎么出去了一趟,全都变了呢?

    她很想知道,那天白小帅甩掉小黑保镖之后,他去了什么地方。但她的心情不好,完全没有心思去顾那些无关紧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