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全能世界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落魄子弟2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落魄子弟2

作者:紫气东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全能世界最新章节!

    “楚辰?”服务员楞了楞,思索了会后似乎有些顾虑,不知道该不该说,犹犹豫豫的。

    “我问你话呢你装聋作哑啊你?”魏惊尘终于又感觉自己回到了人上人的那种感觉,激动之余一拍桌子便道,“给我说话!”

    被魏惊尘吓了一跳的服务员急忙脸色变了变才苦着脸道,“是,是有个叫楚辰的服务员,先生您,您是和他有什么过节吗?”

    “我和他有个屁的过节!去,叫楚辰那小子过来服务,快去!”魏惊尘一瞪眼,便发号司令起来。

    “这……先生,不巧了,刚才我还碰见了楚辰,他好像给666号包厢服务去了,那边的客人说是点名叫他服务。”服务员被魏惊尘给吓破了胆,他哪知道这家伙是在狐假虎威。

    魏惊尘朝着楚南耸耸肩,意思是该问的我都问了,楚辰的行踪也已经知道,我可完成任务了。

    楚南真是又有些惊讶又有些意外,他实在没料到,楚辰竟然会沦落到了这步田地,竟然……竟然在这酒吧里当起了服务生?

    如果不是魏惊尘和这服务员亲口所说,他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楚辰好歹也算是豪门望族出身,就算他和他父亲的公司被自己给搞垮了,可离开宁海去京城时身上还携带着一些钱款资金的,怎么就当起服务员来了?

    养尊处优的公子爷平日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果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肯定不会干这种活。所以不用问楚南都知道,楚云生父子俩到京城投奔本家之后,肯定发生了什么大变故。

    越想越好奇的楚南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待服务员离开后,走到魏惊尘身边坐下,皱眉道,“你确定这个楚辰,就是我说的那个楚辰?”

    “你以为我会无聊到什么楚辰都可以乱找?放心吧,刚才问的就是那个楚云生的儿子,不会有错的。”

    魏惊尘喝了口洋酒,也不知道是不是同病相怜,他的笑容有些凄惨道,“落魄的豪门子弟就是堆狗屎,谁都可以往上面踩上几脚,哦不……也许根本就没人愿意踩,因为怕臭!你知道吗?这就是我们这种人最大的悲哀!”

    楚南撇撇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确,魏惊尘比起楚辰也好不到哪去。若是这次地皮收购失败,他估计也会穷困潦倒,也许到时候甚至连做服务员的楚辰更加不如,会被债主逼的自杀都有可能。

    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就算楚辰真成了服务员又如何?楚南找他可不是来搞什么多愁善感的,他想要的只是找到楚云生,其余的和他都无关!

    “刚才那服务员说,楚辰在666号包厢服务对吧?我现在去找他。”楚南说到这里,朝魏惊尘瞧了眼道,“跟我一起去瞅瞅?”

    魏惊尘犹豫了片刻,便嬉皮笑脸的起身道,“行啊,拿人钱财总得要送佛送到西不是?我得当你面确定了是不是真的楚辰,直到你无话可说为止。谁让老子拿了你的钱手软呢……”

    楚南笑了笑懒得和他斗嘴,拉着魏惊尘便离开包厢。而这时候,张捷似乎闻到了有事要发生的气息,八卦的他顿时来了兴趣,连怀里的性感女郎都不要了,也起身跟了过去。

    林颖见偌大的包厢里很快人都走光了,自然也紧随其后,一起离开。

    结果两位陪酒女郎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大眼瞪小眼,竟然玩起了骰子,自己人和自己人喝了起来。

    楚南要寻找楚辰和其父亲楚云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林颖和张捷跟上来也没阻拦。一行四人很快便走到位于酒吧中心舞台右侧的大包厢外。

    楚南看了眼门牌号,确定是666房间后,便让林颖和张捷在旁边过道等着,自己则带魏惊尘来到了门口附近。

    这酒吧的包厢都是半露天的,也就是说上面是空的没有墙遮挡,所以只要靠近包厢内便一目了然。

    楚南刚快来到包厢门口,目光便已经看到了里面坐了很多人,而很快,让他看见正半蹲在地上,喝着大杯的洋酒那人时,顿时皱起了眉头。

    没错,这个看起来狼狈不已,正在给自己灌酒的,正是他那同父异母的弟弟楚辰。

    此时的包厢内,阵阵嘲笑声在响起,楚南目光扫过,却是惊讶不已,原来这包厢坐着的人中,竟然有好几个都是熟悉和厌恶的家伙。

    坐在楚辰正对面,搂着漂亮女人面露嘲讽的冷笑之色,喝着红酒的正是楚辰的表哥楚新。

    而在楚新一侧所坐,正在大声狂笑的家伙,则是当初差点杀害楚南得逞的家伙,曼朝华!

    嘲笑楚辰的如果只是曼朝华,楚南倒没觉得什么,可是这些人里面,竟然有楚辰的堂哥楚新,这就令其非常不解了。

    楚云生父子来京城,不就是投奔京城楚家的吗?怎么楚新这会,还会嘲笑自己的堂弟?当初,这对堂兄弟可是感情很好,如今却变成这模样,简直有些不符合逻辑。

    “噗……”这么大杯的洋酒楚辰尽管努力的灌下嘴,但最终还是受不了呛出声,把酒全都喷了出来,洒了一地。

    “楚辰,不能喝就不要喝了,当个服务员居然连命都不要了?哈哈,想赢这几千块钱,就把命豁出去了??”

    旁边,哄笑声中有人鄙夷的出声,引起包厢内一阵嘲笑。

    楚辰擦了擦满脸的酒水和鼻涕,目光中充满着愤怒与仇恨,但却咬牙什么都没说,站起身来鞠躬道,“对不起诸位客人,酒没喝下去,钱我不要了,如果没什么需要我先离开了。”

    “别走啊,没看见满地都是你吐的酒吗?不擦干净就想离开?信不信我现在就让老板炒你鱿鱼?”旁边有人突然一脚踹在了楚辰身上,将他给踢的一个踉跄撞到了酒桌上,疼的蹲在那半天没出声。

    “少他娘的在那给老子装死,想赚钱就是给舔也要舔干净!楚辰,你不为别人想,也得为你爹想想不是?丢了这份工作,我看你是饭都要吃不起了,瞧你敢不敢再找你楚新哥的麻烦了!”

    楚辰起身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走到一边,拿起拖把和畚箕,打算清楚自己吐的酒水。然而,还未等他清理干净,旁边又有人故意拿起酒瓶,笑眯眯的往地上边倒酒边开口道,“不好意思啊,我这里也有点脏了,麻烦擦干净好不好?不擦干净,我就投诉!”

    看着酒瓶里的酒倒的满地都是,楚辰脸都憋红了,捏着拖把的把柄咔咔作响,显然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

    %正)版X。首发●0#

    直到这时,他的堂哥楚新才起身拍了拍手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我来是让你们照顾我堂弟生意的,谁让你们这么放肆了?这可是我堂弟,总得给我面子吧?”

    说到这里,楚新笑眯眯的朝楚辰看了眼道,“楚辰,你也是,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把酒吐的满地都是,诚心让我不舒服是吗?行啊,你不让我舒服,那我也不会让你舒服,记住了没?当初你敢去爷爷那告我状,我就让你尝尝屈辱的滋味!别想和我斗,你斗不过我的,记住了没?”

    楚辰死死盯着楚新,最终还是保持沉默低下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