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掌上司命 > 第045章 :主子

第045章 :主子

作者:时不待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快穿掌上司命最新章节!

    容毅突然这么开口说话并不是无的放矢,他是真的感觉这个身体的真正主人梁裕还没有完全的消失,说不出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感觉,能感觉得到梁裕似乎在透过自己看梁淮、看团圆,自己所表达的意思他都能知道,自己说的话做的事他也清楚,自己的心理活动这个梁裕也清楚。他觉得梁裕没有彻底的消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到来的缘故,他又没办法出现。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可能心平气和的面对梁淮,毕竟梁淮对现在他这个壳子可是有不可告人的*,而且他们还是兄弟……

    而这样的情况让他想到了当初他成为卓文奕那次,那次他并不是因为去世离开那个世界的,那是不是说当时的卓文奕其实也在,只是没有这次梁裕给他带来的感觉这么深。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他多刺激这个梁裕几次,那他是不是就会出现了,而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也就可以平平安安的离开了?

    不过他开口的刺激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效果,虽然他感觉到了一丝波动,但是这并不影响什么。看来刺激的关键不在自己本身,既然给了你机会你自己不出来,那以后惹出了什么麻烦你自己出来解决吧,容毅在心里这么说道,然后他对前去见梁淮表现出了极大的乐趣。具体表现在,他动不动就进宫给云太妃请安,给云太妃请安时自然是避免不了要碰到梁淮的,兄弟二人不由自主的就会谈论起国事,谈论着谈论着天就晚了,然后他偶尔还夜宿皇宫。

    而越是和梁淮私下相处,梁淮看向他的目光越高兴,越火热,他就越开心,因为每当那个时候他总觉得这个真正的梁裕快要出现了。不过不知道到底少了什么样的刺激,梁裕就是缩着头不愿意出现。

    这天难得容毅没有去皇宫找梁淮聊天,更难的是梁淮也没有来王府找他。难得清闲的日子,他把梁渠叫到了身边。梁渠虽然年幼,但是长得好,看着就萌,而且也非常的懂事,平日里容毅不在,他也很少吵闹着要见他,当然也有点小性子,每次生病非要容毅陪着。

    容毅看着梁渠吃东西,这个时候的孩子正是讨人喜欢的时候,而且梁渠还吃一口东西就偷偷瞅他一眼,让容毅看的直想发笑。大概是他忍俊不禁的表情太过于明显了,梁渠收起了表情,板着脸道:“父王今日召二衬前来有什么事吗?”

    明明是个萌萌哒的小家伙,非要用奶声奶气的语气装大人,怎么能不让人觉得好玩。

    “父王找你没什么事。”容毅托着下巴看着他笑的温和道:“父王上次答应过你要好好陪你,虽然陪的迟了,但是父王说到就会做到。”梁渠对这话再次表现出了疑惑,看向容毅的眼睛中闪烁着大大的问好,不过他并没有多问。

    对于这样的孩子,容毅笑了,并未多说什么。名义上的父子儿子这天度过的很愉快,而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到了下午,容毅亲自把孩子送回去了后院,在奶娘把孩子抱走后,文锦书想要邀请容毅到她房里用饭,被容毅给拒绝了。文锦书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这在她看来是十分打她脸的事,不过联想到她当初最梁裕的态度,容毅对她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在容毅要离开时,文锦书再次开口了,她轻声道:“王爷身边除了臣妾一直没有其他服侍的人,是臣妾想的不够周到了,王爷若是觉得奴婢服侍的笨拙,就立两个侧妃来服侍,也好为王爷多开枝散叶,臣妾这几日进宫给母妃请安也说过这个事情了,母妃的意思也是如此。臣妾就想着要不在府上开个宴会,邀请京城里的世家女前来做客,王爷要是看中了谁,也好让臣妾给未来的妹妹整理好院子,做好准备。”

    容毅听了这话很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怪不得梁淮看她不顺眼呢,闲着没事想给梁裕找个小老婆安心,这在梁淮看来肯定是十恶不赦了。不过就算不说梁淮,就是梁裕,她最后选中的人还真不敢用,说不定哪天就害的自己永世不得翻身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容毅淡淡道:“本王无心于此。”

    “王爷……”对于容毅的回答,文锦书觉得有些不能容忍了,她知道自己和这人之间从成亲就有了裂痕,最近她听从了身边麽麽的话,想要多加缓和同梁裕的关系,所以就连为他纳妾的话都说了出来,结果这人还是丝毫不领情,把她的满腔好意全都无视,这让她心里十分的憋屈。

    “王爷是看不上京城里的世家女还是心中另有他人呢?如果有不如接进府来,臣妾作为王爷的妻子自然是会好好照顾未来的妹妹的。”文锦书忍住心中的不舒服,低声道。

    “本王没有看不上谁。”容毅勾起嘴角道:“即便是真有一天本王看上了谁,也不会把他留在这个院子里。王妃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好了,对于本王的私事还是不要多加过问的好。”说罢这话,他再也懒得和文锦书多说什么了,转身就离开了。她要是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梁裕不动她,自己也不会动她的,人从来就是怕心思多。

    团圆是一直跟着容毅的,在容毅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团圆为他倒了杯茶,然后站在那里,神色有些忧虑。

    容毅看着他扬了扬眉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有话说就是了。”

    “王爷恕罪。”团圆行了个礼后,道:“王爷,奴才觉得王妃也是为你好,你这些日子不是进宫给太妃娘娘请安就是呆在王府里不出门,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太妃娘娘知道了,也会担心的。”

    容毅看着说这话的团圆,不知道是他的眼神太过于诡异,还是眼神太过于诡异了,团圆看了他一眼后,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然后他耳边传来自家王爷低沉的笑声,“团圆,你是不是觉得本王最近和皇上走的太近了,所以担心了?”

    “奴才,奴才……奴才不敢。”团圆心中大吃一惊忙道。

    “怪不得,你这样子可不行啊。”容毅叹息一声道:“你这样子让本王怎么护得住你。有些话看透不说透,本王和皇上之间的事以后不要多嘴了。”

    团圆听罢,心中震了一下,他抬起头,有些担心的说:“可是……可是……那毕竟是皇上,王爷是王爷,这日后^……日后可怎么得了。”

    容毅看着他真诚的担忧的表情,笑道:“这个就不是你该担心的,这是本王应该担心的。记住本王的话,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本王的私事不要多操心。”

    “是……”团圆最终应了下来。看着这样的团圆,容毅心里也是十分的无语,看来上辈子梁淮把他打残不是没有道理。这个人看的太清,而且肯定是时常在话里暗示那个不解风情又不懂风情的梁裕,最后梁裕没明白他的梁淮意思,却被梁淮误以为坏了好事……这理不乱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头疼的很。

    第二天,梁淮把他召进宫了。他去了之后发现梁淮的神色不大好看,于是他沉默,低着头当做没发现。

    “昨日太妃给朕提起你府上只有一个正妃的事情的了,说是想让朕给你赐两个侧妃,这事你怎么看?”看着眼前的乌黑的头皮,梁淮忍住心中的不悦,开口问道,他自认为声音很温和了,但是那副我生气我吃醋了的语气是怎么听怎么酸。

    容毅忍下心中被雷的外焦里嫩的感觉,道:“这事母妃并没有同我提起,我倒是没有皇兄的消息灵通了。”

    “我只是想知道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跟消息灵不灵通有什么关系。”梁淮有些心虚的说。容毅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然后道:“母妃的意思我明白,我自然是遵照的,只是我现在并没有立侧妃的事,毕竟父皇过世我这还算在孝期,要是这个时候立侧妃定然会被人说成孟浪之人的。”

    梁淮听了这话,手不由的握了握,道:“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出了孝期,你就打算立侧妃了。”

    容毅十分淡然的点了点头:“到时还要请母妃和皇兄多长长眼,给我挑个好的,皇兄知道我府上人不多,也不想事多。”

    梁淮被他的话气的要吐血,不过他最终还是笑了,说了声好。

    当天梁淮把他留在了宫里,那是吃了午饭吃晚饭。晚饭期间,梁淮给他倒了杯酒,让他喝,容毅看着清澈的酒,当然知道里面是放了东西的,他端起酒杯,脑子里那种梁裕就要出现的感觉非常的强烈。

    他笑了,他觉得梁裕这个缩头乌龟,今天肯定会出现了,所以他仰头把那杯酒喝下了,刚喝下,他头就一阵晕,然后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而此刻,梁淮已经把醉倒在饭桌上的梁裕给抱起来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他要让这个人成为自己的。

    只是他没发现,被他抱着的那个人此刻正复杂的看着他。

    梁裕回来了,其实他一直以为自己上辈子的死是梁淮的意思,死的时候是真的觉得有些生无可恋了,兄弟感情,夫妻感情,两辈子他都看错了,所以他失望透顶了。

    然后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他又活了,或者这次不应该说是活,他只是知道自己这些天在做什么,但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开始是他懒得控制也不想控制,他不想面对梁淮。谁知道,这个控制他身体的人在接收他的身体后,从脑海里给他传来了一个梁淮喜欢自己的信息,而且是那种喜欢,这让他惊讶不已。

    后来他更是通过这个外来户知道梁淮对自己的心思,也明白上辈子自己意会错了,更明白了梁淮为什么看团圆那么不顺眼了,都是嫉妒的错。只是梁淮的这种心思让他震惊,更让他觉得不安。所以他宁愿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也不愿意面对梁淮,于是他把所有的难题都丢给了这个所谓的外来者,有些龟缩的希望这人能替他解决一切问题,免除他的尴尬。

    谁知这个占有他身体的人却发现了他的存在,还让自己尽快接收自己的身体,他自然是当做没听到,只是后面的事情让他更加不知所措了。这个所谓的自己竟然在明知道梁淮对他的心思后,还不断的跑到梁淮面前刷存在感,有时话里话外甚至是带着挑逗的。这让他更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想阻止,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只好看着所谓的自己和真正的自己相差越来越远,看着梁淮对他的感情越来越深。

    直到刚才这人喝下这杯酒,他明知道酒有问题竟然还面不改色的喝了下去,想到这杯酒喝下去的后果,梁裕再也忍不住了,从暗处跑了出来,他想的很简单,这身体是自己的,这个人怎么可以胡乱来,而且那是梁淮,是这个王朝的帝王,怎么可以。不过他并没有想,或者是来不及想,就算是他不出来,梁淮还是这个王朝的帝王,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然后一阵头晕目眩,梁裕变成了真正的自己。

    梁淮把梁裕放在龙床上,清隽的脸上带着肃杀之气,他嘴里小声嘀咕道:“你终于是我的了。”然后伸手拉梁裕的腰带,然而他的手指刚碰上梁裕的衣服,就被一只非常好看的手给阻止了,他愣了下,看向床上的人,那人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他还没来得及分清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感情,就被那只手一把拉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