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掌上司命 > 第035章 :容貌(4)

第035章 :容貌(4)

作者:时不待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快穿掌上司命最新章节!

    这天很阴沉,像是要飘雪。

    而容毅到的东跨院时,房内的很寂静。说实话,萧母对他这个嫡孙不讨厌,但也不是很喜欢,她作为萧家的老祖宗绝对维护嫡子嫡孙的脸面,但也仅此而已,她对萧明玥这个嫡长女就没有那么好的耐性额,毕竟萧明玥是个女子日后是要嫁人的,而萧安是他们萧家的血脉。

    能逗乐萧母的永远是萧明玉和萧景,能在萧母面前说上体贴话的是白氏,所以每次李氏和萧明玥萧安前去请安时,房内的气氛远远不如萧明玉和萧景他们在的时候。这样强烈的对比越发的让萧明玥不忿,可是萧明玉抱着萧母的大腿,她就算是再怎么想闹腾也无济于事,萧母是这萧家的当家老祖母,一个孝字能压的人喘不过气。

    容毅给萧母请安后站在李氏身边含笑看着房内的人,房间里气氛有些尴尬。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白氏,她看着萧母笑着道:“老祖宗就是喜欢大公子,你看大公子这一来把我们所有人的风头都抢走了,老祖宗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老祖宗这样偏心,别说是二小姐和二公子吃醋,就是我看着这嘴里也泛酸呢。”

    萧母听了白氏这话,看了她一眼道:“就你嘴巴伶俐,咱们这二丫头幸好性子稳重,这点可不像你。”

    “不像我的好,我就是个嘴碎的,咱们二小姐要是像我这样,那老祖宗可不撕烂我的嘴。”白氏忙轻轻打了一个嘴巴笑嘻嘻的说。

    萧母脸上这才浮现出一丝笑容。对比着李氏那张过于端正正气的容颜,白氏这样机敏伶俐又会说话的的确是讨人喜欢。

    萧母看着坐在身边的萧明玉,眼中流露出一丝疼爱,道:“说道二丫头了,这二丫头也不小了,婚事上也该好好相中相中了。”说道这里她看了眼李氏道:“你是做母亲的,二丫头的婚事该多操操心。”

    “母亲说的是。”李氏波澜不惊的回道。萧母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就不大舒坦,然后又道:“二丫头虽是庶女,虽然不比明玥那丫头嫡女身份贵重,但从小就养在我身边,也算是从我身边出去的,这婚事我这个老婆子得好好挑一挑。”

    白氏听了这话忙道:“老祖宗这可是疼二小姐疼到骨子里了,您老走的路比我们吃的盐都多,二小姐的婚事以后有你掌眼,那可是二小姐天大的福气了。”

    萧明玉这时脸都羞红了,扭了扭身体开口道:“祖母、姨娘,你们说什么呢,我这辈子谁都不嫁,就陪着祖母一辈子。”

    “哎吆,你看我的小心肝,多会说话。”萧母把人搂在怀里开怀大笑道。容毅在那里含笑看着白氏不着痕迹的淘汰李氏,而李氏脸上的表情连动都没有动一分,仿佛眼前的一切跟她没有关系似的。

    白氏拿眼看了下李氏,然后又看了看萧母笑道:“说道二小姐,前些日子老爷还在骂我呢,说我今年要是再让二小姐年前生病,就扒了我的皮,说是二小姐这两年除夕生病都没有参加过皇家的宴会,老爷这话可把我的心给说疼了,二小姐往年身子骨到了冬天就寒,幸好这两年调养的好,今年到现在还不曾有一丝不舒服,这下我也算是可以给老爷交差了,今年二小姐终于可以陪着老爷和夫人出席宴会,也去见见皇宫涨涨福气了。”

    听到这话,李氏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这两年每次到了除夕前,萧明玉总是生病,她每次只带萧明玥一个女儿前去参加宴会。每次都会有人说是萧明玥嫉妒萧明玉,所以故意不让她前来的,萧明玥的名声因此更加不好了,而萧明玉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更加让人生出无限想象。她说今天白氏怎么处处往萧明玉身体提,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李氏心中冷笑一声,她们以为自己就这么好拿捏?正想开口说什么,容毅不动声色的推了她一下,她顿了下。这一下的功夫,萧母开口了,她慈爱的看着萧明玉道:“这倒也是,今年就让你母亲带着你去宫里参加宴会,到时候一切听你母亲的就是。你长这么大,也应该去见见大场面了。”

    “二小姐还不赶快谢谢老祖宗和夫人,这可是天大的荣耀。”白氏忙开口道,那动作明晃晃的是在告诉众人,有这么个好消息,我一定要去拜佛烧香。

    这时,容毅冷笑一声,他这一声冷笑十分突兀,在这欢乐的笑声中显得尤为刺耳,白氏忍不住看向他,低眉垂眼道:“大公子是不是觉得我说的有什么不对?”

    “你当然说的不对?你哪一句话说的对?”容毅看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参加皇宫盛宴是何等大事,父亲恐怕现在都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白姨娘这么就这么确定今年可以带家属去了?万一要是皇上不高兴,不愿意呢?还是说父亲给了白姨娘什么保证?要是这样,白姨娘在家里说说过过嘴瘾也就罢了,万一要是被外头的人知道了,往小的说,那是父亲的闺房之事,往大了说,那可是父亲偷窥圣意,偷窥圣意可不是小罪名,白姨娘说话还是三思的好。”

    容毅这一番阴阳怪气的话说出口,这东跨院再也没有了声音,这次最先反应过来的仍旧是白姨娘,她猛然跪在地上痛哭道:“老祖宗,大公子这话可是诛我的心了,老爷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做出那等事。我只是担心二小姐的身体罢了,大公子对我有什么误会都可以,但是二小姐和二公子可是大公子的手足,手足之情不能断,也不能因为一些小事有所误会啊。”

    对于白氏的表演,萧景和萧明玉都没有吭声,只是不约而同的站起了身,萧母则是皱了皱眉眉头,说了句:“够了。”说罢这话,她看着容毅道:“本来是好好的家事,怎么就扯到了皇上身上?”

    “祖母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那就当我没说,让白姨娘继续这么说好了,等父亲回来让他听听这话对不对就是了。”容毅低着头淡淡道。

    “大哥,姨娘不是有心的,只是担心妹妹罢了,这事大哥如果执意闹到父亲那里,那明玉愿意承担所有责任。”这时萧明玉开口了,她说话的声音很悦耳,非常的动听,容毅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一个人的声音,所以他给了萧明玉一个眼神,不过在看到她略带委屈的容颜,容毅瞬间觉得这声音简直是糟蹋了。

    “二小姐这是什么话?难不成在二小姐眼中,你大哥是那种女子一般的长舌妇不成?”这时李氏开口了,眉头微皱,脸色十分不好看。

    这话一出,萧明玉更加委屈了,眼圈里的泪水都快要落了下来,萧母看着眼前这一团糟,忍不住揉了揉额头,最后她挥了挥手道:“我这个老婆子老了,管不动事儿了,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都散了吧。”

    说罢这话,她闭着眼,身边伺候的丫头忙上前给她揉额头。

    李氏等人看到这种情况,都离开了,等她们刚走到门口,房内传来杯子摔在地上的声音。对于这个声音,容毅脸上一丝惊慌的表情都没有。

    他和李氏走了一段路后,白氏、萧景和萧明玉从后面跟上来,白氏给李氏行礼后,看着容毅泪眼婆娑道:“大公子今天可是特意针对二小姐的?大公子如果不愿意让夫人带着二小姐前去,可以直说,何必说出那等诛心之话呢?我身份卑贱,可是二小姐和二公子都是老爷的血脉,大公子是他们的大哥,如此自伤自家人是不是有所不值呢?”

    李氏看着白氏,说了句:“让开。”在这后院人来人往中说这话,明显的是想给萧俊传达自己受委屈的信号,晚上好对着萧俊哭诉吧。

    “姨娘,大哥不是这样的人,大哥今天定然是无心的。”萧景一旁道。

    容毅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定定的看着他道:“不,你错了。你白姨娘说的对,我就是不想娘带着她,怎么了?有意见吗?有意见给父亲说去,在我这里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说完这话,容毅就和李氏离开了,留下身后白姨娘等三人面容震惊的呆在了那里。

    等他送李氏回去时,李氏看着他,眉眼没有一丝责备,道:“你刚才这么说,不怕你父亲知道?”

    “我怕她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有什么关系呢?”容毅淡淡道:“再说了,我在父亲眼里本来就是不成器,现在也没多大的差别。能说自己想说的话,我很高兴。”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看着眼前的儿子,李氏轻声说:“为娘什么都不怕,就怕你和玥儿日后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娘,你放心,我以前是做错了,现在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容毅笑着说,他看着李氏,许久后又轻声道:“这些年为了我和姐姐,为难娘了。”

    李氏因为这一句话,眼圈红了。而窗外突然飘起了雪花,容毅看着这雪花眯了眯眼睛,低声道:“娘,你看,今年的风雪终于来了。”李氏听了这话也看向窗外,窗外的雪花很小,但很快越下越大,越下越急。

    她看着容毅,不知为何,觉得眼前的儿子仿佛和自己隔了一层雾气,让自己有些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