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掌上司命 > 第027章 :傻子(5)

第027章 :傻子(5)

作者:时不待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快穿掌上司命最新章节!

    李母和卓文文到白家的时候,时间不早也不晚,卡的正好。她们进去后,李母就带着卓文文和其他来参加宴会的夫人太太寒暄去了。

    他们都是在一个圈子里走动的人,彼此之间也算是有话题的。宴会正式开始后,男人在前面拉关系,关系不错的女人聚集在一起,三三两两的说着话。因为都熟悉,所以就算是说些比较私密的,也不会流传出去。

    在李母这个圈子里,其他人看到卓文文怀里抱着的大胖小子,小孩子长得胖,父母又都不是那种面容差劲的人,这个时候的孩子看起来分外的招人喜欢。

    “这孩子长得真好,长大以后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家的姑娘呢。”这时就有和李母关系不错的王母开口说了句夸赞的话。

    “这孩子长得像他爸,基因好。”李母淡淡的说,脸上并没有露出多么喜欢的神色。围在她身边的人相互看了看,彼此心照不宣。李母不喜欢这个儿媳妇那是众人皆知,时常给卓文文脸色看他们也是明白的,就连上次卓文文生孩子卓家来人被挡在了门外,这事在她们这个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她们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而且她们也是打心眼里看不上卓文文,一个没权利没势力又是从农村里来的姑娘,除了脸长得还能看,其他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这样的女子要是做她们儿媳妇她们心里也不乐意。

    “伯母,孩子叫什么?这孩子办酒的时候我在国外,没来得及参加,都不知道孩子叫什么呢。”这时,王夫人的女儿王秀儿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道,然后还一脸委屈道:“我问妈妈,她都不告诉我,还说让我等见了伯母您亲自问的好,伯母你快告诉我,满足我的好奇心吧。”

    “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伯母听了就喜欢。这孩子小名就叫李小宝,大名叫李明奕,是你君悦哥哥找山上的青山大师取得名字,说是小名取得普通点好养活,大名时辰八字好,寓意也好。”李母打看见王秀儿脸上不自觉的带着欢喜,她拉着王秀儿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这差明白的告诉众人她喜欢这个丫头了。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她从王秀儿小时就喜欢她,本来心里一直把她当做自家儿媳妇的,结果被卓文文截了胡,你说她心里能舒坦。在她眼里,卓文文是连王秀儿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的。

    “李明奕,好名字。”王秀儿歪头笑道,然后她伸过手看向卓文文道:“嫂子,我特别喜欢孩子,我能抱抱他吗?”

    “你抱他那是他的福气,怎么不行?”李母没有等卓文文说话就开口了,而后她看向卓文文没好气的说:“还不把孩子给秀儿抱抱,成什么样子。”

    俗话说,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在卓文文眼里,孩子就是她的逆鳞,谁挨上她就可以和谁拼命,李母这明显的给孩子找后妈的态度让她十分的恶心。反正在这种场合,她就算是说什么,李母也不可能把她怎么样,相反,她就算是什么都不说,回到家里也是被李母冷言冷语的讽刺。于是她抬眼看了李母一眼,又看向笑的一脸开心的王秀儿道:“小孩子小,骨头还软,抱着挺累的,就不麻烦王小姐了。”

    王秀儿听了这话忙吐了吐舌头道:“嫂子说的是,我就是好奇,你真让我抱我还不敢呢,他看起来太小了。”

    “好了,你什么都好奇,孩子是能随便好奇的吗?万一你不小心磕着碰着了,那可怎么得了,你君悦哥哥到时候找你算账看你怎么办?”这时王母似责非责道。

    王秀儿嘿嘿笑了两声,小声嘀咕了句道:“君悦哥哥的孩子,我怎么会舍得摔着碰着。”她的话站在她身边的卓文文听到了却当做没听到。

    李母听到了,眼里看卓文文更不是什么好鸟了,至于王母有些生气的瞪了王秀儿一眼,王秀儿抿起嘴,看着有些委屈。

    “文文、妈,你们在说什么呢?”正在这时,李君悦走了过来,他在外人眼里一直是个好丈夫,对卓文文是真心喜欢的,所以他走过来就抱起了自己的孩子,然后儒雅的看着卓文文,眼睛里是让人看不错的深情。

    也许他曾经真的很喜欢卓文文,但是这些天卓文文和李母之间的战争让那些喜欢打折了几分,但是在外人面前他还是卓文文的天,是宠着自己妻子的那个人。

    卓文文看着这样的他觉得有点冷,但她没办法,只能在这种场合和他一起做个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

    王秀儿看到李君悦,脸上挂着好看又优雅的笑容道:“君悦哥,我们正在说这个孩子的名字呢,伯母说是青山大师取得,青山大师可不是一般人能见得到的,君悦哥可真心疼这个孩子。”

    “谁的孩子谁心疼。”王母笑着说道,然后挽着王秀儿的胳膊朝其他人道:“我带秀儿到她父亲那里去一趟,他父亲给她买了件礼物,还没给她,我们过去瞧瞧。”

    王母既然这么说了,那其他人自然是非常给面子的说好。王秀儿有些不乐意,不过在看到王母脸色时,她抿嘴不吭声了。

    在离开时,她看到李君悦怀中的李小宝,眼睛一动,站在了那里道:“君悦哥,李明奕,这个名字我感觉好像听过似的,嫂子有个哥哥是不是也叫什么奕?明奕比嫂子的哥哥小了一个辈分,也叫这个字是不是不大好?”

    王秀儿这话一出,李母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这时,又有人讶异的开口道:“如果是这样就不好了,孩子辈分小重复了舅舅的名字,那可对孩子不好,会招灾的。”

    “是啊,何况这孩子的舅舅听说还是个傻子,这要是遗传了那可怎么得了。李太太不知道,这李少夫人是清楚自家弟弟的名字的,怎么农村来的也没个讲究。”又有人幸灾乐祸的说了句。

    卓文文被她们这些人挤兑的脸上发热,看到李母恶狠狠的瞪着她时,她的身体晃悠了下,随后她看着李母一字一句道:“当初我也是跟母亲说过的,不过母亲觉得没什么大碍,我年轻不懂事改变不了母亲的想法。不过大家都说这名字不好的话,那母亲做主还是给小宝改名字好了。”

    “你说的倒是轻松。”李母这会再也装不下去了,看着卓文文厌恶的说:“你让我大孙子改名字?凭什么?要改也是让你那个傻弟弟改,他一个傻子也配用这个字?赶快给你家里打电话,让他把名字给改了。君悦,我告诉你,这名字可是青山大师取得,我可不管,以后我孙子要是因为名字有个灾灾难难的,我可不依你们。”

    其他人听了这话都不在说话,有人不屑的撇了撇嘴,看不上李母更是看不上卓文文。

    王秀儿看着众人又看了看李君悦,忙走过来拉着李母的胳膊撒娇道:“伯母,都怪我一时多嘴了,你不要生气了,想来嫂子也不是有心的,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生气了。今天你来是为了高兴的,可不是为了生气的。再说改名字什么的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你别放在心上。”

    “我就说跟她娘家扯上没什么好事,何况是一个傻子。”李母厌烦的说道。

    “妈,起名字也是有先来后到的吧。”卓文文压住心中的自卑,直起背,说:“再说了,这毕竟是家里的事,今天是白爷爷他们家请客高兴的事。现在母亲你这样闹腾是不是不大好看?”

    “有什么不好看的?难不成你弟弟傻还不让人说一句了?你什么态度你?以为嫁到我们李家就可以当家做主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了?”李母听了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正想说些更难听的,李君悦皱眉开口了:“妈,有什么事咱们回家说可以吗?”说罢这话,他看了眼王秀儿,神色有些不悦。

    李母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虽然她们身边没围什么人,但这毕竟不是自己家,于是她忍着肚子里的火气没好气的对着李君悦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不是有生意要谈吗?抱着个孩子成什么样子,该干么干么去吧。”

    李君悦听了这话,把孩子递给了卓文文,他看向卓文文时,眼睛里有些说不出的复杂。不过卓文文并没有看他,而是把孩子接了过去。她知道这件事还没完,回到家里更是有大爆炸等着她,可是她也没有后悔说出刚才的话,李母的仗势欺人再一次让她想到了父母和弟弟被人撵出去的画面,也许以后她都不会有今天的勇气说出那些话了,但她现在仍旧不后悔。这有点像是在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招数,但是她现在没办法了不是吗?

    而正在这时,众人耳边传来一声嗤笑声。这一声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

    他们出席这种场合,一般都是和关系比较亲近的人聊天,找的地方也都算是隐秘的,就算是闹出什么不愉快,也只有彼此几个人知道不会传出去留下什么影响的。这忽然听到一声不熟悉的笑声,还真让她们有些讶异,虽然以她们的身份处理一些这样的小事没什么问题,但被不熟悉的人听到了彼此之间的话题还是让她们觉得心里不舒服。

    那人在众人的视线下从一个一人高的巨大盆栽后面走出来,也就是因为盆栽比较大,所以她们才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人。而比起这里的人,出现的这个人穿的非常的随便,白色上衣,破旧的牛仔裤,他和这里正装出席盛会的人格格不入,仿佛是走错了地方,他手里还夹着一根烟,看上去非常的流气。

    这人自然是容毅了,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李母又看了看王秀儿一眼,神色轻蔑的说:“我只听说过名字不好改自己家孩子名儿的,还没听过仗着自己年纪大,要改别人的名字的。也不知道是谁给的权利,这世上怎么有人会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脸呢?”

    这带着嘲讽的话说的十分不客气,李母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这么不给自己脸了,她的脸憋得涨红,往日贵夫人的形象掉的粉碎,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一旁的卓文文则是迟疑和不可置信的喊了声:“文……文奕?”

    文奕二字一出,李君悦和李母都愣了,李母这才想起眼前看着有点眼熟的人是谁,竟然是卓家那个傻子。

    “你一个傻子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知道我们今天要来,所以就来这给我堵心来了?卓文文是不是你故意找这个傻子来气我的?怎么,天天往娘家拿钱还不行,非得让人住到我们李家当主子你才高兴是吧。我告诉你,你以后别想再拿着我们李家一分钱去给你弟弟,有我在一天就不行。”

    卓文文对于李母威胁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直直的看着容毅,许久后,眼圈有些红了,她看着容毅清亮的眼睛说:“文奕,你……你好了?”

    容毅看着她,眼神不变,他淡淡道:“是啊,我好了,也应该感谢李家给的机会,要不是在李家被刺激了下,我这辈子兴许还好不了呢,说起来我还得好好谢谢李家呢。”说道这里,容毅的眼光落在了李母身上,然后他笑了,认真的说道:“这位太太你放心,我可以这么说,这辈子你就是拿着钱跪着求我去你们李家,我都不会踏进你们房子半步的。”

    “让我去求你?”李母听到这话气的笑了,她说:“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看你脑袋不是好了,而是更傻了吧,你放心我就算是死都不会去求你的。”

    对于她的话容毅点了点头道:“那请你一定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现在你对我什么态度,麻烦以后还是什么态度,至少让我知道你还有那么点让人佩服的地方。”说罢这话,他看向卓文文,淡淡道:“看在你刚才不是那么没心的份上,我送你一句话,未来的路你想怎么走,想要怎么生活,你要好好考虑清楚。在爸妈还在世的时候,你仍旧算是我姐姐,但是不要用姐姐这个名头拿李家的事来找我。”

    上辈子的卓文文其实最终过的也不是很好,懦弱又自卑,把自己不幸福的过错都推给了自己的弟弟,但在后来没有了家人,长期受到婆婆的欺压,不断的有美女往自己丈夫身边凑,就算李君悦没有和她离婚,但那样的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呢?为了孩子忍着,可是有什么用?结婚后的日子连一天舒心的都没有。

    卓文文对此有些莫名其妙,而李母气的差点中风,她喊了个服务员,指着容毅厉声问道:“这个人有请柬吗?他是怎么进来的?我怀疑他来这里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们还不快核实他的身份?”

    服务员看着容毅眼神中也透露着怀疑,这是个以貌取人,以穿戴取人的场合,而容毅看起来绝对不像是一个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正当服务员准备喊保安时,白飞突然匆匆出现了,他跑到容毅身边,脸上挂着一分略带巴结的笑容,双手拜托道:“卓大师,我哥请你去二楼谈点事儿,这是我哥的好朋友,这个面子求你一定要给,只要能帮的上忙,钱不是问题,求了你卓大师。”

    容毅听了这话,白了他一眼,不再看人和人,举步走向二楼,“规矩?”

    白飞跟在他身边,如同一个跟班那样:“都说清楚了,不做违法的事,年年回馈社会,完完全全按照您的要求去做。”

    他们边走边聊的去了白家的二楼,留下身后一群人看着,其他人都哑巴了。李君悦皱着眉头,心里隐隐有股不好的猜测。他看了看失神的卓文文,又看了看呆愣的李母,觉得如果真是自己猜测的那样,那今天他母亲,不,或者说,以前他母亲就把人给得罪透顶了,那关系还真是没办法修补呢。

    而其他人则感觉这画风有些不对,白家的白飞向来都是别人巴结他,什么时候他需要巴结人别人了?还有那个所谓的卓大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