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掌上司命 > 第020章 :病人(9)

第020章 :病人(9)

作者:时不待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快穿掌上司命最新章节!

    现场的人被那个记者问的一愣,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岳西,一时间众人都在等着她的答案。而有心之人则彼此相看一眼,觉得事情好像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去了,如果事情在此刻出现了特别的反转,那这也算得上是一条大新闻了。

    岳西愣了下,心中十分的不安,她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有些陷阱中,但现在不是她想这些的时刻,她到底吃了那么多年的盐,镇定了下来,脸色平静的看着那个记者轻声道:“他已经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我自然希望他能救我儿子的。”

    “可是韩夫人这么把赌注压在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身上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那个记者听了这话继续追问,道:“毕竟大家都知道,韩小姐和韩少爷是同父同母的双胞胎,韩小姐都不行,那为什么韩夫人在没有任何拯救下,怎么救这么确认顾先生能救自己的儿子呢。”

    “这只是我的一个希望。”面对着这个记者咄咄逼人的状态,岳西心中微沉,道:“我对这件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本打算如果顾悦要是同意,就给他们做匹配实验的,人总要怀有希望的不是。但是就如同你们看到的那样,无论符不符合,只要顾悦不答应,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已?我只是不愿意放弃最后的这点希望而已,因为我不相信老天会不给小念机会。”

    容毅听她现在还不动声色的往自己身上泼墨水,不由的勾起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各人作的恶,各人种因,总要自己来吃下那个果。因果因果,谁也摆脱不了。

    而柳岸听了这话,不由自主的把容毅护在了身后,他并不是一个很能说会道的人,开始能那么理直气壮的站出来说话,因为他害怕顾悦会傻头傻脑的答应。而且那都是他的心里话,他就是那么想的也就那么说了。他没有那么多心眼,只是想护着这个孩子而已。

    但是此时就算是知道岳西话中有话,句句含着软刀子,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能做的就是用自己那张不算宽阔的肩膀为自己的这个儿子挡住所有的风雨。

    容毅看着这样子的柳岸,心想,就算是当初的顾悦,在最痛苦的时候心里也是承认自己这个父亲的,他算是顾悦生命中除了顾清之外一个光明的存在了,他给了顾悦一个父亲应该给的所有东西。

    而此刻场面开始出现一些混乱,毕竟这些记者大部分都是人有心请来的,所有在岳西说了这话后,有人就开始打岔,岔开话题。

    岳西趁机则说了句:“如果顾悦不愿意去看小念,那只能是我强求了,就如同这位先生所说,他也是做父亲的人,他也能为自己的儿子自私一回。他的出现让我明白了,我是母亲,可是顾悦也是有母亲的人,所以无论事情怎么样,我都不会在回应了,我现在要去看我的儿子,失陪了。”

    说道这里,岳西拉着韩锦准备离开。

    而那个记者看到这种情况,有些着急了,他上前一步从兜里掏出一叠纸张,大声道:“可是韩夫人,我得到可靠的消息,你的女儿韩锦和你的儿子韩念的肾是完全匹配的啊。而且报告都是很久以前的。但是据你所说,自家人并没有任何人能救自己的儿子,所以才想着找顾先生的。你也拿出了家庭的肾匹配的单子,如果我手上的单子是正确的,那也就是说在你没有找到顾先生之前,你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可以救儿子,但是你们并没有那么做,反而是千方百计的找到了顾先生,那我是不是可以认定你们故意隐瞒事情真相,只为了让顾先生为韩少爷提供肾……这,算不算一种谋杀呢?”

    听了这话,容毅脸上适时的出现了一丝不可置信,站在记者身后的柳沅瞬间脸色有些苍白,他望着岳西,目光呆愣。而柳岸则是有些惊恐和恼怒了,他看了看容毅又看了看岳西,最后紧紧的抓着容毅的胳膊,看向那个记者,沉声道:“你说什么?这些都是真的吗?”

    而现场一片寂静,随后一片混乱……

    “请问韩夫人这是真的吗?”

    “韩小姐你知道这件事吗?韩小姐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

    “韩夫人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韩先生和韩少爷知不知道这件事呢?”

    就像开始无数人往容毅身边拥挤那般,现在则是无数人往岳西和韩锦身边挤过去,镁光灯、摄影机、话筒、还有记者犀利的提问。这一瞬间岳西心里有些害怕,她知道自己不能露怯,她应该要说些什么,要不然她会丢失一切,她要镇定,她要挽回局势。

    但是她却张嘴说不开话,她身边的韩锦已经被吓得往她身边躲,口里不停的喊着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说不出辩解的话,只会让这些记者更加的兴奋,他们像是贪婪的吸血虫一样,想找出破绽,吸干她们的血液。

    岳西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这明明是一件很隐秘的事情,为什么事情和她期待的背道而驰。她不由的看向容毅。

    容毅站在柳岸身后,同样看着她,然后容毅笑了,眼神冰冷,目光嘲讽。这一刻岳西的心像是被一条冰冷的毒蛇狠狠缠绕住了一样。她心中涌起无限的念头,所有念头聚集在一起都化作了一个:他知道了。他知道了她所做的一切,所以冷眼旁观,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她想说这是顾悦设计害她的,但是她知道不能,因为没人会相信,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他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上班族,怎么可能知道韩家这么隐秘的事情呢。

    记者还在围攻岳西和韩锦,他们太想知道这里面的实情了。而正在这时,韩念出现了,他穿着病服,脸色苍白的一步一步的走到岳西和韩锦身边,他的身体很孱弱,但目光很坚定。

    场面一下子寂静起来,有记者上前一步准备问什么,韩念挥了挥手道:“我刚才听到了也看到了,我知道大家想问什么。”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没有看岳西也没有看韩锦,他的眼睛动了下,继续道:“我母亲和妹妹在知道我得病后第一时间去了医院和我做匹配,当时确实是不相符合。”

    “可是,我手上有证据证明医院的资料被人篡改了。”记者道。

    韩念看着他,笑了下,道:“也许是医院的资料弄错了,我母亲和妹妹非常疼爱我,所以我不相信她们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病发而无动于衷。”然后他又看了看容毅道:“我和顾悦关系很好,他把我当好朋友,我也把他当好朋友。我知道,如果他的肾和我相匹配,不管我们是有怎样的纠葛,他最终都会给我一个肾让我活下去的。但是我没想到他真的是我哥哥,我也没想到我母亲会私下找到他……这是我们的不对,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不赞同我妈妈的观念,因为我已经欠他一个父亲了,不能在欠他一个肾,所以不管他的肾符不符合我的,我都不会做这个手术了。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妈妈的唐突,也原谅我。”

    说道后来,韩念直直的看着容毅,好看的脸上满是歉意,他是真的在乞求容毅的原谅。而在场所有人中也只有容毅知道他这乞求里面的麻木和可怜。他乞求容毅的原谅,可怜自己。

    他算是这场事件中最无辜却又最不无辜的,所有事都因他而起,但是所有事他都被蒙在鼓里,然后今天一切的一切在他面前被揭开。他不相信自己的母亲和妹妹不愿意救自己,可是事实面前他不得不相信。他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想不通,但是千丝万缕间,一个桥梁就能把所有的东西连在一起。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顾悦来看自己的时候,父母从来没有出现过,也终于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让他和顾悦好好相处了,他的母亲在为自己算计顾悦。可是她也在为韩锦隐瞒,隐瞒她可以救自己的事实。

    他该怨恨吗?该,可是又不该,这是他的母亲和妹妹,他能说什么,什么都不能,他甚至在这种时候也只能为她们开脱,告诉别人她们不知情,就算是这话连自己都不相信。他也想请顾悦原谅自己,但是他知道不可能了,所以他只能含蓄的卑微的乞求顾悦能把这件事做个了结。

    而这时,韩卓和陆文浩来了,他们匆匆下车,脸色都十分的不好看,场面更加寂静了。韩卓看着这么多记者,郑重开口道:“这件事我们韩家明天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而陆文浩走到韩锦面前,一脸心疼,韩锦看到他,突然哭出了声。

    有记者看了看韩念又看了看容毅,最终问了句:“顾先生会不会告韩夫人?”

    容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韩念,许久后他越过柳岸走到这个病人面前,轻声说:“我曾经真的把你当好朋友,看着你发病,我也无数次祈求你能早日康复。其实你知道我的性格,就算是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了,我还是不忍心见死不救的。可是你的家人不该如此算计我,你的命是命,你妹妹的健康是健康,而我的命也是命,我的身体也是身体,我的健康也是健康。我不恨你的家人,但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在见到他们了,他们让我感到恶心。”

    听到这话,韩念的身体晃悠了一下,容毅看着他,然后转身离开。他说的那些话是替曾经的顾悦说的,那个人真的是个善良的人,当初如果手术前知道韩念和自己的关系,他会纠结会难过,但最终还是应该会救韩念的。

    但是他是这样的人,别人却不是。

    他知道韩念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所以他在成为顾悦后就看了他一次,然后没有如同岳西想的那样和韩念继续培养感情。韩锦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能救韩念,但是她从岳西口中知道容毅也可以时就松了口气,谁不想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呢,尤其是她还是个女孩子,以后是要嫁人生孩子的,所以她不断的在顾悦面前哭诉自己想救哥哥的心,加重他的同情。

    但是容毅没有跟着他们的设想走后,她们就慌了,在知道容毅和秦老爷子都扯上关系后,她们知道以后会更加不好动他,所以就想到了用舆论逼迫的事情……然后一系列的事情就发生了,如果是真的顾悦,面对舆论的重重压力,又没有支持自己的力量,怎么可能不被他们逼死。

    而韩卓,更不是个好东西。

    要不然,当年手术后,他怎么会连见都没见过韩念一次。如果没人通知,柳岸怎么会突然前来看他,然后和柳沅大吵一架的让自己知道了真相,病情失控,最终留下无数后遗症和无数次的后悔和不甘心。岳西和韩卓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他们怎么可能看着自己儿子走上歪路,所以一箭双雕多好,让自己记恨柳沅,也让柳沅从韩念眼前消失了。而韩锦呢,那个从头到尾看似无辜到了极点的妹妹,多好,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往,她嫁给了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陆文浩,带着无数的身家,得到婆家的尊重,得到无数的宠爱。

    计谋多好,儿子活着,女儿一辈子幸福。只是岳西和韩卓唯一没想到的大概就是韩念的固执,一直到老都没有如他们所愿的结婚生子。

    而如今,他倒要看看,没有了顾悦的肾,韩念又知道了事情真相,他们的阴谋赤|裸裸的摆在众人的视线下,那他们这些人还能不能如同上辈子那样成为人生赢家。

    最后容毅又看了一眼韩念,对于这个人,他做到了漠然漠视,从此不再和他有任何瓜葛,不管他以后怎么样,都和自己无关了。上辈子他对韩念的种种复杂的感情,在今天都消失了。

    容毅走到柳岸面前说:“爸,我们回家,别人家的事,我们不参合了。”

    “好,好,我们回去。”柳岸紧紧的抓着他说,然后招呼柳沅一起走。而容毅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柳沅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