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掌上司命 > 第018章 :病人(7)

第018章 :病人(7)

作者:时不待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快穿掌上司命最新章节!

    那个发布视频的是个小号,不知是男是女。视频前他写了段文字,说自己是个娱乐记者,喜欢跟拍些大明星,虽然很多人讨厌他,但是他也是为生活所迫。他这次本来也是跟拍一个非常洁身自好的男明星的,没有想到男明星没拍到,竟然拍到了一出极为精彩的豪门恩怨。这豪门生活里的复杂让人大开眼界,里面的这个后母为了救自己的孩子,竟然要求她的继子给他儿子提供肾,一点都没有顾及到换肾对别人有什么后遗症,是不是能成功,说到底后母真可怕,抢了别人的爹还不算,还想要逼死人,简直是畜生不如。这语气完全是站在一个无辜者的角度才讲的,轻易的勾起了人的好奇心。

    然后是视频,大概是为了怕发现,这视频拍的有些断断续续的,也可能是为了怕麻烦,人的脸处理的也很模糊,但仔细看还是能看清楚里面人的脸型,而且视频里人说话的声音还是很清楚的,所表达的意思也很明显。人大概都是具有八卦因子的,视频放上去后,大家对那些豪门恩怨还是很感兴趣的,尤其是牵扯到了继母、前妻之类的,这些总能满足人的各种脑洞和想象,所以点击和评论转发都瞬间上涨。

    看到视频的人的有的不自觉的评论,有一部分人说这个继母实在是又贱又过分,抢了人家的老公不说,现在儿子病了就成了白莲花了,想救自己的儿子但是就没有想过会给别人带来什么样的困难吗?

    有的说这个发布视频的作者名字太有噱头,但是点进来不是什么谋杀案,也没什么特别有看头的东西,不知道发出来有什么意思。

    也有觉得那个病了的孩子真可怜的,要不然他妈妈也不会求人。

    更多的人觉得这视频里的男孩子真可怜,从小没爹不说,还被人哭着求着给自己儿子换肾。

    这些话题进行的很正常,然后在一条转发和评论出现后,情况出现了绝大的逆转。转发的人是个大v用户。她是个很宝妈,孩子也是有病,但是非常的积极乐观,所以很多人都很喜欢她。

    她转发后是这么说的,看了视频她的心情很复杂,这个孩子很无辜,但是那个病重的孩子更无辜,她是一个母亲,她的孩子也曾得过重病,所以能体谅视频里那个母亲的绝望。最后她说,不管母亲做错了什么,但是她对自己孩子的那份爱没有错。两个孩子都是无辜的,如果这个孩子选择救人,那应该感谢他,如果选择不救,那也不能怪他,都是无辜的。至于那个母亲,她不作评论,说到底可怜天下父母心。

    此评论一出,网上瞬间出现了无数的网友妈妈,都在说那个病了的孩子好可怜,要不是都快死了,他妈妈怎么可能求人,他妈妈的错怎么能怪罪到他头上之类的。然后人们的焦点突然转到了该不该救人的上,大部分人都说应该救,就是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言论没说不救,也被人抨击的不敢多说话。

    一夜过去,那个视频很火了,第二天一大早,各个媒体报社都报道了这次的事件,还有媒体更是直接写道,恩怨最终还是救人重要?然后经过媒体深扒,很快就扒出了视频里的人物,韩家、顾悦被媒体扒的一点不剩。

    在扒出顾悦和韩念现在认识的事后,突然出现了所谓的阴谋论,有人说那个发布视频的小号肯定是顾悦弄得,这明显的事顾悦一手操作的,目的是在报复韩家,所以故意见死不救。也有人反驳,但是随即就被大批人的评论给淹没了,阴谋报复论的观点占据了整个网络。他们说要不然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顾悦会和韩念认识,还经常去看韩念?报复一个人最佳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去死。

    然后韩卓和岳西早上去医院的路上,被媒体堵了个正着。被问起此事时,两个人显得都很惊讶,记者不停的提问,有些问题很有攻击力,例如,两个人是不是真的打算拿前妻儿子的命换现在儿子的命,又或者这次的事件是不是韩家的一个炒作之类的。

    韩卓听了这些提问,肩膀瞬间都怂了下来,他眼睛里带着疲惫,道:“这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闹的这么大,希望那个偷拍视频的人能把视频赶快给撤下了,这毕竟涉及到了我家庭的*。然后,我作为一个不合格的父亲,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儿子的命,父毒不食子,这话我还是知道的。小念是我儿子,小悦也是。两个儿子都能活下来我自然是高兴,如果不能,那谁也不能怨谁……我只能说都是我的错,不能为自己儿子提供一个肾。”

    岳西听了这话,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她想说什么,最终转身坐上了车子里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一群记者在车子旁追问,喊道:“韩夫人,对于韩先生的话你是怎么想的?”

    “韩夫人,你说说自己对此事的看法?韩夫人……”然而无论这些人怎么喊,岳西都没有摇开玻璃,韩卓也坐上了车,那些记者被保安给挡在了车门外,车子离开众人的视线。当然也有前去采访韩锦的,只是韩锦一直在韩家呆着没出现,不过倒是在学校里采访到了韩锦的同学,有个同学就迟疑的透露出,说韩锦和她说过,顾悦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说有些眼熟,大概是韩锦长得有些像韩伯母的缘故。这个采访一出,众人的视线都聚焦到了顾悦身上。

    而后那个视频在韩家律师发了律师函后被删除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了,但是它所带来的影响却是还在,人们所有的视线都在盯着韩家和顾悦,都想知道顾悦是救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还是不救,甚至还有传媒专门请了专家来解析这件事。

    而媒体也守在顾悦以前出现的场所,甚至他以前的旧公司都有人蹲点,就是想第一时间采访他,亲自听他的回答。

    只是他们都没有找到顾悦,而顾悦现在在干什么?他什么都没干,他在睡觉。

    他睡的很沉很熟,还正在做好梦,梦到林六和他两个人在游乐场玩。然后两人正在做海盗船时,他醒了,被柳沅进入房间的声音给弄醒的。他坐起身,看着一脸阴沉的柳沅皱了皱眉,然后有些不耐烦的去浴室洗了个澡,坐在柳沅对面看着他打了个哈欠道:“你怎么来了?”

    柳沅盯着他,许久后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容毅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问了句:“我知道什么?”

    “你说你知道什么?”柳沅看着他漠不关心的神情,有些生气的站起身指责道:“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突然辞职?而且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你又为什么不去看韩念了?我一直以为你忙,所以……原来你早就知道,所以你不敢去看他是不是?”

    容毅听着他的问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就像是看一个神经病,柳沅被他的目光看的一愣,然后想要说出口的话都被压制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你今天就是来质问我这些的?”许久后容毅轻声说:“我辞职有什么不对?我要重新找工作,我不告诉你,不想让你压力有什么不对?我辞职后的生活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吗?你站在什么立场来指责我呢。我不去看韩念又有什么不对?我要生活我要吃饭,我没空天天去医院不行吗?他是你喜欢的人,难道也是我喜欢的人?我有权利去看他,也有权利不去看他。你喜欢他难道也要强迫别人一起喜欢他不成?你问我知道什么?我知道什么?如果你说的是我和韩家的关系,不好意思,我没有通天的本领,也不是侦探,我妈妈对我更没有提起过这些事,所以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亲戚在这里,我妈妈要是提前告诉我,我一辈子都不会来这个地方,一辈子都不会在遇到这些让人觉得恶心的人。”

    柳沅被容毅的话一震,有些失神,然后他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容毅这时看都懒得看他了。

    柳沅坐下,恢复了平静,神色有些复杂道:“那昨天晚上视频的事你也不知道?”

    “什么视频?”容毅皱了下眉道:“我昨天见了那些人觉得恶心回来就睡了,发生了什么事吗?”看他一脸不知情的模样,柳沅把网上的事讲了个大概,然后是说道:“刚才是我不好,没问清楚就朝你发火,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对韩念报复,对他见死不救?”容毅冷笑道:“你是不是大概忘了,我之所以认识韩念是因为你的缘故。要不然我知道能知道他是谁?当然了,在你心里我这个弟弟不比他重要,所以米事事考虑他,以他为先。我能理解你的感情,但我不能接受。”

    “小悦,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担心……”柳沅听了容毅冷漠的话忙解释道。容毅揉了揉额头道:“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你让我清净一会儿行不?我现在想静静。”

    柳沅看着他,许久后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医院了,这些天恐怕都会有人打扰你,你自己小心。”

    对于他的叮嘱,容毅应都没应付一声。

    柳沅离开容毅的房子,慢腾腾的在路上走着。说实话从昨天看到那个视频开始他的脑子就有些乱,他知道韩家人在找那个能救韩念的人,但是没有想过那个人竟然会是顾悦。他看到过韩念太多次病痛的模样,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让顾悦救韩念,他不敢深想那些事,他有些害怕自己心底真正的感觉。

    正在他胡思乱想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他看了看本来打算挂掉,但是不知为何的鬼使神差的接了,而电话里传来了岳西的声音,约他前去见个面,他沉默了下同意了。

    与此同时,容毅打开自己的手机,有好多电话和信息,有秦老爷子的,有他以前的同事的,有柳沅的,有很多。他看了看,在看到陆文浩发过来的信息时,他笑了下,陆文浩说,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他给陆文浩回了条信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然后把陆文浩拉黑了。而后他给秦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秦老爷子的直接问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顾悦说道:“我想让老爷子帮我找医院里韩念和韩锦肾配对的报告,真实的那份。报酬方面,我会和老爷子您亲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