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养尸为祸 > 第一百零七章:情深义重

第一百零七章:情深义重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养尸为祸最新章节!

    这三个人听到棺材里的声音,面露阴森的笑容,说明这几个月来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不但汲取了巧玲的灵魂信息,并且还获取了她本体的记忆。

    有关古河村和乱坟岗的信息他们也获得了不少,但,真正有用的信息却都是一扫而过,倒是一个名叫龙空的人成了关键的线索。

    阿古诺伊和龙箕子的传人,是他们必要找的对象,可一连几个月也没找到一丝的线索。

    炼化巧玲成傀儡他们又不得不投入很大的精力,这个嗜杀的战争机器一旦成功,那么他们将是如虎添翼,冲进齐云山指日可待!

    棺材里的巧玲在说了这句话后,便再没有开口,但棺材里的血水却在慢慢减少,被她的身体吸收,而那四个小孩儿的头颅也开始融化,跟着血水一同进了巧玲的身体。

    这三位穿戴喇嘛服饰的人,站起来,围着棺材开始哼唱起来,他们周身的死亡气息也进入到了棺材里。

    一霎时,整个山洞内外阴冷无比,黑气缭绕。

    镇子里。

    吴超、薛博福我们三人找了一家小餐馆简单的吃了一些饭菜,喝了一筐多冰啤。断断续续的说着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言语中少不了一些伤痛,惋惜。

    吴超很庆幸我们三个人都能活着从古河村出来,其实,我和薛博福都明白,这没有什么可值得庆幸的,因为活着出来和活下去是两个概念。

    吃完饭,我们三人顶着艳阳在炙热的大街上走着,看着大街上走动的红绿男女,我不免想起了巧斌和巧玲这对苦命的姐弟。

    那种伤痛,就像是曾经陪伴在我们左右的亲人永远的离去,若是想再见到他们,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若有知,地下相见!

    这个世界在我眼睛里分成了黑白双面,现实与虚幻结合,其实我倒是想做一个平凡的人,但,现实让我不得不选择一条不归路,这或许就是婆婆口中常说的“另类人生。”

    薛博福这边的事儿忙完了,到派出所做了简单的汇报,自此他就要真的返回省城了。

    我和吴超决定送送他,这么一走,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了,或许一个月,或许是一年,再或者是十年、二十年。

    我们都有自己的人生轨道,他还是要回省城继续做自己的玄门老法医,而我却要追寻更多的结果与秘密。

    其实,我很感谢薛博福和吴超,若不是他们跑前跑后,巧斌的尸骨估摸着早就会被焚烧,然后扔到不知道那个角落里埋掉。

    我们送薛博福到了县城,在车站里挥手告别,三个男人就这么站在站台上微笑挥手,这份情谊或许只有我们自己能懂。

    每人都会触景生情,我不免想起大学毕业也是这个样子,那些逐渐陌生的面孔,抑或真的是:再见,再见!

    吴超喝的最多,从车站出来,他眼圈红红的“马勒比的,总以为这种道别感伤的事儿是娘们儿才会有的,你说我。”

    我知道吴超话里的意思,这个耿直的民警把我和薛博福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走着走着,或许就散了。

    我看了下时间还早,决定去之前的小巷那里瞅瞅,几个月的时间,小城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小巷那里坍塌的民房正在全部拆除,土渣车像风一样来回奔驰,这里准备建小区了。

    听吴超说,动工的前一天,在这里挖出了很多的尸骨,为此县里的领导还专门请玄门道家前来作法三天三夜。

    我站在医院门口,对面的寿衣店早就化成了灰烬,看着漫天的尘土飞扬,我心里有遗憾,也有一丝的欣慰,遗憾的是太婆和大姐都死了,欣慰的是,在我有生之年,上天让我见到了爷爷青梅竹马的女人。

    小巷里发生的一切,我都没告诉吴超,省得他一惊一乍的睡不踏实。

    我无意间想起了李佳一和刘浩等人,不知道他们还活着没有,是逃出来了还是被那个乞丐和荒院地底下恐怖的阴魂带走了。

    “龙兄弟,你为啥子要来看这里呢?”

    吴超不解的看着我“都是灰尘,有啥好看的。”

    *酷h9匠%网…唯“一$正8版{,其*他都h$是盗版fr

    我笑笑没有说话,眼前似乎还能映射出小薇、楚菡、狐狸姐姐、肚兜小鬼儿的影子,我挥手“走吧。”

    在尘土飞扬中,我看到几个穿着道袍的道士拿着招魂幡正在一路抛撒冥钱“冥钱铺路,万鬼皆来!”

    回到小镇,我也向吴超告别,我想看看巧玲之前住的地方就走,主要是,我想看看有什么值得想念的东西没有,有的话,我就拿在身边有个念想,毕竟巧玲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亲如一家。

    “这哪能,住一宿再走吧。”

    吴超在派出所门口挽留“这么久没见了,说说话。”

    “我还是回去吧,不打扰吴队长工作了,得空我会常回来看看的。”

    我浅笑道,但,真咧开了嘴,手里捧着巧斌的骨灰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吴超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就在我转身的时候,迎面差点撞上一个年过八旬,满头白发,衣衫褴褛,拄着拐杖的老婆婆。

    老婆婆也吓了一跳,我赶紧伸手扶着“婆婆,没事儿吧?”

    “没、没得事儿。”婆婆喘着大气“小伙子,这,这是不是镇子派出所呀?”

    “是的,老奶奶。”

    吴超也迎了过来,帮忙扶着“您,这是有事儿?”他心里估摸着这老婆婆被儿子撵出来过来告状的。

    “唉,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老婆婆有些激动的说道,一看吴超穿着制服,恨不跪下来“警察同志,你可要帮帮我啊,我可是走了20多里路才走来的。”

    “出了什么事儿?”

    吴超关心的问道。

    我见吴超接手了也就松开了手,转身准备离开。

    老婆婆却哭了起来“我是蓝家村的蓝翠花,我们村子很多坟都被人挖了,有的尸骨都没了,近期又丢了几个小孩儿,村子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剩下我们老的老,小的小,我这抽空就赶紧过来报警,请您们过去看看,挖坟倒没什么,可得把孩子给找到啊。我这走了一大天才到这里,一口水都没喝,求你们了,帮我把孩子找到。”

    吴超听了蓝翠花婆婆的话,一看她老泪纵横,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这还真是来报案来了,赶紧回头招呼我“龙空,你帮我把婆婆扶到大厅里。”不等我回话,他就把蓝婆婆塞给了我,而他则是直奔派出所斜对面的小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