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召唤师 > 第045章 -046

第045章 -046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神级召唤师最新章节!

    第045章、三剑客

    神迹职业联盟的第一赛季也被网友们称为“五神时代”。

    那个时候,势头最强劲的选手正好有五位——风色战队的队长凌雪枫、ftd战队的队长李沧雨、飞羽战队第一任队长宋阳、时光战队第一任队长徐落、以及鬼灵战队的第一任队长莫权。

    这五人正好是不同种族的选手,打法也各有特色。

    凌雪枫擅长魔族的爆发压制,李沧雨最爱精灵族的快速游走,宋阳是人族剑客中打法最稳定的选手,徐落的神族白魔法控制深得人心,莫权则最喜欢血族的暗杀。

    这五个人可以说是中国区神迹职业联盟的鼻祖级选手,对神迹联盟的影响极为深远,后来的很多玩法、流派、战术的开创,多多少少都受了他们几个人的启发。

    第一赛季,由于时光战队是华夏俱乐部投入高额资金所建立的神迹分部,在进军神迹之后,时光战队从创建之初就管理完善,挖去不少高手,这也致使时光战队在徐落的带领之下一口气拿下了第一赛季的总冠军。

    第二赛季,风色队长凌雪枫和副队长袁少哲双召唤师控场的打法磨合到了最佳状态,风色战队以势如破竹之势横扫职业联盟,拿下了第二赛季的总冠军。

    年龄差不多要退役的袁少哲开始培养血族召唤师的接班人许非凡,凌雪枫也亲自培养了现任副队长颜瑞文这位如今最强的黑魔法师,让风色战队在神迹联盟站稳了脚跟。

    时光和风色都拿过一次冠军,飞羽却差了一个金色奖杯来证明自己。

    飞羽的老队长宋阳很早之前就收了三个徒弟,苏广漠和俞平生在第二赛季被带去赛场当替补,关门弟子谢树荣在第三赛季正式出道——谢树荣的出道,也促成了飞羽战队“三剑客”的美名。

    宋队退役后,很多人以为飞羽战队可能再也拿不到奖杯,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新队长苏广漠的率领之下,三剑客联手,居然将飞羽战队成功送上了第三赛季冠军的宝座!

    自此,时光、风色和飞羽在神迹联盟奠定了难以撼动的豪门强队地位。

    苏广漠风格稳健,近战贴身压制的打法非常霸气;俞平生心思缜密,剑招细腻,最擅长抓破绽反攻;谢树荣则喜欢以快打快,专门追着治疗砍,手中的利剑锐气逼人。

    飞羽三剑客一时成为美谈,大家对飞羽战队的未来都十分看好。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谢树荣在第三赛季颁奖礼结束后就离开飞羽下落不明,而俞平生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不玩剑客改玩狂战士去了!

    你一个斯斯文文冷冷淡淡的孤僻症患者,为什么要想不通去玩兽族的狂战士?

    众人都表示理解不能。

    但队长苏广漠对此却没有多做解释,只说:“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一头雾水的记者们猜测出了很多种可能——师兄弟反目?一山难容二虎?为江山还是为美人?

    可惜,没有任何一种推测站得住脚,飞羽三剑客的变动也就成了神迹联盟的未解之谜。

    ***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可当年还在飞羽训练营的时候师兄弟三人青梅竹马,感情极好,住在一间屋子不说,每天都一起吃饭、一起训练,苏广漠和俞平生对谢树荣的打法非常熟悉,所以,他俩一看这视频就知道这个人很可能是阿树,即便不是,那也绝对跟阿树有关。

    会长飞羽凉山来到飞羽战队的时候已经是第四赛季末期,当时谢树荣早已离开,俞副队改玩狂战士,三剑客也成了古老的传说,他并没有见过谢树荣本人,却听过不少关于这个宋队关门弟子的传言。

    据说谢树荣的天赋并不比大师兄苏广漠差,当年离开战队之前好像跟苏广漠大吵了一架,具体是怎么回事苏队不乐意说,自然也没人敢问。

    如今,苏队居然说这个“会开花的树”可能是小师弟谢树荣,飞羽凉山惊得差点掉了下巴,回过神后,他立刻从霜霜那里要来两个52级的剑客账号,迅速把账号密码发给了队长。

    很快,左下角刷出两行提示。

    ——你的好友[海上生明月]上线了。

    ——你的好友[天涯共此时]上线了。

    这正是飞羽凉山刚刚发给苏广漠的小号,意识到那边上线的人是自家正、副队长,飞羽凉山激动地喊道:“快快快,苏队和俞副队都登陆了!”

    这话一出,办公室里所有的管理立刻把脑袋凑了过来。

    “会开花的树,坐标在哪?”苏广漠用[海上生明月]的小号给飞羽凉山发来条私聊。

    “泽亚城堡西郊树林,坐标738.196附近,6人小队还在打变异魔兽。”飞羽凉山快速说道。

    “哦。”苏广漠回了一个字,便带着俞平生一起往树林赶去。

    ***

    两人一起来到西郊树林,果然见一支六人小队正在那里组队升级。

    圣骑士[顾名思义],精灵召唤[爱吃红烧鱼],神族牧师[爱吃回锅肉],人族剑客[会开花的树],黑魔法[清蒸鲈鱼],白魔法[觉醒的魔法师],六人的头顶都写着“吃货小分队”的公会名称。

    苏广漠目光一扫,迅速看清了对方的阵容配置。

    那个圣骑士拉怪的时候疯疯癫癫的,剑客也不怎么用心,显然,收拾这样一只变异魔兽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队里的六个人都是一边划水一边随便打打。

    苏、俞两人观察着他们的同时,李沧雨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两位剑客小号。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看这名字,明显跟刚才来偷袭的那12个小号是一伙的,只不过,这次他们只有两个人,而且待在那里原地不动,似乎并不想动手。

    李沧雨正疑惑,那个“海上生明月”突然走上前来,在附近频道发了一条消息:“私人恩怨,别人不要插手,会开花的树你给我出来。”

    谢树荣正在随手打怪兽,看见这行字,不由皱眉道:“私人恩怨?我不认识你。”

    苏广漠不由笑了:“你过来就认识了。”

    谢树荣道:“有病。”

    众人:“……”

    这是什么情况?附近频道莫名其妙掐了起来?

    李沧雨和白轩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茫然。

    俞平生看不下去了,轻轻捅了捅师兄的胳膊:“你这小号他又不认识,切磋看看。”

    “也对。”苏广漠点了点头,干脆发去个切磋申请。

    谢树荣接了,提起手中利剑就扑了过来!

    起手用剑客技能“锁魂”将对方封招3秒,然后接上后续的“光影回转”和“碎骨剑”大招,这是谢树荣比较喜欢的打法。

    然而这次,他一招“锁魂”居然彻底放空,对方像是早就猜到了他的思路一样,在他扑过去的那一刻,一个巧妙的s型摆动位移,顺利躲过了锁魂的控制!

    谢树荣微微皱眉,脚下却一点都不慢,有样学样地摆动位移,也同样躲掉了对方的锁魂控制!

    两人的起手控制技能全都打空,紧跟着,谢树荣以极快的手速直接开大,苏广漠也同时开大——

    光影回转!

    同样的人族剑客,同样的大招技能,两个人手中的利剑在周身挥舞得密不透风,雪白的剑光叠加在一起,技能光效华丽得几乎要闪瞎人眼。

    苏广漠的攻击很稳,谢树荣却很快,顶尖剑客的交锋,惊呆了无数来围观的飞羽公会管理。

    一招光影回转效果结束,两人都把对方打成了半血。

    谢树荣被激起了战意,回头一招碎骨剑再次杀了过去,对方居然将手中利剑一横,成功格挡掉这一招攻击,同时以牙还牙,反手一招碎骨剑就朝谢树荣砸来!

    谢树荣同样抬剑格挡,紧跟着突然后跳一段距离,然后又按向剑客的突进技能——暴风斩!

    这个技能可以让剑客瞬间追击到敌人的面前,同时用手中的剑重击敌人头部,造成3秒晕眩效果。

    这套后跳、突进的连招极为灵活,只可惜,对方似乎很了解阿树,在阿树突进的那一刻,他一个敏捷的90度转向侧身惊险地躲过了这一招重击,然后又抬起手中利剑,一招噬魂剑反刺对方胸口!

    躲避的同时立刻反击,果断干脆得毫不拖泥带水……

    李沧雨看这两人pk,不由得暗暗心惊。

    这次杀上门来的剑客,水平之高可不是网游里的几个公会管理能够比拟的。

    这人出手时的稳健,脚下走位时的不慌不乱,就像战场上成竹于胸的将军,不管敌人如何猛烈的进攻,只要手中有剑,他便能“以不变应万变”,姿态始终稳如泰山。

    这样老辣的打法,颇有当年飞羽老队长宋阳的风采。

    李沧雨目不转睛地旁观着战局。

    阿树经过这几年的磨练,打法比当年那个三剑客中锐气逼人的小师弟要沉稳许多,可跟面前的这个人比起来,他还是缺了些东西。

    如果说阿树是擅长快攻的凌厉杀手,那么,面前的这位就是稳中求胜、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将——他很有信心,所以哪怕阿树的攻击再快,他也依旧不慌不乱,应对得无比从容。

    两人见招拆招的速度极快,双方血量正在急速下降。

    但李沧雨看得出,其实这两人都没有尽全力,而是略有保留,出手也以试探对方为主。

    光是试探都能打得如此激烈,只能证明,这个小号背后的操作者绝对不简单。

    ——是三剑客之首的苏广漠吗?

    想到这里,李沧雨不由回头看向白轩:“你觉得呢?”

    搭档多年的白轩总能第一时间理解李沧雨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苏广漠。”

    ***

    此时,开着清蒸鲈鱼小号的凌雪枫也早已认出了对方。

    粉丝们给很多选手安了一些外号,“魔王”凌雪枫跟“人皇”苏广漠经常被记者同时提起。

    两人交手的次数并不少见,风色和飞羽也常常在半决赛、总决赛这种重量级的赛事相遇,因此,凌雪枫对苏广漠的风格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苏广漠的出道时间只比凌雪枫晚一年,并且在第二赛季结束的时候就接任了飞羽的队长。比起楼队、朱队、杨队、谭队这些第三赛季以后才接任队长的新一代选手来说,凌雪枫、苏广漠这两人共同经历过的赛事更多,在神迹联盟的根基也更加稳定。

    没想到,这次连苏广漠都被惊动了,那只能证明今天在野外搞偷袭的小号全是飞羽公会的人,他们可能看出了什么,这才大着胆子把队长给请了过来。

    苏广漠明显是冲着“会开花的树”来的,一来就开pk,这个剑客的身份显然也不简单。

    当初,凌雪枫开着风色会长的账号跟李沧雨他们打了几轮冰霜神殿副本,会开花的树一路划水故意隐藏实力,显然是不想让他看出身份。加上今天苏广漠亲自来到网游,只要稍微一推断,就能猜出,这位“会开花的树”,应该是苏广漠失踪已久的小师弟——谢树荣。

    想到这里,凌雪枫的心情不禁有些复杂。

    谢树荣离开中国神迹联盟已有三年,没想到居然能在新区遇见,

    这么看来,李沧雨这次组队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有谢树荣这样的王牌选手加盟,他的队伍,再也不会像当年的那个ftd战队一样任人宰割。

    凌雪枫忍不住为他高兴。

    只有这样强力的队友,才能让他毫无负担地发挥出自己真正的水平。

    可以想象,明年的神迹赛场上,猫神所带领的这支队伍,一定会给神迹联盟带来更多的惊喜!

    ——————————

    第046章、师兄弟之情

    谢树荣其实没过多久就认出了对面的这个人是他的大师兄苏广漠。很久没有交手,他的战意被苏广漠给激了出来,他也就懒得再隐藏实力,爽快地跟师兄打了一场。

    没想到苏广漠却在最后关头突然停手,迅速后跳离开了谢树荣的攻击范围,顺手私聊他道:“几年不见,小师弟进步还挺大。”

    谢树荣不客气道:“谁是你师弟?不是说了让我滚蛋吗?”

    苏广漠笑道:“几年前吵架的话还记在心上,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么小气!”

    ***

    当年的三剑客,苏广漠19岁,谢树荣和俞平生都是18岁。

    俞平生不爱说话,总是默默躲在一边垂着脑袋玩自己的手机,可苏广漠和谢树荣的脾气却一个比一个火爆,这俩撸起袖子吵架的画面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是俞平生的噩梦。

    ——都年少轻狂,都固执己见,都不肯服输。

    所谓“一山难容二虎”,苏广漠本来就是个直脾气,再加一个锐气逼人的谢树荣,飞羽战队拿下冠军的那一年,外人看上去是“三剑客齐心协力”“师兄弟相处和睦”,可事实上,他们几乎每天都在吵架。

    下一场比赛要怎么安排?苏广漠觉得是这样,谢树荣又觉得是那样,两人意见不合就要干架,俞平生不敢拦着,只能默默躲在一旁打电话求助师父。

    当时担任飞羽教练的宋阳,天天跑来训练室劝架,有时候急了,两个徒弟这边揍一拳、那边踹一脚,两个家伙总算安静了,宋阳却头大如牛,实在不知道这么下去该怎么办。

    还好谢树荣和苏广漠的争吵大部分都是为战队考虑,战术思路偶有不合,也能在师父宋阳出面调节后互相理解,加上两人都是性格直率、不爱记仇的人,往往早上还在捋袖子吵架,下午却凑到一起看起了比赛录像,好得就跟亲兄弟似的。

    其实,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第三赛季,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年少时一段珍贵的回忆。

    当年的苏、谢两人都是年少轻狂的叛逆期,又骄傲、又暴躁,遇到一起不吵架不舒服似的,天天都在拌嘴,只不过他们都没往心里去,也从不记恨对方。

    直到那一天,他俩的争论终于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

    ***

    第三赛季飞羽战队拿下冠军之后,宋阳觉得三个徒弟已经能够撑起飞羽战队,于是他就放心地出国去做生意,正式退隐离开了电竞圈。

    师父走后,俞平生考虑了很久,终于敢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跟师兄比较熟,就偷偷跟苏广漠说了。其实他最喜欢玩的是狂战士,只不过宋队当时想培养三个剑客,俞平生又很内向,不善言辞也不喜欢跟人争辩,就默默地同意了。

    这一年多来,他懵懵懂懂地跟着师父玩剑客,可他始终觉得自己玩剑客的时候束手束脚,思路打不开,在战队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他想尝试着改玩狂战士。

    他私下也有偷偷练习,觉得自己玩狂战士比剑客更加得心应手。

    不过,他一改职业,也就意味着飞羽战队要重新找剑客接班,阵容也要从头调整。因此俞平生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非常忐忑,因为紧张,声音甚至有些结结巴巴的。

    本以为师兄不会答应,没料苏广漠却爽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吧,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俞平生惊讶地抬头看他,眼中满是感激。

    苏广漠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轻轻揉了揉师弟的脑袋,说:“师父不在战队,飞羽现在由我做主,以后你想干什么跟我说一声就行,不需要顾虑太多。”

    像俞平生这样内向的人,敢鼓足勇气说出这些话,证明这家伙已经考虑了很久。他有些心疼这个师弟,跟光芒四射、锐气逼人的小师弟谢树荣比起来,俞平生在三剑客当中更像是一个透明人。如今飞羽战队拿下冠军,根基总算站稳了,小俞想换自己喜欢的职业玩,尝试一下改变,这也无可厚非。

    然而让苏广漠没想到的是,谢树荣居然会强烈反对。

    “三剑客是师父亲手培养起来的,没道理师父一走你就换职业吧?这不是对师父的否定吗?”谢树荣盯着俞平生,目光锐利无比,“你一换职业,飞羽战队的整个阵容都要变,你能不能别这么自私?你考虑过其他的队员吗?考虑过师父的感受吗?”

    俞平生本就性格内向,被谢树荣这么一骂,眼眶微微红了,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能低下头,手指紧紧地攥在一起,脸色越来越苍白。

    苏广漠看见这一幕,顿时怒从心起,沉着脸道:“什么叫他自私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这就是你跟师兄说话的态度?”

    “师兄就可以任性妄为?”谢树荣不客气地反驳道,“师父刚走,你当了队长就可以胡来是吗?想换职业就换职业,想换阵容就换阵容,你怎么不把飞羽战队的名字也换了?!”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苏广漠忍耐着动手揍人的冲动,沉声说道,“一个职业选手,只有玩自己最喜欢的职业,才能在赛场上真正的发光发热。小俞想换职业自然有他的理由,你不支持他不说,还扯这么多废话,18岁也算成年了,你说话能不能过一下脑子?”

    “我说话不过脑子?是你一直在无脑地护着他!”

    “……”这句话让忍耐了很久的苏广漠彻底爆发,一把撕住谢树荣的衣领,“你有胆再说一遍!”

    “难道我说错了?”谢树荣就像被激怒的小狼狗一样,不客气地回瞪着他,“俞平生说什么你都会举双手赞同,我说一句你就能骂我十句!苏队长的偏心是不是太明显了?要是看我不顺眼,你就来点干脆的,反正你是队长,想让我滚出飞羽你可以直说!”

    “……”苏广漠气得睚眦欲裂,指着门说,“行,你现在就给我滚蛋!”

    这句话一说出来,三个人都愣了。

    训练室里的气氛非常尴尬,俞平生察觉到不对,赶忙拉住苏广漠的胳膊,轻声说道:“师兄别气了,我不换职业了行吗,我们还是按以前那样……”

    他还没说完,谢树荣便迅速拿起自己的背包,指着苏广漠的鼻子吼道:“是你让我滚的,你别后悔!”

    看着18岁的少年负气离开的背影,苏广漠气得脑仁疼,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凳子。

    俞平生追出去想拦住阿树,可惜小师弟跑得飞快,转眼就没影了。回头去劝苏广漠,却发现他把自己关进卧室里生闷气。俞平生无奈,只能让他们先冷静一下,或许明天就和好了呢?反正他俩也不是第一次吵架,每次吵完了不过一天就能和好。

    然而俞平生没料到,这会成为苏广漠和谢树荣的最后一次争吵。

    谢树荣一个人走在深夜的街头,他知道师兄说的是气话,人在生气的时候很容易说出不恰当的话来,只要服个软,再回去就行了。

    可当时的他心高气傲,在苏广漠说出那样的气话之后,他也拉不下脸再回到飞羽。

    他背着自己的包边走边想,最终还是决定出国去。

    由于他拿下第三赛季最具潜力新秀大奖,美国ice俱乐部早已私下联系过他,说是ice正好缺剑客方面的人才,如果他愿意,可以过去纽约打比赛,俱乐部包吃包住还给不错的薪资待遇。

    谢树荣觉得,反正跟飞羽签的合同快要到期,与其留在飞羽战队天天跟苏广漠争吵,还不如换一个新的环境从头开始。

    他还没去过美国呢,或许去那边打比赛会更有趣?也可以增长一些见识。

    于是,18岁的谢树荣下定决心,孤身一人来到纽约,加入了ice俱乐部。

    只是后来,一个人背井离乡,吃着不习惯的食物,听着耳边队友们流利的英语,他才渐渐地明白,当年的自己做出的决定实在太过草率。

    可惜,上天不会给人吃后悔药的机会。

    这些年,谢树荣渐渐地长大,考虑问题也比18岁年少时成熟了许多。

    ——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只有玩自己最喜欢的职业,才能在赛场上真正的发光发热。

    这是苏广漠当年说过的话。只是,当时的两人吵红了眼,谢树荣并没有仔细去想这句话的道理,只觉得俞平生是在无理取闹,苏广漠是在无脑维护俞平生。

    后来到了美国,见多了赛场上那些优秀的选手,想起当年那个跟在大师兄身后很透明的俞平生……谢树荣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

    俞平生性格内向,总是默默接受别人的安排,很少会发表自己的意见,每当师兄弟两个吵起来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劝架,表情纠结地站在一旁,一张白皙的脸苍白得就像生病了一样。

    那次为了他吵起来,还说他自私不考虑别人,他的心里才是最难受的吧?

    事实上,当初谢树荣是因为师父刚离开飞羽战队,心情十分低落,俞平生却在这时候否定师父三剑客的思路,要改玩狂战士,谢树荣一时气不过才跟他们吵了起来。

    后来仔细想想,如果俞平生最爱的职业是狂战士,那么,他改玩狂战士也是很正确的决定。那样一个孤僻的人,敢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其实并不容易,苏广漠作为队长,支持他也是应该的。

    可惜,18岁时的自己倔强又骄傲,冲动之下负气离开飞羽,让那次争吵再也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谢树荣其实是愧疚的。

    尤其对俞平生,他当年所说的那些话确实非常伤人。

    这几年,他一直在关注飞羽战队的赛事,他看见了一个跟当年默默无闻的剑客截然相反的狂战士,如今国内神迹联盟最厉害的前排狂战士,正是飞羽战队的副队长俞平生——那个性格冷淡内向、少言寡语,却在赛场上发光发热、势不可挡的狂战士俞平生。

    正是他,让飞羽战队的前排,成了神迹联盟所有战队都不敢轻视的铜墙铁壁。有他在旁保护,苏广漠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打出人族剑客最强的攻击连招。

    飞羽战队如今依旧跻身于神迹豪门之列,证明苏广漠和俞平生当年的选择并没有错。

    谢树荣很为两位师兄欣慰。

    只是,他不可能再回到飞羽了,这跟骄傲无关,而是很多事情,错过了就没必要再回头。

    ***

    苏广漠这几年也一直在关注小师弟的动向。

    当年谢树荣负气离开之后,冷静下来的苏广漠立刻依靠人脉关系查谢树荣的下落,知道阿树在美国ice俱乐部继续打比赛,还挺受战队的器重,他也很为小师弟高兴。

    当年的那次争吵,两人都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彻底伤了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苏广漠也十分后悔,但他知道,阿树不是小心眼会记仇的人,他后来不回飞羽战队,并不是介意当年的事,而是因为他在ice俱乐部有了很好的发展。

    那些陈年旧事他们并没有耿耿于怀,但他们都还欠对方一句抱歉。

    ***

    谢树荣给在旁边围观的“天涯共此时”发去了一条私聊:“当时年纪小,说话不过脑子,你别太介意啊!其实你玩狂战士挺厉害的,我当年一根筋只想守着师父的三剑客,忽略了你的感受,真的很抱歉。”

    虽然没交手、也没说话,但他知道这个人肯定就是俞平生。

    苏广漠走到哪都要带着俞平生,谢树荣后来才明白原因——俞平生有心理问题,人际交流障碍,不太会跟人打交道。苏广漠是怕他一个人待着会得抑郁症才经常把他带在身边,护他已经护成习惯了。

    这条消息发出去的同时,谢树荣这边也收到了一条苏广漠的私聊:“师兄当年正在气头上,叫你滚蛋明显就是气话,你这笨蛋怎么就真的滚蛋了?还滚去美国那么远?”

    “……”看到这熟悉的语气,谢树荣不由骂道,“你妹!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道歉都这么拽?”

    “好吧,是师兄的错!”想起当年小小年纪天天在战队干架的往事,苏广漠也不由笑了起来,“小时候的事,咱都别计较了。我知道你这几年一直在ice俱乐部打比赛,明年神迹就要举办世界大赛,你毕竟是中国人不可能代表老美出战,还是回国吧,这里才是你的家乡。”

    “那当然,我正打算回国大干一场。”谢树荣信心满满。

    “如果你想回飞羽的话,我跟你俞师兄随时欢迎你。”苏广漠的邀请也很有诚意。

    “回去又要跟你吵,俞师兄该头疼得睡不着觉了。”谢树荣笑了笑,打字说道,“还是算了吧,我已经联系好了队伍。”

    苏广漠其实也猜到阿树不会再回飞羽。

    当初的三剑客早就成了传说,俞平生如今都不玩剑客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回头路,很多事情既然已经错过,那就让他错过吧,强行挽回也不一定会得到好的结果。

    不过,听他这么说,苏广漠倒是好奇起来:“你联系的哪家战队?”

    “目前还不方便透露。”谢树荣给他卖了个关子,“等我回来你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啊?”苏广漠笑着说,“行吧,反正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刚聊到这里,谢树荣的左下角又弹出来一条私聊小字,是俞平生发过来的——

    “没关系,我不介意。你这几年成长很快,我跟师兄都很欣慰。”

    有交流障碍的家伙,过了这么久才回复,一句话估计是苦思冥想憋了好半天才憋出来的吧……

    可谢树荣却觉得心头一暖。

    第三赛季的神迹联盟,三剑客并肩携手将飞羽战队送上了冠军宝座。三年后的神迹联盟,只剩下人皇苏广漠,狂战士俞平生,还有即将重归故里的沧澜战队选手谢树荣。

    他们三兄弟的关系其实很好,苏广漠是把谢树荣当成亲弟弟看,才会口无遮拦地直接骂他。只是,年少时锋芒毕露的两人,用身上尖锐的刺狠狠地刺伤过彼此,也刺伤过俞平生。

    ——当初的少年倔强又鲁莽,就像笨拙的刺猬一样,用伤害别人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如今,他们都已经真正地强大起来。

    三剑客的消亡,其实正是三个少年长大成熟的标志。

    他们证明自己的方式,将会在神迹职业联赛最大的赛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