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女配遭遇男神 > 第73章 哥哥的婚事

第73章 哥哥的婚事

作者:君卿软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当女配遭遇男神最新章节!

    姜瑶后退两步,倚靠在车身上,目光清冷的看着她,“不演了?刚才看你可怜兮兮的求饶,我还以为你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原来都是装出来的,真正害了你的人是你自己还有孙成,不从自己身上找错误,反而把我这等无关的人当作入狱的原因,郭莹莹,你真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的三观。”说罢,她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郭莹莹猛地冲上来,抱着她的腰身就往马路中央挪。

    卧槽!这女人是准备跟她一起同归于尽吗,她今天出门时应该好好翻翻黄历,这他妈根本不适宜出行!

    “哈哈哈,既然你不放过我,那咱们就一起死吧,拉着你一起下地狱,老娘值了!”

    姜瑶双脚使劲耙着地面,恨的牙根痒,拉开她卡在腰间的手指,愤声道,“抱歉,你是要地狱没错,我可是要去天堂的,咱们不同路,你还是别送了。”

    郭莹莹刚小产,身子本就虚弱,她凭着一股狠劲抱住姜瑶,却根本敌不过她挣扎的力道,姜瑶一个肘击,迅速摆脱郭莹莹的钳制,手下使力将对方推倒在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现在你的罪行又加上一个谋杀未遂,郭莹莹,看来你有了将牢底坐穿的觉悟。”不等她反应过来,姜瑶迅速拉开车门,按下中控锁,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爬起来的郭莹莹只能歇斯底里的在外面怒吼。

    姜瑶擦着头上的虚汗,再硬的人碰上不要命的都得暂避锋芒,她掏出手机报了警。

    郭莹莹还在拍玻璃,“姜瑶,你这个贱人,你给我滚出来,我不会放过你的。”

    呵,姜瑶靠在椅背上默然不语,受个惊吓换郭莹莹多加几年的牢狱之灾,这笔账……她只觉得哭笑不得,总之不亏就是。

    “爸妈,我回来了。”姜瑶边说边把包放到门后的置物架上,她在客厅转了一圈没有见到人影,有些奇怪的走进厨房。

    王嫂正在厨房做饭,见到姜瑶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小姐啊,先生和太太去遛狗了,已经出去一段时间了,应该很快回来。”

    “遛狗?家里什么时候养狗了?”

    “是太太出门的时候遇见的流浪狗,上面的狗牌磨损太严重都看不清楚字了,太太就把它领回来了。”王嫂搅动着冒泡的雪梨红枣粥,“小姐还没吃饭吧,你想吃什么菜,我再做。”

    “不用了,跟平常一样就行。”

    王嫂继续在厨房忙活,姜瑶帮不上什么忙,回了自己房间。

    里面的摆设跟她离开时一样,被子也平平整整的铺在床上,带着一股阳光特有的味道,姜瑶在床上滚了两圈,十月已过,温度也开始下降,透过窗子照进来的阳光带着淡淡的暖意,照在人身上,舒服惬意的不行。

    她抱着一个毛绒熊昏昏欲睡,鼻尖仿佛有什么细柔的东西划过,姜瑶不耐烦的搔了搔鼻梁。

    “扑哧……”耳边传来一道怪异的哼哼声。

    姜瑶睁开眼,看到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她惊的叫了一声,身子立马后撤,“什么东西!”

    定睛细看,才看出是一只毛茸茸的比熊犬,此时它正伸着舌头蹲在床头,傻兮兮的看着姜瑶,身子圆润的成了一颗球,被子都被它压下去一个坑。

    姜瑶非常嫌弃的拽了拽它短而粗的尾巴,“小东西,想跟我争床啊。”

    比熊犬还以为姜瑶在逗它玩,立马站起来开始循着姜瑶的手臂去咬自己的尾巴,转了几圈把自己转晕了,蠢得不忍直视,看着它这副憨态可掬的模样,姜瑶笑的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别咬尾巴了,咬鼻子,待会姐姐给你一根大骨头。”

    姜瑶伸出食指点着它微湿的鼻尖,比熊犬果然卖起蠢来,哼哼唧唧的抬着头想要够自己的鼻尖,黑溜溜的眼珠快要变成斗鸡眼。

    “哈哈……天啊,这也太可爱了。”姜瑶滚在床上,比熊犬立马兴致勃勃的往姜瑶身上踩。

    一人一狗和谐的玩闹起来,程文雅走到楼上,就看到他们两个滚成一团的模样,顺势在旁边坐下,“瑶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多久,妈,这种没智商的小东西太好玩了。”

    “刚捡回来时,这狗都瘦成瓜子脸了,养了一段时间才胖起来,圆圆润润的到是可爱多了。”

    姜瑶扯了扯它脖子上的狗牌,有些担心的问道,“这狗是有主的,以后它家主人找上门来怎么办?”

    程文雅摸着比熊犬脊背上的长毛,“我在附近贴了启示,它的主人若是寻它,咱们也只能还回去。”摸完狗,程文雅又去摸姜瑶的头发,“才这么会功夫你就不舍得了。”

    姜瑶满脸黑线,“妈,你别一副摸狗的架势好不好。”

    程文雅嗔了她一眼,“你还不如毛球呢,起码它还能逗我笑,你这一搬出去就是几个月,中间也不回来,妈都以为自己的女儿失踪了。”

    姜瑶傻傻的笑,企图蒙混过关,“原来它叫毛球啊,名字跟它本狗一样呆萌。”

    程文雅只能无奈的笑笑,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到底不舍得说她重话,“别跟它玩了,赶紧下去吃饭。”

    “恩恩,马上下去。”

    程文雅抱着毛球率先下了楼。

    姜明远看着姜瑶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慈爱的笑道,“瑶瑶这段时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都乐不思蜀了。”

    “爸,你是不是想我了?”姜瑶玩笑道,这可是原身血脉相承的亲人,并不是她避开就能切断的感情线,与其躲避还不如将他们当作真正的亲人,而且她能感觉到姜明远与程文雅对她的关心。

    “不想。”姜明远口是心非的说道,脸上却带着欣然的笑意。

    姜瑶撇撇嘴,作势去拿包,“既然没人留恋,那我走了。”

    姜明远佯装生气,猛地抬起手,手指落在姜瑶额头的动作却轻的很,“你这丫头,真是白养这么大了,若是以后谈了男朋友,怕是一年半载的都瞅不见你的人影。”

    姜瑶心虚的抱住他的手臂,做出女儿撒娇的娇态,“怎么会呢,娘家可是我最坚实的后盾,我还指望受欺负了让你们帮我出头呢,才不会自断后路。”

    程文雅嫌弃的看着她,“合着我们是你战壕的队友啊。”

    “嗯,你占有我,我占有你的关系。”

    “贫嘴。”两人都笑起来,也不提姜瑶久不归家的事。

    王嫂把饭菜端上桌,空气中飘荡着食物的香气,姜瑶揉着空荡荡的肚子,幸福的吃着美味,“还是家里舒服。”

    姜明远放下手头的报纸,“你在你哥的公司做的怎么样?”

    姜瑶咳了一声,“挺好的,跟着同事们学了很多。”就是她想过米虫生活了。

    “那就好,公司最近有些不太平,名臣的人之前跟咱们结了怨,这会像疯狗似的乱咬,幸亏你哥公关处理妥当,公司才没造成大的损失。”

    程文雅附和道,“孙良这人颇有能力,却偏好行旁门左道,不过是一块地,他念念不忘这好些年。”

    “好几个亿的利润,他想不开太正常了。”

    “投标一事大家各展所能,他的公司能力不足又能怪得了谁。”

    姜明远摇摇头,“唉,被这种人盯上着实憋闷,他比不过你,却经常冷不丁的咬你一口,不弄的你伤筋动骨不罢休。”

    “公司都交给儿子了,出什么事让他琢磨去,年轻人点子多,公司还不至于让那姓孙的弄破产。”

    姜瑶默默吃饭不搭腔,姜氏与名臣的恩怨由来已久,除非一方垮台,不然大家就这么一直胶着,只是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有时候只要有利可图,恩怨也是可以暂时放下的。

    “行了,别说了,吃饭吧。”姜明远一锤定音。

    用过饭,姜瑶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毛球怀里携着个皮球玩的正欢。

    程文雅神神秘秘的从屋里拿了一叠东西过来,坐到姜瑶身边,坏笑着说道,“来,看看哪个合眼缘能做你嫂子。”

    姜瑶扫了一眼照片,连忙把这事推开,“妈,我哥自己的媳妇,我这小姑子添什么乱,以后我又不跟他们住在一起,我喜不喜欢不重要。”

    程文雅不赞同的说道,“你跟莫琛的婚事告吹,我跟你爸也不催着你找对象,再过个两三年再提你婚事也不急,你哥可是都快三十了,他结了婚你还在家待嫁,姑嫂间还得处段日子呢,你若是不喜欢,妈也不能让她在咱家碍眼。”

    “我的亲娘啊,您这是给我哥找媳妇还是给我找老公,还可着我的心思找啊。”姜瑶无语凝噎,听她妈这么说,自己有男朋友这事也不好这么快摆到明面上了,姜瑶试探性的问道,“妈,你觉得我多大适合结婚?”

    “咱家又不指望你传宗接代,妈得多留你几年,书上不是说了27岁到30岁生孩子最好,你才多大,急什么。”程文雅继续扒照片,“来,看看这个姑娘怎么样,剑桥高材生,上个月才回国,25岁,长的也秀气,跟你哥挺合适。”

    姜瑶拿着个苹果慢慢的啃,“妈,这种事还是我哥的意见比较重要,您还是等他回来了,看他怎么选。”

    程文雅头疼的拍着桌子,“你哥若是愿意选我就省心了,这么多姑娘他一个也不挑。”

    “说不定是我哥的姻缘还没到,再等等。”姜瑶在心里琢磨自己与谢翕湛的事,有些不厚道的想,不知道自家老哥结了婚,她妈会不会稍微着急一下她的婚事。

    程文雅不死心的翻开一张张照片,“瑶瑶,你看看到底哪个姑娘合适?”

    姜瑶被她妈磨得顺了性子,两人一起在几十张照片里挑选所谓合眼缘的姑娘,姜明远听着他们嘀嘀咕咕的声音晒然一笑,他真的不怎么急着抱孙子,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