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女配遭遇男神 > 第41章 男神的恶趣味

第41章 男神的恶趣味

作者:君卿软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当女配遭遇男神最新章节!

    回到家后,姜瑶看着屋内有些陌生的摆设,惊疑的挑了下眉梢,她绕着屋子转了一圈,还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看到卧室那张熟悉的大床,她才恍然。

    谢翕湛把她替换的衣物放到洗衣机里,看她托着那条伤残的胳膊在屋子里来回转悠,心知她是疑惑屋内摆设的变化,“之前里面的东西都碎的差不多了,我趁你没回来的时候重新布置了一番,你若是不习惯可以再换。”

    “不用了,你的审美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姜瑶用左手掂量了下搁在门口杂物篮里的腕粗的木棍,眨眨眼,“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谢翕湛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就是那个意思,你卧室的床底下我还放了个电击棒,它瞬间产生的高压可以将一个成年男子击倒,但是又不会有生命危险,虽说咱们住的近,但是若是出现昨天那种情况,我来不及过来的话,你就会很危险,多准备这些东西也是为你好。”

    “……这么夸张。”姜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谢翕湛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若不是条件不允许,我更想给你留把枪。”或者把我自己留下,充当你的保镖,只不过目前看来哪个都实现不了。

    “中国还是很和谐的,你这样有些大惊小怪了。”

    “有备无患,都快中午了,你一直没吃饭,肯定饿了吧,你先好好歇着,我去做饭。”谢翕湛简直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而姜瑶也顺其然的被她当做内人照顾了。

    冰箱里有他凌晨在超市购买的食材,再加上姜瑶手臂受伤,难以自理,不短的一段日子里,他要好好刷某人的好感了。

    姜瑶实在好奇他准备的电击棒是个什么模样,她拉起被单,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硕大的纸箱来,里面除了电击棒,还有一些防狼喷雾、老鼠夹、细麻绳、以及开过刃的长刀,姜瑶目瞪口呆,这些工具打眼一看就像犯罪分子准备的作案工具。

    “昨天那种情况只是一场意外,他这……”姜瑶晃着那瓶防狼喷雾,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到是挺实用。”

    细麻绳长刀之类的,她真希望永远都用不上。

    姜瑶点开电击棒开关,看着里面咝咝作响的电流,想着这东西与人体接触可能会产生的后果,她狠狠打了个寒颤,那人内里大概是个隐形暴力分子。

    说到底都是因为担心自己,姜瑶把东西收拾好推回原处,看着床上那团卷到一起的被子,碎裂的瓷瓶已经被收拾干净,外面也恢复成跟最初不同的模样,唯有被子是与那人接触过还没有扔掉的东西,想起昨天的场景,她嫌恶的闭了闭眼,看着这个东西她还觉得有些膈应。

    一个女人在遭遇那种事情还能这么淡定,她觉得最大的功臣就是谢翕湛,她还依稀记得自己神志不清时谢翕湛说的每句话,他的怀抱对当时的她来说就是唯一的救赎,如果他没有出现的话,现在的自己究竟会是什么样的?

    姜瑶坐在窗边,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发呆,自己也不知想了些什么,直到她肚子不甘寂寞的叫个不停,“唔,好饿……”

    饿的狠了,身体都有种痉挛的颤栗感,姜瑶浑身无力的靠着椅子,迷迷糊糊的又有些困了。

    “瑶瑶,出来吃饭了。”

    听到有吃的,她懈怠的精神这才重新抖擞起来,老老实实的洗了手在饭桌前坐定,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一只左手能做什么。

    两荤两素,外加一份分量十足的大补汤。

    谢翕湛在她身边坐下,不知从哪拿出一个围兜来,小心的给姜瑶系到脖子上,她赶紧后撤着身子拒绝,嫌弃的看着他,“我又不是小孩子,吃个饭不用弄得这么齐全。”

    谢翕湛拉着她的肩膀把她按住,“我知道你不是孩子,但是我第一次给人喂饭,动作可能不熟练,所以还是多准备些的好。”

    “可是我……”

    “乖。”谢翕湛语气柔的几乎能掐出水来,只是态度依旧强硬,姜瑶撇嘴,看着摊平在大腿上的小围兜欲哭无泪,既然反抗不了,她还是享受现在的境况吧。

    谢翕湛一副兴致勃勃要照顾小宝宝的态度,指着桌上的菜问道,“喜欢吃哪个?”

    姜瑶无奈的叹气,“肉~~”

    “好。”谢翕湛一手拿勺子一手拿筷子夹了块土豆喂到她嘴边,“啊……”

    姜瑶憋屈的看着他,我说我要吃肉,你干嘛要喂我素的。

    “你还病着,肉类太油腻吃多了不好。”谢翕湛解释道,看她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大发慈悲的夹了个猪肝,“该补充的营养我也不会亏待你。”

    谢翕湛用种看我对你多好的眼神看着姜瑶,她磕着牙齿,恨不得把他喂到嘴里的筷子给咬断,才那么隐晦的向自己告白过,她都还没同意呢,他就开始在自己的地盘放肆,还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一顿饭,姜瑶全程只用动嘴,谢翕湛照顾的相当尽心,根本没有掉食物在桌上,等喂饭完毕,他还饶有兴致的欣赏自己带着围兜的模样,恨不得用手机把她此时的模样拍下来。

    姜瑶红着脸,这厮明明就是为了自己的恶趣味,才会把这么个东西给自己戴上,她羞愤的想要把围兜扯下来,却不小心拉成了死结,“喂,还不帮我把它取下来。”

    谢翕湛看着她红红的耳朵,笑意盎然,“真的很可爱。”模糊不清的态度不知道是在说围兜还是说姜瑶,亦或者两者皆有之。

    看她快被围兜散开的绳子把自己勒死,谢翕湛赶紧上去帮忙,“你别急,我帮你弄。”

    谢翕湛趴在她耳边,看着她颈侧的皮肤发呆,外面的阳光零散的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她耳垂上细细的绒毛清晰可见,因着他呼出的热气,白嫩的耳垂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红。

    “解开没有。”

    “马上就好。”谢翕湛一心二用,还有多余的心思看她害羞的窘态,那种欣喜比他画一副价值上万的画还要满足。

    两人这样沉默的靠近着,周围的气氛都变成了暧昧的粉红色,她只能随意挑了个话题,“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天天在家呆着,你不用工作吗?”

    “我忙碌的时候你不在而已。”谢翕湛用诱惑的语气说道,“有兴趣作我的模特吗?”

    提到这里,姜瑶就不得不纳闷他当初画自己时,无论如何都不愿把图画送给自己的情况,“当你的模特有什么好处,你画好图让我瞄两眼当做报酬吗。”

    “呵,原来你还记得当初的事。”

    “怎么会忘记,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我,我很尴尬的。”姜瑶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自作多情的向一个男人讨要画作,还被拒绝,那种滋味的确不好受。

    “以前怎么能和现在比。”那个时候她对自己而言只是一个长的很漂亮,甚至能勾起他作画欲/望的陌生人,而现在……谢翕湛轻柔的拂过她颈侧的细绳,能让自己舍命相救的女人,要怎么用语言形容他现在的感觉。

    姜瑶没听到他说话,还以为他作画的事情有些忌讳,“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怪癖,有些艺术家的性格确实很怪异,你还算是其中比较正常的,目前为止还没看到你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如果图画实在不能送,我就不要了。”

    谢翕湛把围兜解下来放到一边,“你若是喜欢的话,当然可以送你。”

    “真的?”姜瑶暗搓搓的琢磨谢大神的画若是出售,能卖到什么价钱。

    “自然,我怎么会骗你。”谢翕湛摸了下她的头顶,意味声长的说道,“你头发好像该洗了。”

    姜瑶黑了脸,“你这样很容易没有朋友的!”

    “也许。”谢翕湛态度很是无所谓,之前一直忙着给姜瑶喂饭,他自己一口没吃,停了这么久,饭菜都有些凉了。

    从未吃过别人剩饭的谢翕湛这会吃的津津有味,姜瑶坐在旁边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跟她同桌用餐,食物好像无端变得更加美味了。

    姜瑶刚才说的没错,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怪癖,而他……谢翕湛沉默的想着,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尤其七情六欲方面,无所求的时候他可以表现的冷漠淡然,而需要他表现的时候,变脸不再话下。

    就算在某些方面有高于别人的建树,又没有超越人类范畴,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性格脾性特立独行到让人侧目的存在,总之他不是。

    谢翕湛把自己想的很接地气,而事实上在别人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究竟如何,他从来没有在乎过就是,反正他是个男人,喜欢女人,喜欢漂亮女人,喜欢那个叫姜瑶的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