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女配遭遇男神 > 第34章 C(双章 合一)

第34章 C(双章 合一)

作者:君卿软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当女配遭遇男神最新章节!

    谢翕湛眼圈一红,嘴角向下耷拉,大有一言不合就掉金豆子的架势,这么大个人脸上出现这种表情,有些惊悚。

    姜瑶吓的立马倒退半步,“好好好,我唱我唱还不行吗。”

    “行啊。”

    姜瑶把姜汤放到一边,“你想听什么。”

    “你唱的我都喜欢。”

    姜瑶暗自翻白眼,谢翕湛心里住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公主,“那唱小苹果怎么样。”

    “我不喜欢吃苹果。”

    “那世上只有妈妈好。”

    谢翕湛不回答,只是他的眼神明显是拒绝的,姜瑶败下阵来,“最炫民族风?”

    “不要。”

    事真多!姜瑶沉下脸,清了下嗓子,也懒得再过问他的意见,直接挑了忐忑,“啊哦……啊哦哎……啊嘶嘚啊嘶嘚……”

    谢翕湛被她吓的脸都白了,嘴唇蠕动片刻,“别……别唱了,我喝!”

    姜瑶心里暗喜,把瓷碗递给他,谢翕湛也没工夫细品,直接一饮而尽,而后乖巧的拉着被子盖到肩膀处,睁着一双大眼,“我要睡觉了。”

    萌萌的样子看的姜瑶没有克制住,直接低头在他额头啃了一口,“真乖,晚安。”

    谢翕湛羞涩的抿了嘴,眨眨眼,“晚安。”

    等他闭上眼,姜瑶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忐忑对他效果这么好,以后就用这首歌威胁他好了。

    姜瑶在客厅翻箱倒柜的找医药箱,最后在博古架的最后一个柜子里倒腾出来,里面放置着常备药物,还有温度计,虽然他喝了姜汤,但是到底还是西药见效更快。

    谢翕湛大概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姜瑶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他都没有醒来的意思,只有偶尔会嘤咛一声叙说自己身体不适。

    “39度,温度这么高,也不知道会不会烧坏脑子。”先前的冰块已经被他体温融化成了水,姜瑶只能又重新弄了一袋冰块。

    姜瑶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哗啦啦下个不停的大雨,这会搭车都不方便,她照顾了谢翕湛那么久,在这里多休息一会不算冒昧吧?

    屋子的主人已经烧的认不出自己,她就是不走,也不会驱赶。

    “阿嚏……”姜瑶鼻子一痒,喷嚏随之打出,她有些苦恼的摸着自己温热的额头,重新把温度计放到腋下,看清上面显示的度数,提起的心才稍稍放心。

    被淋湿的衣服紧紧的裹着身体,难受的厉害,姜瑶唤醒谢翕湛,“先别睡,把药吃了。”

    “你都说过晚安了……”谢翕湛迷糊的睁开眼,在他看来那两个字就是一天的结束,明明他都已经睡着了。

    “你病了所以要吃药。”

    谢翕湛看着她手里白色的药丸,眼神闪过几分嫌弃,姜瑶挑挑眉,“怎么?还想听我唱歌,要不这次我不唱忐忑,来个五环之歌?”

    “那是什么?”

    姜瑶笑的奸诈,掐着嗓子就发声,简直像是在干嚎,“啊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啊啊啊……你比六环少一环……”

    谢翕湛咽着口水,紧张的夺过姜瑶手里的药丸,裸着上半身支起身子去够桌上的水杯,惊慌失措的把药吞了,“你别唱了……我感觉脑仁疼。”

    姜瑶阴谋得逞,最后看他强忍的痛苦模样,终于大发善心,“好了,你睡吧,这次我真的不会再打扰你了。”

    等谢翕湛躺平,姜瑶凑到他跟前,两人眉目相对,“你这有没穿过的衬衫吗?”

    谢翕湛脑子有些钝,思索了一会才指着衣柜的位置,“最下面的衣服都是刚买来还未上身的。”

    姜瑶找到衣服,向他道了谢直接去了客厅的卫生间,屋子里躺了个寸步难行的病号,她把换下来的衣服烘干晾好再换回来也没什么不对。

    感冒药里带有安眠药物的成分,谢翕湛脑子昏昏沉沉,整个人好像在一艘不稳的夹板上随着浪头摇摆,被子盖的严实,他头上慢慢便开始冒出一层细汗,红透的脸颊慢慢降温恢复正常。

    姜瑶穿着谢翕湛的衬衫长裤,长长的裤腿被她卷到了膝盖的位置,衬衫似掖非掖,颇有型的衣服愣是被她穿的不伦不类,手里抓着毛巾擦拭着滴水的长发,姜瑶走到谢翕湛休息的房间,又用体温计帮他测了一□□温,依旧还是发热状态,不过温度已经逐渐降下来。

    外面天色依旧昏沉,这场雨直接从下午下到晚上,透过窗户能看到不远处路灯在水雾映衬下弥漫出的浅淡光芒,暗黄色的光圈使得这股被大雨冲刷的冰冷天气多了丝暖意。

    姜瑶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姜汤,胃里被熨帖的舒畅,她倚靠在沙发上看着外面迷蒙的天气,姜汤喝完她感觉整个人暖融融的昏昏欲睡起来。

    姜瑶打个哈欠,手指在氤氲出水汽的玻璃上画了两个手拉手散步的小人,自语道,“睡一会,就睡一会……醒了我就去跟谢翕湛告别。”

    姜瑶在身上搭了件薄毯,缩成一团在沙发上进入梦乡,然后这一睡下就是几个小时。

    谢翕湛全身都在冒汗,梦中他感觉自己就像被太上老君扔到炼丹炉里的孙猴子,热的实在受不了,他猛地睁开眼睛,屋子里开了一盏壁灯,光线柔和,他静静的躺了一会才看清屋内的摆设,以及身下柔软的大床都在提醒他这里是他的住处。

    谢翕湛干咳了两声,嗓子干的发疼,他撩开被子下床,看到自己光裸的身体他一点也不惊讶,平常裸睡习惯的人,这个模样对他来说才是最正常的。

    谢翕湛捞过架子上挂着的睡袍,随意在腰间打了个结,他晃了晃依旧晕眩的脑袋走出房间,他只记得自己昨夜因为想要完成一幅画,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后来累急趴在桌子上睡着,等他醒来后就觉得自己浑身乏力,但是当时实在饿的很了,他又不想吃外卖,便去了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用饭,回来的途中遇到了姜瑶……

    谢翕湛烦躁的捏着眉心,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全部都记不清楚,但是他听好友说过,自己发烧后情况有些不对劲,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是姜瑶把自己送回家的?谢翕湛思索了一会,实在找不回发烧时的记忆,只能放弃。

    啪的一声,客厅刷的亮起来,初始他还有些不习惯,眯着眼睛适应了片刻。

    所以看到沙发上一团怪异的隆起,他只当自己花眼,等姜瑶因为光线骤亮而有些不安的翻个身,露出她那泛着光泽的头发时,谢翕湛才知道她在这里留宿了。

    他摸着自己的额头,难得想开口骂一句脏话,难不成他是当着姜瑶的面,把那些衣服脱了,想到姜瑶脸上可能会有的表情,他摸着鼻尖心里五味陈杂。

    外面下了雨,温度骤降,她只盖了个毯子,又因为沙发空间小,姜瑶睡的并不踏实。

    这会是夜里两点钟,空气静谧一片,谢翕湛踩着地毯在她身边站定,看着她靠在沙发上娇小的脸蛋,凌乱的长发掩映下,她本就不大的脸看着像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嘴唇微微嘟着,眉梢也有轻微的褶皱,连梦里都在烦恼吗?

    谢翕湛小心的抚平她皱着的眉心,直接连着毯子公主抱把她抱起来,悄无声息的走回房间。

    姜瑶循着他坦露的胸口找到温暖所在,扭着头去探他怀里的温度,柔软的嘴唇在他身上摩擦,谢翕湛抱着他的手臂僵硬的像是被人点了穴,姜瑶已经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老实的沉寂下来,谢翕湛只能苦笑着忍住那股怪异的滋味。

    小心的把人放到床上,姜瑶接触床的瞬间,顺势选了个侧睡的姿势,原本就没遮严实的衣领,因着她倾斜的角度露出她没穿内衣却依旧□□的胸,谢翕湛一个不查,眼睛就看到了某些不该看的东西,甚至连那点透着粉嫩的红……顿时从下腹升起一股压抑不住的热气,直冲上小脑。

    他好不容易恢复白净的脸又开始染上红霞,谢翕湛侧着头把旁边的被子拉过来给她盖好,慌乱的跑出房间。

    谢翕湛走到客厅打开窗户,任由外面携带着雨丝的风吹到脸上,他暗自平复了许久,脑子里依旧是红与白的交错,纯白的云,鲜红的朱砂,两个极致的对比,冲击着他强悍的神经,令他快要承受不住。

    “空即是□□即是空……”谢翕湛喃喃自语了好久,最后他苦恼的抓了一把头发,他又不是要遁入空门,说这些佛偈有什么意思,他只能努力摒除脑中某些不良记忆。

    谢翕湛刷的拉上窗户,刚才睡着时又出了些汗,他现在已经清醒,自然觉得不舒服,想洗个温水澡,手指搭在门把上又收回去,转身去客厅的卫生间。

    谁知里面还有香艳的场景等着她,姜瑶衣服甩干的衣服就搭在里面,包括她带着蕾丝边的内衣。

    谢翕湛又猛地关上门,有些厌恶自己的好视力,就那一瞬间竟然还能看清内衣肩带上的标签,那几个熟悉又陌生的字母34c……

    他在客厅里来回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无奈的进到里面,小心的把内衣与其他衣物挪到别的地方,省的待会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溅湿。

    谢翕湛纠结的洗完了一个澡,等他湿着头发从卫生间走出来时,就看到姜瑶像个幽魂似的站在门口看着他。

    “你……你醒了。”

    姜瑶耷拉着眼皮,“水流声有些大。”

    “抱歉。”谢翕湛满目歉意,目光瞄到客厅挂着的内衣时,他有些尴尬的扭过头,“昨天多谢你把我送回来。”

    “小事一桩。”姜瑶打个哈欠,态度自然的有些不正常,她站在原地晃悠了一会又回了房间,谢翕湛看着她的背影,这才发现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

    姜瑶在客厅与谢翕湛打了个照面又回了房间,理所当然的躺回床上。

    谢翕湛从衣柜里抱了一床被子在沙发上迁就了一夜,其中心绪如何复杂自不必多说。

    姜瑶从昨日七点开始入睡,睡到凌晨五点时终于自然醒来,她伸了个懒腰,屋子里漆黑一片,厚重的窗帘盖的严实,姜瑶也不确定现在是什么时候,只是比起时间更重要的问题就是她是怎么回到床上的?

    姜瑶拉开窗帘,凌晨时的微光透过玻璃隐隐照进来,屋中的摆设陌生的很,她使劲回忆昨天的事情,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自己在沙发上靠着睡着。

    想起谢翕湛可能已经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姜瑶抓了下宽大的衬衫,毫无束缚的两团贴在自己掌心,软绵绵的,她暗骂了一声。

    谢翕湛姿势怪异的半躺在沙发上,高大的身形被辖制的看起来很难受,姜瑶把内衣抱在怀里,过了一夜衣服已经风吹干,她在卫生间换好衣服,去倒了杯温茶,轻轻推谢翕湛的胳膊,“醒醒,你若是还困的话回床上睡吧。”

    谢翕湛睡眠很轻,姜瑶轻唤一声,他迅速从梦中醒来,眼神深幽清亮,看起来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姜瑶惊讶了一刹,“别在这睡了,你昨天烧到39度,还是多注意些,若是再发烧容易烧成肺炎。”

    “嗯,我知道。”

    姜瑶看了下腕表,“都这个时候了,我就不打扰了,桌上的茶水和药你别忘了吃,我先走了。”

    谢翕湛阻止了一下,“吃过饭再走吧,麻烦你照顾了我那么久,我实在觉得抱歉的很。”

    姜瑶揉着肚子,她确实饿的不轻,“早餐店大概还没开门吧。”

    谢翕湛笑道,“为表谢意,让你尝一下我的手艺。”他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失笑,“不过我得先去换件衣裳。”

    姜瑶看着他身上的睡袍,衣服很宽大,但是挡的很严实,一男一女独处,且一人还装的这么不正式,本该是尴尬的场景,但两个人谁都不往哪个方向想,彼此相视一笑,就像是关系熟稔的老友。

    谢翕湛换过衣服,整个人再次恢复当初的淡然儒雅范,他找了一次性洗漱用具递给姜瑶,“你先去收拾一下。”

    “多谢。”姜瑶接过他递过来的洗漱用品,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对视,若是细查依旧能发现两人之间不同以往的怪异。

    坦白来说,谢翕湛厨艺很不错,简单的食材经过他的手味道就是有股勾人的味道,他们两人肚子都饿了,吃饭时没人主动开口,饭桌上一片沉寂,唯有碗筷碰到盘子的声音,

    姜瑶率先停下,谢翕湛随之搁下碗筷,外面晨曦微明,“我送你回去。”

    姜瑶受宠若惊,“不用了,你还是继续在家休息吧。”

    “睡得太多,现在了无睡意。”谢翕湛仿佛知道她的顾虑,“放心,我把你送到你家附近就离开。”若是被她家人看见,肯定知道她昨晚夜不归宿是与他在一起。

    “那就多谢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萦绕的空气都显出一股冷瑟的气息,谢翕湛把姜瑶安全送到附近,目送她回到家才离开。

    姜瑶回到别墅时,姜明远正在院子里打太极,帅气的脸与他迟缓的动作很不协调,看到姜瑶进来,他直接做了收势,“怎么回来这么早,你哥说你在照顾朋友,她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姜明远经的风雨多,看人时总有种刺透别人内心的感觉,姜瑶本人是个冒牌货,就算有了原身的记忆,在他面前,她依旧有些放不开。

    实际上人的性格本就是个说不准的定数,有时候一件很小的事都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态度,姜明远从儿子那知道莫琛的事情,早就把姜瑶性格的转变归结在情路不顺。

    虽说主动要求解除婚约的事自家姑娘,她现在做什么,姜明远大概都能体谅。

    姜瑶干巴巴的说了几句话很想回房间休息,她身体不觉得累,但是脑子却疲倦的很。

    姜明远慈爱的摸着她的头顶,语重心长的说道,“心里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爸爸永远站在你这边,咱们瑶瑶可不能让人家欺负了。”

    “爸,我真的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现在有些累。”

    “没事就好,你可是咱们姜家的小公主,莫琛看不上你,那是因为他没眼光。”

    姜瑶故作娇嗔的撇嘴,“爸,我都不想他了,你还故意提他刺激我。”

    “好好,不提,你若是累就赶紧回去再睡个回笼觉。”

    “嗯,对了……”姜明远突然说了一句,“你有个朋友昨天下午到这来找你,你当时不在,雨下个不停,我和你妈就让她留下了,就住在你隔壁的房间。”

    姜瑶扬起的嘴角顿住,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哪个朋友?”

    姜明远自然的说道,“之前她就来过几次,叫宫小雪,看着挺乖巧可爱的一个小女生。”

    姜瑶暗骂,她就知道那女人不会轻易放弃,“我哥是不是也在家?”她还以为宫小雪的目标是自己的高富帅哥哥。

    “他今天休息,这会大概还没起来,怎么,你找他有事。”

    姜瑶没话找话的说道,“嗯,我这不是毕业了,不想一直在家呆着,所以想让我哥安排个工作。”

    姜明远坐在竹椅上,戏谑的笑道,“我才是公司的一把手,问我岂不是更方便。”

    “爸这个董事长太有威严了,我有压力。”姜瑶说罢,摆摆手走了。

    姜明远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头,这丫头做事比以前有章法了,但是心里的小秘密他这个大家长是怎么都问不出来了,虽说莫琛发了新闻稿解除与姜瑶的婚约,甚至一力承担了所有的错误,但是事关自个宝贝女儿,姜明远心里还是有个过不去的疙瘩。

    估计此次合作案一结束,以后两家再不会像现在这么亲密,那丫头从小就表现出非莫琛不嫁的意思,这突然就变的这么洒脱,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他这做爹的当然怪罪外人。

    姜瑶敲响了姜维房间的门,“哥,你醒了吗?”

    姜维正拿着剃须刀刮胡子呢,听到姜瑶有些着急的声音,他顾不得狼狈顶着一下巴的白沫去打开门,“瑶瑶,怎么了?”

    “哥!”姜瑶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勾着头去看他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床被子有些凌乱的散落着。

    “你昨天……有没有被什么人骚扰?”

    “我在自己家谁会骚扰我。”姜维奇怪的问道。

    姜瑶比他还纳闷,爸妈和佣人们都在一楼住着,自己昨晚不在,楼上只有姜维一个人,那么好的勾搭机会,宫小雪会放弃,“没事,我昨天晚上做了梦,这会还有些迷糊呢。”

    “瑶瑶,你回来了。”大概在屋里听到他们交谈,宫小雪激动的跑过来,她身上穿了一件可爱的连体短裙,激动的跑过来时,一点小风掀起来都能看到她下面的内裤,姜瑶脸色一冷,“你怎么在这?”家里只有两个男人,她穿的这么清凉,肯定别有所图!

    宫小雪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瑶瑶,你别生我的气,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什么东西?”姜瑶怀疑的看着她。

    宫小雪着急的说道,“你等等,我去给你拿。”

    等宫小雪拿过来一沓照片,姜瑶才恍然想起当初被人偷拍的事,“这些照片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那天去门卫处领快递时,看到有你的快件,在那放了几天没人取,我以为你很忙,就自作主张的帮你带回来了,你会不会怪我?”宫小雪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姜瑶把姜维推回房间,“你继续刮胡子去。”

    “不是你急匆匆叫我那会了。”姜维啧啧两声,关了门回去整理仪容。

    姜瑶冲宫小雪挥了挥手,“重新换一件能见人的衣裳来。”

    宫小雪:“我昨天来的时候就穿了这一件……”

    姜瑶看着她卖萌的眼神,恨不得一巴掌把人打出去,她讨厌白莲花这种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