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 第1036章 你跟林湛清又什么区别

第1036章 你跟林湛清又什么区别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霍三爷,宠妻请克制最新章节!

    第1036章 你跟林湛清又什么区别

    听到这话,萧茉莉有些紧张,刚刚与公公对视的时候,她明显能感觉到,对方并不是很欢迎她。

    不过,她还是点头浅浅的笑了笑道:“好的,爸。”

    康亚威拉住了萧茉莉的手腕,转而看向父亲问道:“爸,你这可就不对了,新媳妇儿第一次上门,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

    康南义冷声道:“你别捣乱,陪你叔叔他们坐会儿。”

    “那可不行,我们新婚燕尔,正如胶似漆呢,你把我们分开,我可不干,要谈什么,走吧,一起。”

    他说着,手搂住了萧茉莉的肩膀。

    康南义不悦的斥道:“康亚威!”

    康亚威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萧茉莉忙道:“亚威,你在这里吧,我去跟爸聊。”

    她说完,对康亚威笑了笑后,跟着康南义进了书房。

    萧茉莉将门关上后,站到了书桌前,一脸的恭敬的看向已经坐下的康南义。

    康爸指了指椅子,淡淡的道:“坐吧。”

    萧茉莉应声道谢后坐下。

    康南义沉默了几秒钟后,忽然开口道:“我并不赞同你跟亚威的婚姻。”

    萧茉莉呼口气,点了点头:“我知道。”

    “哦?”

    萧茉莉望向康南义,平静且又认真的道:“如果我是您,可能也接受不了我这样的儿媳,别说我曾经嫁过人,又被人抛弃,现在是北城的笑柄,就算……我没有嫁过人,以萧家的地位,也是勾不着康家门户的,我跟康亚威之间,差距的确有些大。”

    康南义原本凝重的神色,缓和了几分,扬了扬眉道:“看来,你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可我不只是因为这些,不接受你的。”

    萧茉莉疑惑了一下,想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不足。

    康南义沉声问道:“我问你,既然你知道你自己跟亚威不般配,为什么还要跟亚威结婚?因为萧氏的事情吗?”

    萧茉莉双手紧张的交握:“是,也为了报复伤害过我的人。”

    “这就是问题所在,”康南义面色严峻的看着她:“我的儿子,是我精心培养大的,他很优秀,他完全有资格,找一个他爱的,也爱他的人,为了爱而结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为别人报复的工具!”

    听到这话,萧茉莉惭愧的垂眸。

    这是一个爱子心切的父亲,对儿子爱的最深的表达。

    康南义又道:“在知道你跟林湛清离婚后,我就去调查了一下你的事情,你在婚姻中并不是过错方,相反的,你很爱林湛清,我不相信,你可以在短时间内,把对别人的爱,转移到我儿子的身上,那么请问萧小姐,我凭什么要接受一个不爱我儿子的儿媳呢?你现在利用康亚威的行为,又跟当初利用你的林湛清,有什么区别?”

    这话,竟然让萧茉莉无言以对。

    她也是第一次发现,事实竟然就是如此。

    她这样的卑劣行为,跟林湛清有什么分别?

    萧茉莉无言面对康南义,只能低垂着头,愧疚的道:“对不起!”

    康南义脸上恢复了之前的凝重:“萧小姐,我今天把你单独叫进来,并不是为了听你说对不起的,我希望,你能够给我表一个态。”

    萧茉莉望向他,没应声。

    康南义道:“我可以出面帮助萧氏集团,但你,得离开我儿子。”

    萧茉莉凝了凝眉心,她也能理解康南义的心情。

    是她为了自己那点儿肮脏的心思,把无辜的康亚威给拖下水的。

    自己理应把康亚威送回岸边。

    可……她答应过康亚威的。

    只要康亚威不说离婚,她就绝对不会主动要求……

    见她一脸的为难,康南义面色清冷的问道:“怎么,你不愿意?”

    萧茉莉抬眸,刚要开口,书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康亚威径直走了进来,脸色并不怎么好。

    他来到了萧茉莉的身边,与父亲对视。

    康南义不悦道:“谁让你进来的?没规矩,出去!”

    康亚威压根儿就没打算走。

    他嬉皮笑脸的看向父亲,“我就是想进来问你一个问题,爸,你知道什么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吗?”

    听到这话,康南义脸色都冷落了几分。

    闹了半天,不是萧茉莉的问题,是这个混小子的问题!

    见父亲没说话,康亚威侧身,靠坐在了书桌上,望向父亲,脸上还带着几分邪性:“茉莉跟林湛清最本质的区别了,就是林湛清是按着她的头,让她不得不挨打。而我呢,是心甘情愿的,成为她的助攻,帮她躲避挨打。千金难买我愿意,你要是把我主动找回来的女人赶走了,那你这辈子,就别指望有儿媳这件事儿了,至于抱孙子嘛……呵,要不,你再找别人去生个私生子帮你完成心愿去?”

    康亚威嬉皮笑脸的说出这话,着实吓了萧茉莉一跳。

    哪有这样跟父亲说话的。

    她推了康亚威的腿一下,还不等开口说话呢,康南义已经恼火了。

    他随手抓起了桌上的书,就砸向康亚威:“你这混小子,满嘴胡话!”

    康亚威将书顺手抓住,笑呵呵的放回了桌上,起身,将萧茉莉也拉了起来。

    两人并肩而立,康亚威搂着萧茉莉的肩膀,对父亲道:“婚都结了,我就没打算离婚,你要是真看她不顺眼呢,以后你跟我妈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自己回来探望你们,不带媳妇儿。”

    康南义沉声:“康亚威,你小子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

    康亚威耸肩:“我这就是在好好说话,你不是看我老婆不顺眼嘛,我要做孝子,也想做贤夫,所以呢,我就给你们一套好方案。而且,我还附赠你们一个超大的福利,将来我们有了孩子,你们可以随时接回来看。

    当然,你们要是不喜欢茉莉生的孩子,也可以不看,我没意见,茉莉也没意见,咱们相安无事,亲慈子孝,夫妻和睦,爸,你看我这主意,是不是完美?”

    康南义被康亚威气疯了,手指着门口的方向,怒斥道:“滚!以后你也不用再回来了!”

    眼看着康南义被气的连儿子都不要了,萧茉莉忙道:“爸,您别听他的,您能听我说一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