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 第248章 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第248章 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霍三爷,宠妻请克制最新章节!

    她白了他一记:“你又来了。”

    “你总是不听好人言,我让你经常叫我老公,是为了在潜移默化中,帮你养成习惯,这就是让你尽快适应你新身份的最好的办法。”

    温情一想到要老公老公的叫他,就只觉得恶寒。

    她从小生活在没有父亲的家庭里。

    也没有见母亲对哪个男人用过这种称呼。

    所以,‘老公’也好,‘爸爸’也好,这些字眼,她都太过陌生。

    她真的叫不出口。

    “我会自己想办法克服的。”

    霍庭深哼了一声。

    “我倒要看看,你能想出个什么好办法。”

    她撇嘴,他分明是等着看她的笑话吧。

    不过也的确,有些事儿,真的好难克服。

    回到霍家,霍庭深送温情上楼休息。

    他说还有些工作要处理,就先离开了。

    温情丝毫没有怀疑什么,就去洗手间洗澡,打算要休息了。

    霍庭深来到楼下,给林少康打了一通电话。

    没多久,林少康将李蓓蓓的手机号给了他。

    他拨通了李蓓蓓的电话。

    听到对方说自己是‘霍庭深’。

    李蓓蓓都呆住了:“三……三爷,您有事儿吗?”

    “今晚在饭桌上,你提到了‘刚刚’,你们来之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李蓓蓓有些为难:“是发生了点事情,可是温老师阻止了我,应该是不想让我告诉三爷,她可能是怕三爷担心吧,我这样多嘴多舌,似乎不太好。”

    “如果是与温情无关的事情,你就不必告诉我了,可如果是与她有关的,李老师不妨告诉我,毕竟,我是站在她这边的。”

    李蓓蓓想到彭南书那副恶心的面容,不禁道:“三爷,这事儿与温老师有关,其实,刚刚我们出来的时候,在办公楼门口碰到了校长的女儿彭小姐……”

    李蓓蓓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跟霍庭深说了一遍。

    霍庭深淡定的点了点头:“好,这件事我知道了,如果以后温情在学校里又碰到了什么事情,请李老师私下里多多与我沟通,我不会亏待了李老师的。”

    听到这话,李蓓蓓忙点头:“好的,三爷,我一定会的。”

    霍庭深挂断电话后,在院子里坐了片刻,随即拨打了康亚威的号码。

    “亚威,帮我个忙。”

    “我们之间这关系,还需要用帮吗?直接说吧,什么事儿。”

    “帮我走个后门,在你们公司提供一个高管的职位,然后……找人狠狠的修理一下这个人,最好是能诱导她做点失格的事情,我要拿她的把柄。”

    “呵,这是什么人呀,竟然能把你得罪成这样儿。”

    霍庭深扬眉:“一个敢动我女人的蠢货。”

    康亚威不禁笑了起来:“那这货还真是够不长眼的,行了,这事儿交给我来办,保证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信你,改天出来喝酒。”

    “这个可以有,对了,你跟白家最近什么情况?”

    “怎么?”

    “那个白南诚的业务,都做到我的地盘儿上来了,他这是多迫不及待的想要翻身呢。”

    “帮我吊他一段时间,这次,我要好好的折磨一下白家。”

    康亚威淡定:“哎哟,真是个坏人,人家白家的女儿,一门心思的想往你床上扑,你可倒好,一门心思的要将人家赶尽杀绝呀。”

    “谁让那个女人不长眼,竟然招惹我的,这是他们应得的。”

    “啧啧,听景琛说,你跟你那个小老师,认真的不得了,但那小老师还在拒绝你是吗?就你这种腹黑的男人,她拒绝的了吗?你可悠着点儿,别把人家吓坏了。”

    霍庭深唇角扯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我吓坏谁,也不会吓坏她的。”

    “嗯,看来还真是认真了,回头带她出来跟我一起喝一杯,我要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样的国色天香,能把你霍庭深都搞定了。”

    霍庭深淡然一笑:“我怕会亮瞎你的双眼。”

    “呵,口气倒是不小,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挂了电话,霍庭深不动声色的上楼回了房间。

    温情正在洗澡。

    听着洗手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联想到一些画面,霍庭深咽了咽口水。

    他随手拿起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书。

    这是一本习题集。

    前面的半本几乎已经快要做完了。

    翻着翻着,他看到有些角落里,她画了漫画。

    戴着蝴蝶结的小蓝象,在仰望着一只狮子。

    小象卑微如尘埃,狮子却高大威猛……

    他再向后翻了一页,画的是狮子要给小象肉吃,可小象却看着一旁树上的香蕉。

    再翻过一页,没有画画,只写着他的名字,后面打着问号。

    呵,从这里面,还真的看得到她纠结的心。

    他正要继续翻看的时候,温情出来了。

    她边擦拭着头发,边望向他手里的书。

    想到什么似的,她忙上前,快步将书抢过,看了一眼他正看的那一夜,紧张道:“你干嘛不经过别人同意,就乱翻别人东西啊。”

    “这里哪有别人?”霍庭深翘起二郎腿:“你是我的人。”

    她撇嘴:“可这书是我的。”

    “你是小象,我是狮子?”

    她没做声,走到梳妆镜前坐下,继续擦头发。

    霍庭深起身跟了过去,依靠在梳妆桌边,盯着她:“为什么你是小象?”

    温情想也不想的道:“一只看起来强大的食草动物。”

    霍庭深点头:“嗯,倒符合你的之人设,外表看起来强悍,内心却很脆弱。”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心中默想着,她的意思是,小象和狮子,看起来体格相当,可却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

    就像她跟他。

    他弯身,凑近她的脸。

    两人的脸距离很近,她向后微微靠了靠。

    本想着跟他稍微拉开几分距离。

    他却淡定的道:“在我眼里,你是猫,我是虎,我们是同类,只不过实力有强有弱,我很荣幸,自己能够护得了你。”

    温情心脏扑通扑通一阵乱跳。

    他总是能随心所欲,面不改色的说出一些情话。

    一如此刻。

    从前的她,可以提醒自己,不要听,不要信,要对他免疫。

    但现在……她真的做不到了。

    因为他的话,总能轻而易举的让她的心悸动不已。

    这种自我沉沦的感觉,真的让她……害怕。

    她不是傻瓜,这种感觉,不是爱,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