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霍三爷,宠妻请克制 > 第70章 完了完了

第70章 完了完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霍三爷,宠妻请克制最新章节!

    温情咽了咽口水。

    林少康问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抱歉,我走错地方了。”

    她说着,转身就往楼梯间走去,拉开门,快步离开。

    林少康纳闷,走错?

    这可是36层,谁会走错?

    再说,她干嘛走楼梯?难不成要徒步跑下去?

    他摇了摇头,转身回到总裁办门口的办公桌边,拿出自己的车要是,准备重新下楼。

    走了几步,他忽然想到昨天中午三爷桌上摆的饭菜。

    又想到三爷休息室里那段诡异的手机铃声。

    他一拍脑袋,坏了。

    怪不得这几天,一到下班时间,三爷就让他走,感情是在跟刚刚那女人暗度陈仓。

    那他岂不是坏了三爷的好事儿?

    他纠结了一下,转身走到总裁办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见进来的是林少康,霍庭深蹙眉:“怎么是你。”

    果然,三爷在等人。

    “三爷,我走的时候忘记带车钥匙了,刚刚回来取车钥匙的时候,在电梯门口遇到了之前,您让我调查的那位温老师。”

    霍庭深凝眉:“她人呢?”

    “她说走错了,从楼梯间离开了。”

    霍庭深冷着个脸:“吃个饭能忘记带车钥匙,你的脑子是干嘛用的。”

    林少康委屈,人有失足马会失蹄吗。

    霍庭深掏出手机,拨打温情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温情急促的声音:“完了完了,我刚刚被你的秘书看到了,幸亏我机智,说自己走错了,现在我已经先溜下楼来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怀疑。”

    霍庭深白了林少康一眼。

    林少康忙垂眸。

    “他走了,你上来吧。”

    “我不,我都吓死了,午餐你自己搞定吧。”

    温情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她呆在楼梯口,席地坐在了台阶上,打开了饭盒,开始吃饭。

    霍庭深将手机扔到桌上,瞪向林少康。

    林少康更是心虚:“三爷,对不起。”

    “我要你的对不起能当饭吃吗?给我订午餐吧。”

    “是。”

    林少康出了他办公室,心虚。

    温情吃到一半的时候,楼梯口有人推门出来抽烟。

    见她在,对方又关上门离开了。

    不过几分钟后,楼梯门再次被打开,裴乐仁来了。

    他走到温情身前笑了笑。

    “原来你在这儿吃饭啊。”

    温情尴尬了一下,擦了擦嘴角,打算将饭盒放起来。

    都说,吃饭的狗都不能被打扰。

    这群人真是……

    “裴组长,你没去吃饭啊。”

    “我本来想请你去吃的,你没应我,我就还没下楼呢,你不吃了吗?”

    “嗯,吃饱了。”她正要将饭盒放起来。

    裴乐仁已经将她的饭盒从手里接过:“那你不介意,我捡个漏吧,毕竟浪费食物不太好,对不对?”

    温情伸手就要将饭盒拿回:“裴组长,这我已经吃过了,不太好。”

    “大家都是同事,没关系的。”他说着,笑着握着饭盒躲开了她的手,在她身边席地而坐。

    温情站起身,旋到楼梯下,跟他保持了距离。

    裴乐仁见状,有些失落的道:“温情,你是不是挺讨厌我的?”

    温情双手交握在身后,表情平静。

    “裴组长,昨天晚上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所以我希望我们能保持一些距离,毕竟,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要对我的男朋友负责。换位思考,如果你的女朋友这样背着你,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搞暧昧,你也会觉得不舒服的,对吧。”

    她说完,弯身将饭盒从他手中取回,“我不习惯让别人吃我剩下的饭菜,所以抱歉,这个我就拿走了,我还要回去背东西,要先进去了。”

    裴乐仁看着这样的温情,倒是觉得愈发的满意了。

    毕竟现在这年头,像温情这样的姑娘,不多了。

    如果他是她的男朋友,那他真的会很疼爱她的。

    晚上,不出意外,霍庭深又到她家来蹭饭了,理由是,中午饭没吃上。

    温情觉得,自己真的是招惹了一块狗皮膏药。

    撕都撕不下来呢。

    两人吃饭的时候,温情想到什么似的道:“对了,我提前跟你说一下,从明天中午开始,我不再去给你送饭了。”

    “就因为怕被我秘书看到?那要不要我开除他?”

    霍庭深是开玩笑的,可温情却当了真,瞪他:“不是因为你的秘书,我每次上去的时候,都心惊肉跳的,感觉比参加了一场大型考试还要紧张,我不想每天活的这么累。”

    “可你已经答应了我,要给我做饭。”

    温情指了指他的米饭碗:“那你现在吃的,难道不是我做的?”

    霍庭深挑眉:“所以,我们的午饭时间改到晚上了?OK,我同意了。”

    温情心想,反正即便她每天中午去给他送饭,晚上他也还是要来蹭。

    既然如此,她何必多此一举。

    一个星期后,温情正式开始给公司业务员授课。

    可能是因为,从前做过家教的原因,四个临时工讲师中,她是表现最好的。

    一上午的讲程结束,温情竟然觉得很过瘾。

    中午,她刚准备要走的时候,陈梓诺叫住了她。

    “温情,一起吃饭吧。”

    她的声音不小。

    办公室里,大部分人都听到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拒绝对方,也不好。

    索性,她就点了点头。

    两人如往常一样,一起来到了公司的餐厅。

    吃饭的时候,陈梓诺问道:“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办公室的气氛怪怪的啊。”

    温情摇了摇头。

    “啊,不会吧,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啊。我听说,以前办公室里,都是以苏佩为中心的,苏佩张扬惯了,天天唯我独尊的,可是这几天,你没发现苏佩很老实吗?大家都在捧那个杨主管呢。”

    温情笑了笑:“我们还是不要谈别人的事情了,毕竟,这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其实,自从一个星期前,那个苏佩欺负你之后,我也特别讨厌她,我觉得,她现在被杨主管欺负,就是活该,你说对不对。”

    还不等温情说什么,旁边忽然就响起了苏佩讽刺的声音。

    “哟,你们两个可以呀,落井下石,在背后议论我,很过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