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万可能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施校长(第一更)

第三百七十五章 施校长(第一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百万可能最新章节!

    店老板愣了下,抬起头,然后皱眉。

    在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张和善的,弥漫着刻板文青气的脸,不得不说,男人看起来还是很有亲和力的。

    只是……

    衣着打扮,终究是有些复古了些。

    “你要用电话?”老板用怀疑的语气反问,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毕竟这年头谁还没有个手机?

    “是的,可以么?”他温和地笑笑,很和善的样子。

    店老板犹豫了下,心想可能是手机被偷了之类的吧。

    这种事在车站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并不少见,手机丢了,所以急着和朋友联系……这个理由大概说得过去,至于骗人……也该是选择其他旅客行骗,哪里有跑到超市里来的?

    想了想,超市老板指了指桌上角落的一台座机,说:“打吧。”

    “谢谢。”

    说着,他伸出干燥匀称的右手,拿起了话筒。

    他的手有些宽,手指甲修剪的很是齐整,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污垢,伸出手的时候,袖口向上,露出手腕上戴着的一块老式手表。

    按了一串号码,然后是一阵等待,再然后对方大概是接通了,说着什么,他扶着话筒只是“恩”、“好”、“这就到”、“麻烦了”之类的简短句子。

    旁边超市老板在电话接通的刹那就往后走了几步,故意没有去偷听说话的内容,只是继续很专注地捧着手机,看着里面的直播画面。

    那是某个视频平台的转播,正在进行最新一期的彩票开奖。

    他将手机放在货架上,右手紧紧攥着一张彩票,神情认真严肃。

    忽然,在超市里面忙碌的一个中年女人走过来。

    先是看了打电话的男人一眼,又看向自家老公。

    那张因为失眠和劳累而显得黯淡无光的脸上浮现出厌恶的神情,嚷道:“看看看,就知道看?你还能中是怎么的?女儿补习班又该交钱了,听到没有?”

    “你等会,马上就开奖了,有事回头说。”超市老板不耐烦地头也不回地说。

    “我偏不!我就现在说!你这破彩票买了几年了啊你说?哪怕中个五块十块的呢?”女人将手里的纸箱一摔,说。

    “你懂什么,我这一个号码一直买,总有一天能中上。”继续头也不回。

    “好,好,你就看吧你,你下辈子就和彩票过吧你!”女人大概是考虑到有外人在场,终究没有发作,只是冷着脸,带着失望的神情转身离去。

    等她走了,穿着宽大短袖的店老板才深深叹了口气,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攥着彩票的右手颓然无力地松开。

    屏幕里各等奖项陆续公开,剩下的越来越少,他也不再指望。

    或者说,原本也没有指望太多……毕竟,当一串号码连续买了几年,失望了几年之后,真的很难再提起期望。

    “啪嗒。”

    将话筒放好,穿着中山装,戴着古板眼镜的他看了过来,声音温和地问:“谢谢,打完了,多少钱?”

    中年颓唐的超市老板勉强笑笑,大概是对于家丑外扬有些不太好意思。

    又伴随着几分中年失意与意兴阑珊,摆摆手,说:“算了,打个电话要什么钱,出门在外嘛,都有个难的时候。”

    “钱还是要给的。”他认真道,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齐齐整整的纸币,红彤彤的一百元在最里面,对折着,然后往外依次是五十、二十……最外层是浅绿色的“三潭印月”。

    很规整,边角都是整整齐齐的。

    超市老板无奈地看着这个怪人从外层拿出一张纸币,放在桌上,然后将剩余的好好收起来,之后对方又抬起头朝他笑了下。

    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

    他总觉得有那么一刻,对方的双眼亮起。

    里面仿佛藏着星空锦绣,万里河山。

    愣了下,摇摇头,将这种莫名的幻觉抛开,超市老板就听到这个古怪的客人忽然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笑道:“命运总是很奇妙的,难道不是么?恭喜。”

    说完,他转身,走出门去。

    超市老板懵住,不明所以,皱了皱眉正打算低声嘟囔句精神病,下一刻,他便听到随手放在货架上的手机里传来主持人兴奋的播报的声音。

    再然后。

    这个满脸颓唐的中年男人忽地宛如被施展了定身术般,不动,片刻后,他颤抖着捡起那张跌落在地上的彩票。

    瞪大眼睛,双层下巴颤抖着,用难以置信的声音喊道:“媳妇……我……中了!!”

    ……

    ……

    浮陆之下。

    十三司地面临时指挥中心。

    这座建立在浮陆边缘的建筑很是简易,是用彩钢临时搭建的几座蓝色的房屋。

    伫立在野外,四周便是本地山水。

    临近的则是一条国道,此刻,国道一侧几乎挤满了汽车,粗略一看,怕是有上百辆。

    而在指挥中心内部,更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作为地面指挥中心,一方面要及时与浮陆上的探索队伍沟通,另外又要照看全局,可谓责任重大。

    出现在这里的人走路都急匆匆的,几乎要小跑起来,接打电话的声音更是从来没有间断的时候。

    “探索队伍情况怎么样?”

    “还在对峙?”

    “卫星最新图片发过来一下,我看看。”

    “使者团呢?还没有收到消息?”

    营房中。

    此地的负责人,也是十三司的另外一位副司首双腿并拢站在桌旁,双手捧着手机,神态恭敬,即便电话那头的人根本看不见他的模样,他也依然站的笔直,仿佛是下意识的动作,“好,明白,请校长放心,地面一切稳定。”

    确认那边的人挂了电话,他才深深吐出一口气,恢复如常,守在旁边捧着一叠文件的一个十三司的文员小姑娘已经站了好一阵,此时终于逮到空隙,试探问:“司首?您看这些……”

    “给我吧。”

    打完这通电话,原本始终眉头郁结,神态紧张忧郁的副司首仿佛忽然有了主心骨一般,忧郁散去,浑身看起来都轻快了很多。

    “和您通话的……是总部的大人物么?”小姑娘大概是厮混熟了,大着胆子问。

    “不是,”副司首摇头,然后捏着文件,目光从营帐的缝隙中射出,看向浮陆,神态尊敬道,“不过,即便是部里的大人物,也对他尊敬有加。”

    “啊?难道说是一……”小文员忽然眼睛一亮,隐约有所猜测。

    “没错,就是他,一司司首,也是我曾经的老师,校长,夏国唯一七品境!施圣存!他……来了!”

    ……

    与此同时。

    这位十三司唯二的副司首之一口中的施校长正从一辆出租车上走下来。

    “再见。”

    将车门合上,施圣存冲着远离的车子挥挥手,然后才转身,抬头,看向那浮陆。

    他如今正站在浮陆边缘的国道上,四周空无一人,橙红的夕阳光辉大半被遮蔽,但终究,有些许从浮空大陆的边缘倾泻下来,照亮了道路,也照亮了他的眼睛。

    仿佛要燃烧般。

    “时间有些赶了啊。”

    看了眼手腕上的旧式机械表,他喃喃说,随后抬起右手,横在眉间,仰头眺望。

    估摸了下与天边的距离。

    下一刻,空气隐隐扭曲了下,他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