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万可能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复活”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复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百万可能最新章节!

    地下冻土空间里温度骤然又下降许多。

    程林可以嗅到空气里不只有寒气,还有杀气。

    朱由的焚天之怒化作极寒之冰,蔓延而来,随着他向上,四周的墙壁上都浮现出新的白霜。

    不得不说,他的异能在这个环境下的确是得天独厚。

    能发挥出在外面120%的战力。

    可程林没工夫去想这些没用的,他只是有些心凉。

    在光辉骑士停下的瞬间,操控中枢水晶球便已经发出了能量预警,傀儡身上装配的“动力核心”即将能量耗尽。

    可偏偏那时候傀儡正在发动最强一击,以至于没等程林有所调整,瞬间,就把能量抽光了。

    用一个形象些的形容,就是电池没电了。

    没有了电,“机器人”自然便成了一堆废铁。

    而朱由还没死,于是,程林就需要独自一人面对带着无穷杀机的四品散修。

    “世事无常啊……”

    程林脑海里飘过去这四个字,然后便是深深的无力感。

    “谁能想到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不过,这时候想这些已经晚了。

    更换核心需要时间,可朱由会给他时间么?

    这当然是不需要思考的问题。

    “轰!”

    程林在身下岩石爆炸前飞身而起,迅速逃离。

    他完全没有和朱由硬碰硬的想法。

    朱由刚刚晋升四品,虽然有伤,但体内灵气极度充沛,正是全盛之时。

    程林还没蠢到和他正面对垒,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并不是靠格斗水准就能抹平的。

    “哪里走!”

    可惜,晋升四品的朱由远非之前可比。

    无论是力量、速度、身体协调能力和灵能充沛度都进入了新的境界。

    三品和四品虽只差一字,却隔了一个大阶级!

    三品是低阶。

    四品,便是中阶!

    此刻的朱由,含着满腔怒火,出手便是杀招!

    “雪炮”不要钱一样扔出来,一时间,整个地下空间宛如地震了般,不断有被击碎的冻土碎块从数十米高空跌落,碾碎大片花田。

    “哼!”

    程林奔逃之间,被一块锋利的石头擦了下后背。

    顿时衣服裂开一个大口子,皮肤显出一道血痕。

    他急忙调整身形,却又被扑面而来的冻土碎块打的胸前生疼。

    若不是当初在16号灵地里训练过躲避能力,加上“广域视觉”的提前预判,程林早就被疯狂的朱由锤死了。

    便是那足以冻结万物的寒气。

    若非是“暴雪之子”加持,程林也早就四肢麻木,动弹不得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是越来越狼狈。

    朱由的追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体内的灵气消耗也很大。

    “拼消耗肯定拼不过,我的速度也拉不开距离,这样下去,迟早被他抓住。”

    “草薇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过她就算回来也用处不大,境界差的太多。”

    “六司……六司的人怎么还不来?这里这么大动静没听见?难道聋了?”

    程林从没有像这一刻般希望六司的同志到来。

    可事与愿违。

    六司的人迟迟不到。

    他却是不知道,此刻,地面上六司已经和雪兽进入最终交战,人手紧张。

    况且之前那一对地下探测队伍差点全军覆灭,也需要时间重新组织。

    沿着地下“井壁”不断跳跃,程林心急如焚。

    眼看着外部援手指望不到,他开始翻找起“初始空间”。

    外援没有,程林只能自救!

    寂静的空间内部。

    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在这里。

    这里没有灵气,只有寂静。

    五核傀儡出去后,空间一下子宽敞了很多。

    最中心,开启了自动炼器模式的“炼器炉”正吭哧吭哧运行着,幽炎灼烧着黑幡。

    旁边,C91和收起来的禾剑躺在地上。

    再旁边,是一堆等待修复的破烂法器,以及一个黑色箱子,里面是治疗药剂和已经所剩不多的灵矿石,异能图谱,还有动力核心等等。

    刚收获的“炼气壶”放在最外面。

    以及一些其他的杂物。

    看起来很多,琳琅满目的,放在外面价值几百亿,上千亿,但实际上,能救命的却几乎没有!

    “黑幡里面的战魂?不行,他们还没恢复完全,处于半残状态,大不过朱由,就算是找到兽王的魂魄来吞噬,时间也不允许了。”

    “禾剑?破损程度这么高的禾剑除了锋利之外,根本没用,去和朱由近身格斗?希望渺茫。”

    “炼气壶?可惜之前的‘死气’浪费了,要不然,绝对可以翻盘!可惜!”

    程林的目光一一扫过这群东西,心中焦急无比。

    还有什么?

    还能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用?

    那群破损的法器?它们更不行了,怎么可能拿来抵挡四品强者?

    这破剑、破碗、破甲……破哨……破哨??

    程林骤然一怔。

    他脑海中仿佛闪过了一道电光!

    迅速将目光落在了那个孤零零的,和黑幡一样,属于死灵类的古朴,漆黑,记得是来自于海外修士的铜哨上。

    程林的记忆忽然拉回了之前。

    他回忆起在推演中的那次有趣的尝试。

    当时,他去5号观测站送信,然后杀了一波雪兽斥候,拿出黑哨,发现这法器竟然可以操控尸体,类似于复活一样。

    为了试验,他还命令雪兽们绕圈,吓了小皮特一大跳。

    他解释说,那是来自东方的神秘仪式……

    翻手将黑哨从空间里取出来。

    程林握着它,感受着它的冰冷的坚硬,就像是在握着一个号角般。

    他心中有了个疯狂的想法。

    “操控尸体,操控尸体……普通的尸体肯定没用,但如果是一些强大生命的尸体呢?像是僵尸电影里,操控的僵尸,纵然死了,但也有强悍战力,可行么?不知道,但也没别的办法了。”

    程林念头闪烁。

    他想试试,至于强大的尸体……他看向下方,看向那片散发着淡淡光晕的花海。

    “如果说白玫瑰是以强大雪兽的尸体为载体,那能孕育出这么大一片花田的,只可能是……兽王之体!”

    这是他之前刚到这里,便有的猜测。

    程林认为,这花田下面,极有可能便是雪兽之王的尸首。

    强大的尸体有了,铜哨有了,那……要不试试?

    “尝试唤醒兽王尸体,必然会需要消耗极多的灵气,很可能会把我抽干,一旦失败,就只能被朱由杀掉。”

    风险很高。

    可是……

    他还有别的手段么?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这一刻,程林牙齿紧咬,他已陷入绝路,那就唯有一赌!

    “拼了!”

    打定主意,程林猛然加速,借着地形向上跃起,短暂拉开距离,然后于半空中转身看向朱由。

    程林的眼镜已经掉了,他的眼睛,还有两道清秀的眉毛在这一刻凝固成了一个决然的表情。

    身后。

    朱由全身寒冰,宛如一只另类的雪兽,面孔残暴而狰狞,此刻,看到程林转身,先是露出嗜血笑容,随即,便是微微一怔。

    只因为,借着昏暗的光源,他愕然看到,那个被自己视若“猎物”的年轻人眼中没有惊慌,没有求饶,没有绝望,只有一双明亮如泓月的眸子,和其中的一抹决绝之色!

    朱由的心脏没来由轻轻一抖,隐约觉得不安。

    随即,又觉得自己太过于神经紧张,至此绝境,对方难道还能有什么翻盘的手段?

    笑了笑,朱由便凝聚“雪炮”,准备轰杀对方。

    而这时候,那年轻人忽然拿出来一个漆黑的,古怪的铜哨,飞快地塞到了嘴巴里,然后……狠狠一吹!

    “呜呜呜~”

    宛如来自地狱的幽咽,一道低低的,压抑沉重的声音出现。

    下一刻,朱由和程林同时察觉到整个偌大的,空旷的地底世界猛然震颤了起来!

    震颤!

    宛如地震一般的震颤!

    那些附着在“井壁”上的栈道碎裂开,重重跌落,然后发出沉闷的声响。

    那些坚不可摧的冻土、石块、枕木纷纷因这大震动而崩解,散落。

    那头顶上被截断了人腰粗细的铁索,哗啦啦摇晃起来,宛如地狱镇守的刑具。

    那……

    大震动之中。

    地底最深处,那片绚丽的花田忽然隆起,无数冰雪、土壤被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掀开,就仿佛,是一座坟墓被从里向外掀起!

    就仿佛,是死尸重返人间!

    崩裂的土壤缝隙中,一只无比庞大的覆盖白毛的爪子轰然破土而出!

    随即,偌大空间传来异域的怒吼!

    这一刻,铜哨唤醒之下。

    半步地皇。

    雪兽之王。

    “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