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 第一百七十八章:她罪不可赦

第一百七十八章:她罪不可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最新章节!

    安澜有些意外,“你认识她?”

    牧依然点头,“刚才她来早教中心了,我就遇到了。”

    安澜认可了一句,“那个小姑娘,看着年纪小,但是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到感觉挺舒服,是个踏实的人。”

    牧依然倒是没想到,安澜这个暴性子的人,能轻易的认可一个人。

    “哦?那我可是要期待一下,她做出来的设计了。”

    从一开始成立这早教中心,牧依然也就开始让C&A帮忙做一套,适合他们早教机构的早教玩具。

    可之前拿出来的设计,一直都很不行的。

    之后,她这里的案子,也就没有人接手了。

    倒是没想到,如今又安排了人来接手了。

    只是想到苏念……

    从直观上来说,她好似和其他的设计师有些不一样。

    至少,看着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

    或许,指不定能拿出什么,让她感觉不错的设计呢。

    ……

    安澜嘴里的姓方的,全名方晗红,她身边的人,更喜欢叫她红姐。

    此刻,红姐正在苏语柔这里。

    方晗红将和安澜接触后的情况,和苏语柔简单的汇报了一下。

    “那个安澜态度特别不好,就算GYL如今遇到了困境,有好几个城市的教育中心关门了,可她还是想死撑着……”

    苏语柔淡淡的哼了一声,“那就让她们死撑吧,到时候,他们经营的越不善,我们压价的空间就更大。”

    方晗红点头,“我知道了!”说着朝着苏语柔看了一眼,提醒了一句,“不过,我们要收购GYL早教机构,可要一笔不小的钱,至少要上亿。”

    而苏语柔如今身上,哪里有那么多钱?

    苏语柔听着红姐提醒钱的事情,微微的拧眉。

    “这个事情,我会想办法!”

    方晗红不多言了。

    不过,想到了之前在早教机构时,无意间,她看到的那个身影……

    老实的对苏语柔说:“我在去早教机构,和安澜见面时,遇到了你那个妹妹苏念。”

    苏语柔的脸色微微的变化了,“嗯?她怎么在那边?”

    “我之后稍稍的打探了一下,是去帮GYL早教机构,做什么早教玩具的……”

    苏语柔哼了一声,眸子里闪过了轻蔑,“没想到,如今有了墨少,还要出去工作,也不知道还想勾搭谁!”

    方晗红顺着苏语柔的话,说:“可能担心,以后被墨少抛弃了,什么都没了……还不如现在一直工作,至少技能,是不会被养废了的。”

    苏语柔脑海里,浮现了那晚,墨少对苏念的种种宠溺行径。

    一时间,脸色沉了下去。

    方晗红看着苏语柔这脸色,也不多言了。

    以前,这苏语柔在红姐面前多会装啊,一直都是扮演着温柔的白莲花的样子,连着生气,都不会当着红姐的面。

    可是如今……

    只要一提及到苏念,这苏语柔脸上的怒意,就遮掩不住了。

    方晗红知道苏语柔生气,但还是稍稍的提醒了一句。

    “我觉得,你还是可以在墨少身上,再下下功夫的,那可是夜公馆的主人啊!如果你和墨少在一起,以后都可以在娱乐圈横着走了,资源根本随你挑。”

    经纪人的眼里,永远都只有最大化的利益。

    方晗红自然希望,苏语柔可以抱住墨少这样的金大腿的。

    到时候,苏语柔能火,她身为经纪人自然是可以得到更多的。

    苏语柔闻言,眸子深深的拧了起来。

    她自然希望能和墨少在一起,可他们之间,有一个苏念。

    而有苏念这样一个女人在的话,她就不会轻易的能到墨少的注意。

    苏语柔脑海里浮现了苏念那张容颜……

    一时间,那眸子里,闪过了狠色。

    ……

    苏念到了公司之后,就开始看那早教中心的资料了。

    里面的教学理念,让苏念特别喜欢。

    只是……

    在看着这些资料的时候,又想到了,自己未出世的孩子。

    她也希望,她孩子出生之后,也可以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里成长。

    可是,没有机会了。

    苏念一直压在心底的情绪,如今顺着一个撕裂的小口子,直接喷发了出来。

    让苏念,宛若置身在地狱一般痛苦,悔恨。

    一直到下班,苏念身上都宛若笼罩了一层阴云,压抑的让人窒息。

    墨尧的车子,都开到了她的面前,她才反应过来。

    苏念上了墨尧的车子,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墨尧察觉苏念的异样,“发生了什么事?”

    苏念看了一眼墨尧,扭过头去,看向车窗外,有些不想说话。

    墨尧见苏念心情差,也就没多言。

    一直到吃过晚餐后,墨尧拉住要回房间的苏念,“我们出去走走吧?”

    苏念摇头想拒绝,可是已经被墨尧拉出去了。

    苏念一般回到夜公馆后,就是窝在房间里。

    其实夜公馆是有不少景色好的地方的。

    而且,还有不少的娱乐场地,就和度假庄园一般。

    墨尧走了一会儿,忽然停住了,回头看着苏念,迎着习习暖风,开口问:“可以和我说说吗?”

    苏念扭过头,眸子里带着一些压抑的难受。

    墨尧看不得苏念这种神色,伸手将她搂到了怀里了,“发生了什么?”

    苏念被墨尧抱着,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的,心头的难过酸楚,就这样涌了上来。

    眼泪泫然而下,“当初孩子药物流产时……你是不是,非常恨我?”

    苏念脑海里闪过,之前看到的视频画面。

    墨尧当初听到要药物流产的时候,拳头砸墙,手上都是血。

    苏念的心抽抽了起来,“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那么任性……没有那么自私……他就不会有事情。”

    她明明知道自己怀孕了,还淋雨。

    还让伤口感染!

    她真是罪不可赎!

    是她亲手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作死了。

    苏念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痛不欲生的难受。

    墨尧这才知道,苏念一直闷闷不乐,是因为他们那个不曾出世的孩子……

    对于那个孩子,墨尧怎么会不心疼?

    那可是他和小野猫的孩子!

    可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没了。

    只是一些话,墨尧自然不能对苏念说。

    她已经非常的自责内疚了。

    墨尧宽慰道:“我们和他没有缘分。”

    苏念嚎嚎大哭了起来,“不是没有缘分,是我的错!”

    “我们以后还会有的,一定还会有的!”

    苏念泣不成声,“就算还会有……可也不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