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382章 葛兰(二更)

第382章 葛兰(二更)

作者:妖治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把这个打到玉佩上或是荷包上,你可以穿交领或是对襟襦裙,或是穿袄裙,这样就能挂到腰上。”叶棠采笑眯眯地道,“这个齐胸襦裙你想挂都没处挂。”

    赵樱祈墨眉轻轻皱着:“我就这样的衣裙,别的王爷不让穿。”

    叶棠采无语了。

    赵樱祈却乐吱吱地从袖子里又拿出两个络子来,一个葱绿的柳叶络子,一个浅红的梅花络子,赵樱祈说:“这个,给棠姐儿的。”

    说着把梅花络子给了叶棠采,又拿起柳叶那个:“这个给敏敏的。”

    叶棠采听她说到齐敏那嫌弃的语气,忍不住笑了出声来。

    这时,有好些丫鬟走进来,笑着说:“各拉,请移到碧玉轩用膳。”

    叶棠采听着,就回头对赵樱祈说:“走吧,咱们一起去用饭。”

    赵樱祈心里一阵阵失落,因为用过饭之后,就要回家了。想着,她就鼻子酸酸的,看着叶棠采:“才见了一会儿,咱们还没好好玩耍呢。”

    叶棠采知她出一趟门不容易,拉着她的小手:“今天出阁的是我小姑子,实在无法第一时间来。”而且她也不知道,赵樱祈居然能来的。

    赵樱祈伤心得都要掉泪了。

    “一会用过饭,咱们再在这里逛一逛吧。”叶棠采笑着说。

    “嗯嗯。”赵樱祈点着头。

    叶棠采拉着她起身,便一起往外面走去,移步到摆宴的碧玉轩。

    宾客们在用饭,太子这个时候却是去了新房。

    整个新房布置一新,但不论是红绸、窗花还是蜡烛,全都是枚红色的。

    太子掀起头盖,就露出褚妙书那娇俏的小脸,太子看着,便是一阵惊艳:“书儿,你今天真美。”

    “殿下。”褚妙书听得她的称赞,心里这才一阵阵的甜蜜。

    可知道,今天的婚礼,她原本以为风风光光的,但她连穿正红的资格也没有,没有新郎迎亲,甚至连拜别也是她自己一个跪在那里,入门从侧门,连拜堂都没有。

    褚妙书越想越憋屈,她为什么要当侧妃?

    她凭什么只是侧妃!明明她家世比太子妃好,明明太子爱的是她,而她却只是一个侧妃。

    她委屈得快掉出泪来了,太子现在温柔地唤她,她才觉得真实了一点。

    “虽然你是侧妃,但在本宫心目中,你才是第一。”

    太子说着,就拿起自己的头发,又解下她的一丝头发,缠到一起去,这是结发为夫妻的意思。

    褚妙书很是感动。

    太子又道:“你知道这个院子叫什么吗?”

    “叫什么?”褚妙书道。

    “叫妙言轩。”太子道,“因为你的到来,所以本宫特意改了这个名字。”

    褚妙书一下子觉得自己受尽万千宠爱,自己为他所受的一切委屈都是值的。

    太子又劝了她几句话,这才出去应付宾客。

    用过饭之后,叶棠采就带着赵樱祈溜了,在太子府到处逛着。

    二人一起走在白玉的小道上,两边都是垂柳,天气虽凉了,但今天的太阳特别大,所以走在绿荫下,倒是一阵阵的凉快。

    赵樱祈说:“那不是还有个小姑子,咱们不叫她吗?”

    叶棠采道:“她吃得慢,吃完她跟着大众坐着就好,咱们未时回去,那不就行了。”

    赵樱祈点头:“咱们去前面的落霞湖,那里养着好多鸳鸯,周围还种着好多桂花,咱们去摘点桂花。”

    “好啊!”叶棠采突然想起去年,自己就常来太子府也是与花有关,就笑道:“到时我制成干花,缝进香囊里,你再打个络子上去。”

    “啊,好!”赵樱祈一听,就乐吱吱的,“到时我天天挂身上。”

    二人出了垂柳绿荫小道,就见一处宽阔的湖面,远远望去,果然看到上面游着好些鸳鸯。

    湖边种着一丛丛的桂花,秋风吹来,一阵阵的飘香。

    叶棠采便与赵樱祈走过去,站在一丛桂花后面摘着桂花。

    二人摘了好多,袖囊都放不下了,正准备回去,不想,这时桂花后面不远响起一声音,冷冷的,“你跟着我干什么?”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叶棠采一怔,微微歪着头,望过去,只见远处站着两名女子,一个一身暗黄色的缠枝禙子,头上挽着普通的倾髻,长相普通却带着几分婉丽,但整个人有些阴郁,给人一种灰蒙蒙的感觉。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姜心雪。

    叶棠采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大嫂,她没什么好感,为人过于阴郁。

    她怎么在这?

    叶棠采又看着跟姜心雪一起的女子,二十出头,琥珀色底妆花云锦短袄,湖碧色三镶盘金马面裙。乌黑浓密的秀发,绾风流别致翻刀髻,长相温婉而风流。

    “咦,那不是葛兰?”赵樱祈小声道。

    叶棠采点了点头,这个跟姜心雪一起的女子不是别人,正宣帝的孙女,那个倒霉催年纪轻轻就去世的平王的唯一女儿,葛兰郡主。

    上次褚家的庆功宴上,她也有来。好几次在宫宴,叶棠采也见过她,但却一直没有深交而已。

    “你跟着我干什么?”姜心雪又说了一句。

    只见那葛兰郡主纤长的手轻轻拢了拢头上的发髻,微微一叹:“我只想问侯一句,飞扬还好吗?”

    姜心雪脸一黑:“你还有什么好问的?”

    “我……只是关心一下。”葛兰郡主柳眉轻皱,“毕竟与他曾是未婚夫妻,后来没有缘份在一起……但他就是对我念念不忘,否则也不会娶你。”

    这话一下子就踩到了姜心雪的痛脚了,气得脸都白了。

    当年褚飞扬还是顶级名门褚家的世子爷,不知多被追棒。

    后来,她跟葛兰郡主订下亲事。

    褚家以前一直不参加皇子之间的斗争,所以一般不娶这些郡主或是公主,但葛兰郡主不同。平王年纪年年就去世,就留下葛兰郡主一个女儿,所以平王无法参加皇子之间的斗争。

    皇上就指了婚,褚家见葛兰郡主是个死了爹的,便也同意了。

    当时,一个是京城最受追棒的世子,一个是帝皇最疼的孙女,不知多般配,人人都说他们是郎才女貌,天造地彻的一对儿。

    哪里想到,褚家最后会糟受那样的事情。

    所以,那平王妃不愿意了,葛兰也不太愿意的样子,反正最后退亲了,不久,葛兰郡主就被指婚给最被皇上信赖的京卫营统领吴一义。

    那嫁的,也是风光。

    自此之后,褚飞扬就一直意志消沉,人人都知道,那都是因为他被葛兰郡主给甩了。

    但即使如此,生活还是得继续,秦氏不断地给褚飞扬张罗着娶亲。

    最后就相中了姜心雪,姜心雪就此嫁给了褚飞扬。

    那时褚家还还能靠着一些脸面到外行走一下,姜心雪就碰到了葛兰郡主,葛兰郡主看到她就笑了:“果然……有些像我!怪不得他相中了,唉!”

    听着这话,姜心雪一脸茫然,像她?这是什么意思?

    姜心雪细看之个,这才发现,自己与这个葛兰郡主,眉眼是有三分相似。

    当时姜心雪还不知道葛兰郡主的身份,回头一问,才知道,这葛兰郡主是褚飞扬曾经的未婚妻,后来把褚飞扬甩了,而褚飞扬一直对葛兰郡主心心念念的。

    在此之前,她就知道有个葛兰郡主,但她不把她放在心上,只想着,他愿意成亲了,那就表示接受自己,夫妻之间相敬如宾便是了,慢慢的,总能把他的心拉回来。

    但她可以接受相敬如宾,却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个替身。

    那是因为她像葛兰郡主,所以才娶的?

    每日里看着他坐着出神,站着发呆,对另一个女人日思夜想,甚至看着她,都在想那个女人,她就恶心坏了,无法温婉地接受,因为那是事关一个女人的尊严。

    但她能如何?所有的一切,都能法改变。

    她已是他的妻,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而且,她的出身还不如褚家,处处被婆婆嫌弃。

    想要好好活着,只能依靠着孩子,依附着婆婆,在她看来,不论是孩子还是婆婆,都比褚飞扬可靠多了。

    这些时日来,褚家如日中天,已经回到了权贵中心,但她还是不愿意出门,那是因为害怕碰到这个葛兰郡主。

    今天是褚妙书出阁,实在避不了,她再不出门,就要被褚妙书和秦氏恼恨了。

    哪里想到,这才一出门,果真遇到了葛兰郡主。

    为了避着,她都出去了,不想这葛兰郡主还要追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