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318章 归期(二更)

第318章 归期(二更)

作者:妖治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太子与郑皇后商量完毕,就回太子府去了,然后修书一封,让训练好的老鹰传书到应城。

    应城——

    高高的城墙之上,士兵在把守着,随着城墙而过,一片连绵的火把将这满是箭痕和火迹的城墙照亮。

    低头望向,应城内残垣断壁,一片狼藉,但很多破损的房屋,亮起一点点灯光了,给这满目疮痍平添一丝丝温暖。

    这段时间来,应城遭受了各种磨难,先是西鲁攻城,接着大将被斩杀,城门攻破,应城被屠。接着被西鲁所占领。

    虽然屠城,但却只屠男人,女人留着,每天遭受前所未有的残害。原以为会一直活在地狱里,不想,褚将军率兵而来,夺还应城。

    纵然眼前还是一片狼藉,但总算,能睡一个安稳觉,心有所归处。

    高高的城墙之上,有一名身穿盔甲的男子正站在那里。此人正是冯家剩余的两声小将之一,名冯鑫。

    这时,天上突然一声鹰鸣声响起,男子抬起头便是一惊,是太子!

    这只老鹰是太子府的,他自是认得。以前他爹跟太子通信,都是这只老鹰过来。

    伸出手来,那只老鹰就停在他的臂上。

    他解开绑在鹰脚上的小竹筒,那老鹰就飞走了。

    冯鑫小竹筒拿出一张笺子来,打开,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神色凝重,接着就转身离开。

    下了城墙之后,就来到自己的兄长冯容的房间,把手中的纸条给他,双眼凌利:“太子殿下的意思是,褚云攀现在已经入了南蛮之地,若他命大没死在那里,咱们就在平水镇埋伏着,到时下手把他们全歼。京城那边会布置好,到时我们只要领兵归京,那此战的功劳便是我们的。”

    冯容道:“到时咱们冯家的荣光还在。”

    ……

    褚妙书的婚期定下来了,是明年的二月初八,三书六礼也走了一半。

    褚妙书对那个祭酒之子不甚满意,但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了,不过是心目颇有些怨言。

    这个时间,京城却渐渐地传出一些话来,都是关于应城的。

    有人说:“夺还应城,其实很大功劳在冯家两位小将军身上。”

    但这话一出,立刻就有人反驳:“若那俩冯家儿郎有出息的话,便不会从应城逃到玉安关,期间死了这么多人,也不见他们干出什么成绩来。褚将军一去,就连接斩敌,明摆着就是褚将军的功劳!何以抢功?”

    那个说冯家有功的人被怼得住了嘴,但第二天还要来隐约提这个事。

    秦氏一直让人打听外头的消息,这种无人信的流言一出,外头的人就向秦氏禀报。

    溢祥院里,秦氏听得绿枝的禀报,就冷冷道:“那小贱种要死在南蛮之地了,冯家那边回京,要抢功来了!”

    声音恨恨的,却又带上几分得意,看着褚妙书:“幸好先给你订下这桩婚事了。”

    褚妙书心中的不甘,在听得这个消息后,总算还是接受了。

    姜心雪一边磕着瓜子,嗤笑着扫了褚妙书一眼。

    天知道她多怕褚云攀真的能得胜回来,到是褚家又风光了。

    姜心雪一点也不希望褚家上去了,因为她原本就被婆婆看不起,她们姜家就是烂泥一样。若褚家门第再上去,她只会越发被婆婆挑剔,越发配不起褚飞扬。

    正所谓什么锅配什么盖,她是个烂锅,怎么会希望褚飞扬突然变成了好盖子呢!

    把手中的一把瓜子嗑完,姜心雪就拉着儿子离开了。

    路过桂花亭的时候,远远地见褚飞扬站在一丛桂花前,抬头看着远方发呆。

    “世子在干什么?”她的丫鬟满月低声道。

    姜心雪嗤一声冷笑:“还能干什么,瞧他那个呆样,一定是在想那个贱人。”

    说着就拉着褚学海离开了,满月一怔,只好跟着她走。

    ……

    太子找人到外头放流言,希望把褚云攀在百姓们的英雄形象给扭转过来,把功劳都归到冯家身上。

    但百姓们却不买帐。

    太子脸色黑沉,李桂道:“现在尚未有效果,但已经有一点人信了,只要坚持着,很快就能扭转过来,等到两位冯小将军归京,就能座实。”

    太子冷哼一声:“父皇那边如何了?”

    “皇上还在等着褚将军回来呢。”李桂道,“至于外面的流言,他倒是没有上心。但到时只要褚将军死了,这份功军,总得有个人承着,所以到时还是冯家的。”

    太子眼里闪过厉色,点了点头。

    除了太子,冯家和郑家也在卖力地布置着,钱志信和姚阳成等也等待,到时只要褚云攀的死讯一传到龙案之上,他们就会卖力地游说正宣帝,把功劳归到冯家。

    纵然没人相信,但外面的流言却是越演越烈。

    叶棠采自然也听到外头的流言了,整个人有色都沉沉的。

    齐敏说:“那冯家和太子都在抢功罢了。”

    “他们这样做,证明已经在行动。”叶棠采小脸冷冰冰的,“说不定都布局了。”

    如皮又过了十来天,正当百姓们开始动摇时,突然从宫里一队侍卫冲出来,骑着快马到各大酒楼张帖着东西,百姓们一惊,围过去一看,只见那是皇榜。

    “这写的是什么?”百姓们纷纷围着,不认字的都上前。

    “你不认字就让一让,让我看!”一个书生背着大大的书娄挤上前,“上面写着,褚将军夺还应城,并前往南疆,拿下了南蛮。西鲁和南蛮俯首称臣,年年朝贺,将军已经拔营回朝,将于九月初三入城。”

    书生那慢条厮理的声音响起,让周围的寂了寂,最后便是一阵阵的欢呼:“将军凯旋而归啦!”

    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京城,让京城一片热闹和激动。

    太子府——

    太子整个人都坐椅子上跳了起来:“怎么回事?不但活着出了南蛮,还避开了冯家兄弟的伏击!”

    宋肖垂头,他都不敢接话了。

    那冯家兄弟若玩得过褚云攀,就不会那么狼狈地逃到玉安关,等着褚云攀来救了。